在非洲修铁路,那是相当……

在非洲修铁路,那是相当……

在咱们中国,

真正了解非洲的人其实不多;

具体到非洲第一大经济体

——尼日利亚,这个国家,

大多数中国人就更加陌生了。

很多人脑子里的印象都离不开

“贫穷”“落后”“原始”“破败”

比如这样:


(图为尼日利亚一综合市场)


但实际上,库叔去过才知道,

人家的大型超市商品照样琳琅满目,



人家的儿童乐园也是五彩缤纷,



好像跟中国也没啥两样,

就是跟发达国家相比,

似乎也没差多少。

只不过,

那是富人的专利。

文 | 左笑夫 瞭望智库特约国际观察员

编辑 | 李雪 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今年9月,

在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

中国表示:

愿以打造新时代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为指引,

在推进中非“十大合作计划”基础上,同非洲国家密切配合,

未来3年和今后一段时间重点实施“八大行动”。

这不仅让中国企业大受鼓舞,

非洲老百姓也满怀期待。

库叔的很多非洲朋友就说,

希望能快点过上好日子。

(图为中国企业项目中的随时“嗨”起来的非洲员工)

中非合作由来久已,

那片土地的中国人,

一直在和当地政府民众一起,不断努力!

其中,最受欢迎的,

要数“中国制造”的“名片”

——铁路建设。

1

很久以前

中非在铁路领域的合作,

始于上世纪70年代,

大名鼎鼎的“坦赞铁路”,

不仅成为非洲国家的经济动脉,

也成了中非传统友谊的标志。

年龄稍大一点的人,

至今还会感怀:

当年援外办先驱者们,

以及长眠非洲的51名中国烈士。

(小知识:1979年,铁道部援外办改制为中国土木工程集团有限公司,

2003年,中国土木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整体并入中国铁道建筑有限公司。)

如今,他们的继承人们,

带着远胜当年的技术力量,

再次来到非洲大地。

2013年2月,阿卡铁路在尼日利亚正式开工。

这是非洲第一条按照中国标准建设的铁路,

也是尼日利亚历史上第一条现代铁路,

自此,

尼日利亚告别了窄轨铁路、

火车告别了“况且况且”的声音。

(图为旧式铁路与现代铁路的一交汇处)

2016年7月,阿卡铁路全线贯通运营,

截至目前,已安全运营29个月。

此外,尼日利亚正在修建沿海铁路,

总投资额达119.7亿美元。

2014年9月,在东非“领头羊”肯尼亚,

蒙内铁路开工建设,

东起东部港口蒙巴萨,

西至首都内罗毕,

全长480公里。

该工程是肯尼亚独立以来

最大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

不仅轨道建设由中国设计施工,

内燃机车也完全由中国企业制造。

中方还负责培训铁路管理者,

协助肯尼亚政府运营。

蒙内铁路也成为肯尼亚实现

2030年国家发展愿景的旗舰工程。

有了好样板,

其他国家的橄榄枝也是一个接一个。

蒙内铁路将继续西延,

连接肯尼亚、坦桑尼亚、

乌干达、卢旺达、布隆迪和

南苏丹等东非6国,

成为一条跨国铁路!

2015年,中国领导人访问非盟总部时,

非盟主席祖马女士表示:

非洲人有个梦想,

用高速铁路,

把所有非洲国家的首都连接起来。

2018年元旦,由中国企业承建,

连接埃塞俄比亚至吉布提的

亚吉铁路商业开通。

这也是非洲第一条

使用了同高速铁路相似技术的

现代电气化铁路。

2

中国在非洲的铁路建设有多重要?

中国在非洲的铁路建设

那是相当重要,

重要到连总统都时刻关心,

自2018年初大选季开始,

尼日利亚交通部长阿玛奇

就频繁询问在2019年4月总统大选前,

是否可实现部分路段通车。

届时,现任总统布哈里

希望乘坐火车从拉各斯出发,

在铁路沿线城市进行造势活动。

(图为拉伊铁路施工现场,

与下方英国殖民者修建的窄轨铁路形成鲜明对比)

拉伊铁路位于尼日利亚西南部,

南起尼日利亚最大城市拉各斯,

向东北经奥贡州至奥约州,

线路纵贯西部南北三大州;

正线线路全长156.80千米,

另修建拉各斯阿帕帕港口支线6.51千米,

合同工期3年,

总投资额15.8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0亿元)。

它的建成,将增强中心城市

对东北部地区的辐射效应,

促进地区经济协调发展。

在建设过程中,

中国不仅提供“硬件”,

还提供“软件”服务

——运营管理、维护管理、人员培训等。

(图为中国工程师及翻译正在向当地人讲述安全须知)

建造结束后会,

整条铁路将完全交由尼日利亚政府管理。

完全不是列强殖民时代的霸道做派。

3

在非洲修铁路不轻松

在此次拉伊铁路建设中,

投入设备超过1600台套。

(图为施工现场的大型机械设备——DK153桥台)

路基施工挖方量1384.2万方,

填方量898万方,

可填满1.5个西湖;

铁路桥21座,共6148延米;

桩基1675根,

长度相当于一个马拉松。

铺轨总里程378.92公里,

相当于武汉到长沙。

为了这些数字,

项目部几乎人人都得过疟疾;

皮肤被日光晒得脱皮,

被当地毒虫咬的溃烂……

(图为海外施工现场)

由于工期紧张,

中方建设者几乎全年无休,

日工作时间超过12小时,

有时还双班倒24小时不间断作业。

为此,中方创造了“逆休假”制度:

中方建设者不能回国休假时,

单位可邀请一名家属来非洲探亲。

(图为一工地上的技术培训)

4

非洲为何选择了中国?

非洲有着长达数百年的被殖民记忆,

西方附带政治条件的援助,

加剧了非洲对外国人的不信任。

但对中国,

却不是这样,

中国企业进入非洲,

带来了大量就业。

在尼日利亚、埃塞俄比亚等国,

会简单的汉语、能同中国人沟通,

已成为了获得高薪的优势,

甚至成为政府用人的优先选项。

(图为铁路工地附近生活的牧民)

以拉伊铁路为例,

建设高峰时期,

为当地创造了超过10000个就业岗位!

有了工作,

社会治安都更好了。

(图为快乐的非洲雇员)

更为重要的是,

凭借先进的管理理念、

严格的技术标准,

中国企业为当地培养了一大批人才。

他们又将服务当地,

成为发展本土经济的主力军。

在拉伊铁路建设之前,

尼日利亚没有劳务公司,

施工队伍都是临时拼凑。

中国施工队伍进入之后,

不但让当地人学会了组建劳务公司,

还学会了使用安全帽,反光背心等防护用品。

(图为工地在向员工发放安全帽)

部分看到商机的当地商人

成立了劳务公司后,

一步跨入现代劳务企业的行列。

(图为尼日利亚员工排队领取反光背心)

此外,在中国铁路建设的带动下,

一些铁路周边产业,

如简单的机械设备维修、零配件制造产业等,

也开始兴起。

(图为当地人在从事机械维修)

有非洲企业在学习技术后,

开始尝试经营,

改变了当地只有手工作坊的现状,

催生了本土新兴产业的诞生。

而非洲较低廉人工成本,

又造就了相对廉价的商品和服务,

反过来为中国企业节省了开支。

中国企业的进入还改善了

铁路沿线地区的民用基础设施。

以往的非洲乡村,

可以说是“一穷二白”。

出于施工需求,

中国企业会在铁路沿线大量修筑

施工便道、深水井、项目驻地用房、

简易供水供电系统等设施。

工程完工后,

中国企业就把这些设施无偿留给当地,

经过简单修整就可以成为乡村公路、

生活水源和居民活动区,

这在当地老百姓心中树立了良好形象。

(图为铁路项目施工单位同当地学校进行共建)

(图为当地儿童在教室中上课)

在得到实惠的铁路沿线乡村,

居民对中国修建铁路都抱着欢迎态度,

为施工创造了便利。

(图为被当地政府预定为办公场地的中国项目部建筑)

最重要的是,中国企业

给非洲企业提供了大量订单。

有些非洲国家从政策上

禁止外国进口工程类基础物资,

中资企业建设所需的钢筋水泥等物资

需从当地采购。

(图为尼日利亚民众的消费场所)

当地企业按照中国标准大量生产,

在推动当地物资生产标准化的同时,

还增强了其产品的市场竞争力。

这就衍生出一个有趣的现象:

近年来,非洲“水泥大王”,

尼日利亚首富,

阿里科·丹格特(Aliko Dangote)

其财富增长最快的几年

与中国铁路进入非洲的时间高度相符,

而水泥是铁路建设最重要的物资之一。

5

中国为何需要非洲?

铁路建设不仅助力非洲快速驶入现代化,

也有助于中国经济增长。

上文提到的亚吉铁路,

证明了中国全产业链“走出去”策略的成功,

也被命名为“亚吉模式”。

这是中国企业在海外建设的

首条全产业链“走出去”的铁路

——设计标准、资金管理、物资设备、

现场作业、施工监理、运营模式和

管理模式等环节的产业链

全部实现了“中国化”!

从阿卡铁路的轨道建设,

到蒙内铁路的装备和运营管理模式出口,

再到亚吉铁路的全产业链服务,

三条铁路为中国在非洲市场实现了“三连跳”。

全产业链的在非洲“开枝散叶”,

不仅开辟了工程领域的市场,

还为金融银行、设计规划、

装备制造、企业咨询等

多个行业打开了门路。

在铁路修建过程中,

各相关行业企业

纷纷来非洲设厂或代表处,

提供配套服务,

并借助中国基础设施建设的便利

在当地获得市场优势。

这种优势又会因市场惯性、消费习惯等因素,

在铁路修建完工后,

依然会继续产生红利。

(图为中国工程师在进行性机械维修现场教学)

如施工中使用中国产工程机械,

不仅可供应本项目施工,

还以铁路沿线为起点,

向越来越多的地区和领域提供设备。

同时,雇佣当地工人操作中国产机械,

逐渐培养大量当地技术工人形成使用习惯,

这样,即使在当地企业的非外包工程中,

也会由于使用习惯、人才储备量等因素

而优先选择购买中国生产的机械。

(图为非洲操作手正在清洗中国制造的工程机械)

全产业链在非洲的蓬勃发展,

不仅带动了产业链中各个环节的发展,

还带动了非洲当地上下游产业,

甚至在催生了新兴产业。

(图为尼日利亚逐步兴起的机械配件市场)

举个例子,

中国在非洲建设铁路之初,

由于非洲工业基础比较薄弱,

施工设备零配件需要从国内运送,

而大型机械设备零件较为昂贵,

囤积零配件势必会造成资金积压甚至浪费。

若不囤积零配件,一旦机械设备出现故障,

临时从国内运送,

会造成设备闲置的间接浪费,

甚至是部分停工,延误工程进度。

(图为尼日利亚的五金市场)

为克服这一困难,

大量按中国建设所需机械设备标准的

零配件制造厂进入非洲,

专营工程机械零配件,

既方便开展施工,

又填补了非洲零配件制造的市场空白。

同理,培训、物流、印刷、通讯等

上下游产业也正沿着铁路的延伸而兴起。

此外,随着铁路的修建,

在非洲的一些领域,

人民币结算逐

渐从一个“选项”转变为“必选项”。

起初,人民币结算仅限于中国企业之间,

而中国企业在各行各业延伸,

难免会与当地企业进行交易。

为了获得中国订单,

当地企业开始尝试用人民币结算,

甚至,在结算工资时,

有些当地员工会要求兑换部分人民币,

用以在中国商店购买商品。

2018年4月,尼日利亚与中国签订了

规模为150亿人民币的双边本币互换协议;

同年7月,尼日利亚央行正式

要求贷方使用人民币报价……

这些举措这使得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大大加快。

目前

越来越多的非洲人开始学习尝试了解中国。

学习汉语,学习中国文化,

关系到能否更好的融入中资企业、

谋求更高的收入,

实现更高的人生价值。

6

中非合作,双赢典范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

非洲是拥有世界上最多发展中国家的大洲,

中国与非洲在铁路建设领域的合作,

诠释了打破“零和”、走向“双赢”的本质。

更重要的是,

这样的“双赢”所产生的示范效应,

正在影响整个世界。

(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拍摄)

库叔福利

库叔的赠书活动一直都在!中信出版集团为库叔提供20本《数据资本时代》赠予热心读者。数据技术转向数据资本,传统市场转向海量数据市场,企业、货币、金融、就业、政府监管、社会公平……都将面临巨大挑战,本书对市场趋势进行前瞻性预言。请大家在文章下评论,点赞最高的前2名(数量超过30)将得到赠书。

总监制:王磊

监制:夏宇

责编:戴丽丽 李逸博

编务:谢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