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相错亲

民间故事:相错亲

媒婆牵线

多年以前,弄楼屯里还严格遵循“男女授受不亲”的古训。

那时,男女青年在婚前是不能相见的,终身大事全掌握在父母和媒婆手里。

有些事情父母不好出面,男女间什么话都得靠媒婆传达。这样一来,有时难免会变味。

当时的媒婆是神一般的存在,以至于弄楼屯有句老话——“得罪谁也别得罪媒婆,小心一辈子讨不到老婆”。亲结成了,是媒婆的功劳,少不了好处,比如酬劳和猪头;亲结不成,那是双方活该没缘分,怨不得媒婆,好处照捞。

那会儿,弄楼屯有一个年轻后生叫阿喜,长相俊朗,美中不足的是跛了一条腿。但他宁缺毋滥,以为家境优渥,非美娇女不娶。

“娶一个丑女回家同床共枕一辈子,你不如杀了我吧!”阿喜说。

碰巧,三十里外的弄怀屯有一个年轻女孩叫阿欢,貌美如花,可惜天生兔唇。她凭借富裕的家境,非俊美郎不嫁。

“找不到一把合适的伞,我宁愿一辈子淋雨!”阿欢说。

眼看着同龄人纷纷结婚成家,阿喜和阿欢心急如焚,他们的父母几乎同时找到了当地最著名的媒婆连婶。他们许诺:“连婶,只要你能让儿(女)找到如意伴侣,多少酬劳都不是问题!”

此前,连婶已经成功牵线了360对男女,可谓阅人无数。但从没见过阿喜和阿欢这样无视自身缺点,一心追求完美的“单身狗”。

阿连冥思苦想了几天,仍无良策,感叹自己的招牌就要砸在阿喜和阿欢的身上。

公公看见阿连愁眉苦脸,便给她讲了一个故事。阿连听后,不禁也拍手叫绝。

隔天,阿连跑到阿喜家里,乐呵呵说:“喜儿,我在弄怀屯给你相了一个意中人,什么都好,就是嘴巴少了一点。”

阿喜听媒婆说女孩家境不错,而且貌美如花,满心欢喜,摆摆手说:“嘴巴少一点才好呢,省得嫁过来后天天跟我吵架,我都迫不及待想见面了!”

搞定男方后,阿连又马不停蹄赶去阿欢家。“阿欢,算你好运气,我在弄楼屯给你找了一个俊美后生,跟你真是门当户对呀!”

阿欢听了媒婆的介绍,顿感心满意足,也迫不及待地想跟男方见面。

相亲的日子到了。

那天中午,阿喜骑了一匹高头白马,威风凛凛地走进弄怀屯,经过阿欢家门口时,假装若无其事地窥视几眼。

阿欢听闻男方相亲来了,也躲在大门帘布背后,拿着一张花巾掩半边面偷看。

在阿喜和阿欢四目相对的刹那,彼此的心脏似乎停止了跳动,他们半是欣喜半是埋怨地说:“他(她)真是我的如意伴侣,这么多年都干嘛去了!”

过后,连姨又分别去男方和女方家探话。

“阿喜,女孩怎么样?愿意跟她好吗?”

阿喜脱口而出:“我愿意!”

那边的阿欢,也脸红扑扑地跟阿连说愿意跟阿喜过日子。

阿连综合双方态度,说:“既然你们都对彼此满意,那就定下终身吧,只是别在结婚后又来怨我,我可吃罪不起啊!”

阿连要他们签字,并摁下指印,才答应把这门亲定下来了。

由于双方父母也同意,阿喜和阿欢很快就成婚了。阿连拿到了一笔不菲的酬劳。

两个大户人家结婚,自然宾朋满座,热闹非凡。

那对新人拜过天地,喜滋滋入了洞房,才看见彼此的真面目,都傻眼了。原来,新郎是一个跛脚男,而新娘是一个兔唇女。

事已至此,阿喜和阿欢只能认命了。再说彼此除了那个缺点,其他方面均不差。

不过,阿喜和阿欢两家毕竟都是财大气粗,自然不肯轻易放过连姨。只是有约在先,他们不能明着找媒婆麻烦,只好在弄楼屯祭祖时,当众宣布推翻“男女婚前不能轻易见面的”古训。

这好比砸了媒婆的饭碗。从此,弄楼屯一带崇尚自由婚姻的风气盛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