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卖出60亿罐饮料,助他成泰国首富,还让这个中国人身价780亿

一年卖出60亿罐饮料,助他成泰国首富,还让这个中国人身价780亿

如今的互联网时代,财富值都是以市值和估值来计算,特别是在互联网公司中,明明亏损很严重,一分钱没赚,还身价上百亿。比如滴滴成立6年来亏了390亿,在胡润《2018年中国百富榜》中,滴滴创始人程维仍然以180 亿身价排在187位。

而在已经上市的互联网公司中,市值都特别高,比如亚马逊就让贝佐斯赶超比尔盖茨,成为新的世界首富;而马云、马化腾也相继成为中国首富。

总体上,互联网给人的感觉还是稍微虚点,没有实体生意实在。在实体生意中,服装是一大类目,成就了不少富豪,比如Zara让阿曼西奥·奥特加成为了西班牙首富,优衣库让柳井正成为了日本首富,而中国的海澜之家、美特斯邦威等创始人身价都不菲。还有一大类目也盛产富豪,那就是快消饮料,中国的娃哈哈让宗庆后三次做了首富,旺旺让蔡衍明做了台湾首富,而最神奇的是红牛,这一罐风靡全球的饮料,曾让许书标成为泰国首富,让迪特里希·梅特舒兹成为了奥地利首富,让中国的严彬身价高达780亿。

饮料如此赚钱?是的,世界上最大的两个饮料集团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在2017年销售额分别达到了354.1亿美元、635亿美元。这两家公司的股权由于比较分散,所以并没有出现什么富豪,创始人家族财富并没有遗传下来。如果还是家族企业的话,那势必创造两大全球巨富家族。

严彬说:“最好的时候,红牛一年大概卖出60亿罐。”这么一罐红牛在几十年的历史中,在全球100多个国家创下过销售奇迹,至今仍占据功能饮料70-90%的市场份额。

红牛有什么独特之处?是有秘密配方吗?像可口可乐一样宣传的有个秘方放在保险箱里近百年吗?并没有,红牛的成分都标在包装上,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几十年来,可口可乐、百事可乐等巨头纷纷进入,想抢占一部分市场,却始终没能成功。不得不说,红牛有自己的成功密码。

确切的说红牛有三个“父亲”,生父泰国华裔许书标,欧洲之父迪特里希·梅特舒兹,中国之父严彬。

许书标,1923年生于海南文昌,2岁时到泰国和父亲团聚,成为了一位泰国华裔。1956年开始创业,做医药生意。1966年,许书标的工厂研发出一种滋补性饮料,取名为“Krating Daeng”(泰语红牛)。其logo是用了两头正在争斗的公牛,非常醒目,至今都觉得非常符合红牛的品牌形象。

当然,红牛一出来,立即在东南亚畅销,之后许书标全身心投入到红牛生意上。

再之后,红牛的欧洲之父出现了,迪特里希·马特施茨是奥地利人,学习成绩差,毕业后在一家公司做到营销总监职位,因工作的原因来到泰国出差,无意间发现了这款神秘的饮料。于是,他找到许书标,说服他一起把红牛做大,卖到欧洲。在1987年成立了奥地利红牛公司,迪特里希·马特施茨担任CEO。在奥地利也快速取得了成功,销量非常好,1994年进入德国,1997年进入美国,红牛的销量一路攀升,一直卖到了全球各地,成为了全球知名的饮料品牌。

总体上来说,许书标是创立者,但市场主要在东南亚,而真正让红牛红遍全球的是迪特里希·马特施茨,红牛的成功最大的功劳应该他。当然,红牛的成功也让马特施茨成为身价212亿美元的奥地利首富,不过,他非常低调,很少抛头露面。

红牛的另外一位主角就是华彬集团的严彬了,红牛在中国的壮大当然是靠严彬了。严彬,1954年出生在山东,后来阴错阳差跑到了泰国打工,经过一番打拼取得了不错的成就。1993年,许书标想在海南建厂,进入中国市场,可惜因政策原因,未能实现。

1995年,严彬找到许书标谈合作,之后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中国红牛)在深圳注册成立,许家和严彬分别持股54.24%和45.76%。2002年,进行了一次股权变更,泰国的许家占股66.84%,严彬持股32.16%。在严彬的操作下,2015年,红牛达到最高销售额230.7亿元,成为中国市场销售额最高的单品。

不过,2012年许书标去世后,严彬和许家二代就开始发生争斗。第一个是严彬表示自己持有泰国红牛50%的股份,而许馨雄代表的许家,坚称严彬只持有32%;第二个是许家指责严彬,将红牛生意偷偷转移出合资公司,窃取了股东利益;严彬指责许家,称他已经支付了近40亿元分红,而第二代继承人背信弃义,侵占红牛中国权益。

当然,还有一个是商标授权的问题,许家坚称只有20年的授权,已经到期,要收回商标,而严彬称有效期是50年。

双方从2012年开始发起诉讼,来来回回几十场,谁都想把这价值500亿的红牛中国拿到手。如果商标被收回,那严彬的损失实在太大了。不过,严彬也留有后手,这些年也在拓展其他业务,但是和红牛比起来是九牛一毛,所以,控制好红牛是重中之重。

到底谁能赢呢?我们拭目以待,不过,泰国红牛和中国红牛之争,并不会像加多宝和王老吉之争,两者性质不一样,所以最终结果会怎么样,还很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