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巴菲特”郭广昌的新筹码

“中国巴菲特”郭广昌的新筹码

作者|陈梦霏

来源|野马财经

最近,“复旦之星”有点忙。复星国际投资的宝宝树(1761.HK)上个月底刚在港交所敲钟上市。当天,郭广昌在微头条发文称:“敢于在冬天上市的,大多是好企业。”

如今,在旅游市场蛰伏8年的复星旅文也要赴港上市了。这就意味着复星的“快乐生态”也将跨入资本市场。然而,作为后起之秀的“快乐生态”,能成为”中国巴菲特“郭广昌的新筹码吗?

12月7日午间,复星国际(0656.HK)在港交所披露称,复星旅文将IPO价格定在每股15.6港元,预计12月14日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

自今年9月份递交招股说明书以来,复星旅文就因业绩亏损、高负债等问题受到资本市场异议。尽管复星集团首席财务官王文平曾特意强调,复星旅文已于2018年前三季度实现扭亏为盈,但是市场上对于这家头顶“全球最大休闲度假村”光环的旅游集团依然心存疑虑。

王牌——地中海俱乐部

复星旅文成立于2009年10月,脱胎于复星国际商业事业部。2010年,出入境旅游在国内正是兴起之时。对于上市不过三年,渴望在资本市场大展拳脚的复星国际而言,这是一个书写新故事的绝佳机会。

2010年6月,瞄准度假村旅游市场的复星国际,将目光投向了因饱受经济危机影响,业绩大幅下滑的法国地中海俱乐部——Club Med,并伸出了友谊的小手。

随后双方达成商业合作协议,并在中国黑龙江尚志市亚布力建立了首个度假村。作为合作一部分,复星国际则收购了Club Med7.1%的股权。

公开资料显示,Club Med成立于1950年,是全球规模最大、市场占有率最高的旅游度假连锁集团。谁也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巨无霸”,如今竟被初来乍到的复星国际收入囊中。

然而醉翁之意不在酒。在拿下Club Med部分股权之后,郭广昌很快迈出了第二步。2013年5月,复星国际等各方以每股17欧元的价格向Club Med发起要约收购,与之一同参与竞价收购的还有意大利富豪Bonomi。

最终几经周折,以复星国际为首的财团以24.6欧元/股的价格击败了Bonomi。2015年2月,这桩历时五年的大收购落下帷幕,Club Med成为复星国际旗下控股公司。

2015年3月,Club Med从巴黎泛欧交易所退市。一年后,复星旅文开启重组上市计划,Club Med被纳入拟上市公司体系,并很快实现了扭亏为盈。数据显示,Club Med营业利润由2015年的亏损9490万元增至2017年盈利4.64亿元。

随着Club Med业绩的不断上涨,以Club Med品牌为主的度假村业务成为集团营业收入来源的主力军,复星旅文的亏损范围也开始逐渐缩小。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5至2018年上半年,复星旅文总收入分别为89.03亿元、107.83亿元、117.99亿元和66.7亿元,亏损净额分别为9.54亿元、4.73亿元、2.95亿元和1.35亿元。其中来自度假村业务营业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00%、99.7%、99.8%及95.5%。

蓄谋已久的文旅布局

从业绩表现来看,Club Med对复星旅文的财务贡献不言而喻。然而,Club Med的商业价值远不止于此。

资料显示,按2017年收入计,复星旅文已成为全球最大的休闲旅游度假村集团。截至2018年6月30日,集团运营的休闲度假村共计69个,涵盖26个国家。面对如此庞大的旅游度假富矿,郭广昌又是如何开发利用的呢?

在2017年“致股东的信”中,郭广昌表示:“投资是复星基因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但是,投资并非复星的唯一目的,更是复星补强产业的重要手段。”

所以自2010年投资并与Club Med展开合作以来,复星旅文近年来高调的海外“买买买”动作,几乎都是围绕着打造以家庭休闲度假为中心的旅游生态进行的。

2013年,复星旅文先是联手度假村开发商柯兹纳国际控股有限集团,斥资百亿打造了七星级酒店及海洋公园——亚特·兰蒂斯,成立海南亚特兰蒂斯商旅公司。之后,复星国际旗下的复星产投斥资5.12亿元,认购了中国国旅1.97%的股权,成为国旅第三大股东。

2015年3月,在完成对Club Med的收购后,复星国际又以9185万英镑的价格认购了拥有3000多家旅游零售门店、200多家酒店和度假村、90多架飞机等丰富旅游资源的英国百年老牌旅行社——Thomas Cook的5%股份。

一个月后,复星集团又联合国际私募投资公司TPG(德太集团)收购了加拿大“国宝”——太阳马戏团,其中复星集团占股25%,拥有太阳马戏团中国地区业务的主导权。

除了对线下旅游资源广撒网,复星国际还投资了素有“印度携程”之称的OTA平台MakeMyTrip,成立了景区和度假村管理公司“爱必侬”等……

经过长达8年的布局,复星旅文已初步形成全产业链C2M旅游生态系统,业务涵盖酒店、景区度假村、旅游目的地和内容、旅行社以及投资等多个领域。

按照复星旅文的设想,在这个旅游生态闭环中,用户可以通过Foliday(复星旅文)平台,定制Club Med一价全包的度假村服务。同时,复星旅文还畅想着未来可以通过复星国际多元化的生态系统,在其它生态中销售自己的产品,形成各个生态系统之间围绕“家庭服务”相互贯通、共同营销的和谐氛围。

在“全球最大的度假村集团”糖衣的精心包裹下,复星旅文俨然成了郭广昌手中一张前途无量的好牌。对于郭广昌而言,耗时8年将文旅产业分拆上市的背后,或许也有其它盘算。

分拆上市背后的盘算

郭广昌将复星产业版图分为“健康、快乐、富足”三大生态,每一个生态背后都有一段为人津津乐道的资本故事。

上世纪90年代,以陈东升、田源、冯仑等为代表的“92派”掀起了下海创业的浪潮。1993年,郭广昌乘着房地产热销的东风,赚到了人生的第一个一千万。5年后,郭广昌凭借着一款由复旦生命科学院研制出的新型基因诊断产品PCR,将复星医药(600196.SH)送进了上交所……

如今,随着复星国际的一步步壮大,“健康、快乐、富足”三大生态初见雏形,但野马财经注意到作为复星内部后起之秀的“快乐生态”却没能后来者居上,反而与其它两大生态实力相差甚远。

复星国际2017年披露的年报数据显示,复星国际当期营业收入为880.25亿元,对应到健康、快乐、富足每个板块,营业收入分别为224.86亿元、116.94亿元和545.04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3.71亿元、4.98亿元和112.92亿元。

“快乐生态”另一重要成员——豫园股份(600655.SH)近年来的营业状况,也是令人堪忧。自2014年,公司归属净利润到达10亿元的巅峰值之后,盈利水平就开始持续下降,直到2017年才略有回升。显然,这位在资本市场驰骋多年的老将,已有英雄迟暮之态。

至于早年为郭广昌挣下第一桶金的地产业务,自2004年复地集团在港交所上市,7年后又因股价被低估等原因退市,地产版图在郭广昌的商业帝国中的地位大不如前。此外,健康生态中核心上市公司复星医药,今年8月份还闹出了旗下孙公司遭内部员工举报风波。

显然,在郭广昌的复星系上市公司中,能够被寄予新的厚望的只有资历虽浅但格局更广的复星旅文了。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严跃进对野马财经分析称,对于复星而言,这两年的地产行业发展受到限制,所以整合旅游资源之后,可以将复星原有的医药、商业、城市运营等等资源可以导入文化旅游板块,通过文化旅游板块上市,来提升复星的行业地位和品牌影响力。

不过,野马财经注意到,目前复星旅文盈利亏损范围虽在逐渐缩小,但仍有大规模在建项目需要大量资金投入。

招股书显示,复星旅文此次IPO募集资金中,有19%将用于扩张现有业务,52%将用于开发丽江及太仓项目及发掘具有珍贵资源的新旅游目的地。根据丽江旅游(002033.SZ)发布的2017年财报,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6.87亿元,同比下降11.8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04亿元,同比下降8.76%。

如此不免令人担忧,在丽江旅游市场乱象频发、吸引力逐渐下降的行业背景下,复星旅文斥巨资打造的丽江项目未来能否实现盈利?对此,野马财经联系到复星旅文,对方表示:“目前集团处于招股阶段,暂不接受采访。”

宝宝树在港交所敲钟当天,郭广昌曾在微头条发文称:“敢于在冬天上市的,大多是好企业。”,如今在旅游市场蛰伏8年的复星旅文也要赴港上市了,你认为它会是一家“好企业”吗?欢迎评论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