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负增长,产业空心化,黄马甲背后是一个衰落的法国

经济负增长,产业空心化,黄马甲背后是一个衰落的法国

【关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信使,及时获取国际教育,科技,文化,经济及世界语(Esperanto)最新资讯】

1968年,一名大学生想进女生宿舍的要求,最终点燃了法国全社会的不满情绪,酿成了那场著名的五月风暴。

巴黎人民玩儿得凶

50年后, 一个马提尼克裔的化妆品网店店主,在脸书上抗议油价上涨几分钱的帖子,引发了“黄马甲“运动,再次让法国陷入了剧烈的动荡之中。

以至于满城尽带黄马甲

法国人似乎天生就是这么浪漫,连抗议的理由都是如此。

但这只是一些表面上的导火索,如果不是法国社会经济里潜藏的那些深层次的矛盾,事件是无法引爆的。法国到底怎么了?

国际竞争力下降

2017年5月,马克龙就任法国总统。他随即进行了一系列税制改革,在一些细则上减轻了富人的税负,引起了社会不满,这个前罗斯柴尔德银行的投资银行家也因此被讽为“富人的总统“。

这个封面设计得可以

2018年11月,法国政府宣布将欧盟区以外来法留学生的高等教育注册费上调为原来的15倍之多,引发了留法居民的紧张。紧接着又打算从2019年开始加征汽油税0.029欧元每升(相当于0.22元人民币),柴油每升加征0.065欧元(相当于人民币0.5元)。

就是这五毛钱的燃料税,成为了”黄马甲“运动连续几周在全法国骚乱的导火索。法国政府这副锱铢必较的形象似乎和印象中那个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形象也不太一致,法国真的这么缺钱吗?

同行之间的默契

2008年金融危机后,多数主要国家的GDP在经历短暂受挫下滑后迅速在一两年内恢复了增长。然而法国的经济在危机结束后多年丝毫没有起色。比较经济危机前的2007年和2017年的美元计价GDP,可以看到法国这十年来经济不但没有增长,反而较经济危机前缩水了2.9%。

十年交出这样一份答卷,民众也确实有愤怒的理由。这一切的根源这还得从法国曾经引以为傲的制造业谈起。

GDP现价美元

2007-2017 GDP增长率

中国:244.5% 美国:33.9%

日本:7.9% 德国:6.9% 法国:-2.9%

二次大战时,由于法国开战后很快战败,并没有遭受像德国、苏联那么严重的损失,工业的底子得以保留,为法国战后制造业经济腾飞奠定了基础。

法国人民也在战后一度充满信心

并仍然保持向海外输出法国的影响力

1945-1975年被称为黄金三十年,这一时期政府对制造业实行重点扶持政策,对制造业的投资保持在年两位数以上的增长,制造业经历了一段飞速发展的时期。很多国际知名的法国大企业都是乘这股政策的东风得以做大做强,如:雷诺、标志、道达尔等。

道达尔和雷诺

然而,70年代两次石油危机打断了法国良好的发展势头,经济一度陷入了滞涨,其后几乎再未能实现4%以上的增长率。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08年金融危机,本就停滞的经济受到金融海啸的冲击一下子陷入了衰退之中,造成了十年增长-2.9%的结果。

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

法国的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

由上世纪80年代的18%左右持续下滑到

目前的10%左右,甚至比美国还要低,

法国“产业空心化”的一面暴露无遗

全球性系统风险爆发固然是经济衰退的重要原因,但是,法国却无法像其他主要国家那样能够迅速恢复增长,这其中的重要因素就是法国曾经的经济基石,传统制造业,陷入了发展困境。

空心法兰西的分化

法国传统制造业的衰落原因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法国的产业政策规划不足。传统制造业需要科学的长远发展规划和持续的大量投资。法国政府在三十年黄金时期结束后没有能够为制造业提供持续发展的规划与投资支持,反而转向了银行、金融、地产、保险等虚拟经济行业,对传统制造业采取了一种几乎放任的政策。这不仅使得法国制造业在全球化的竞争环境中先矮了半头,也极大地损害了法国经济整体的抗风险实力。

法国出口商品组成

机械制造与精细化工是法国的出口支柱

二是过高的社会福利保障体系和工会系统成为法国制造业的重要掣肘。二战结束后的1946年大选中,法国共产党一跃成为第一大党,为了保障社会稳定,法国政府不得不在劳资关系、工会系统、社会保障和福利体系等问题上向左翼妥协。这些改革无疑极大的改善了广大工人阶级的权益,但也同时大幅提高了法国企业的成本,削弱了法国制造业在国际市场中的竞争力。

共产党的海报

三是法国的传统制造业正在失去技术优势。作为老牌资本主义强国,法国近二百年的工业化历程中在不少领域都积累了领先世界的技术优势。然而,随着新兴国家,尤其是中国、巴西、印度等国的不断追赶,在一些法国的传统强项上,例如高铁(阿尔斯通)、核电(阿海珐)、航空航天(空客)等,技术差距已经越来越小,市场蛋糕被不断分走。

再给三十年追赶期

(阿尔斯通和阿海珐)

没有足够强劲的实体制造业支撑,巴黎又不如伦敦一般能成为世界金融巨头城市之一,经济恢复实属困难。

矛盾还不止于此。由于法国的财富和社会资源在由传统制造业转移向新兴产业的同时,也同时在由小城市和农村转移到大城市,因此财富和社会资源分配的不平衡不仅体现在法国不同行业之间,也体现在不同地区之间。

法国在减速,但巴黎不会

在曾经的法国大革命中

巴黎与外省的矛盾甚至是最重要的一条主线

法国本土共划为22个行政大区,其中巴黎、里昂、波尔多这三座城市所在大区的GDP占到全国的一半左右。银行、金融、保险、地产、旅游、奢侈品等新兴产业在这些基础设施完备、人口充裕的发达地区得到蓬勃发展的同时,在法国广大的三四线城市和农村,传统工农业部门的就业岗位随着经济衰退不断缩减,而且在这些相对落后的地区又没有大城市那样的新产业来创造就业填补空缺。

按人口变形的灯光图

基础设施陈旧,经济不断失去活力,这些落后地区无力抵抗大城市的虹吸效应,年轻人不得不想办法到进城谋生,法国最广大的小城市和农村或将面对一个凋敝的远景。

Marmande市长与黄马甲

从这一次“黄马甲“运动中也能看出些端倪。除了巴黎这座法兰西孤岛以外,很多中南部小城市和乡村中的反抗活动也在蔓延,进一步分化了法国社会。

这样的边远小城也可以碰到

“富人税改”和欧盟的压力

法国前任总统奥朗德执政期间通过了一项巨富税政策,对于个人总资产超过130万欧元的纳税人,规定其游艇、豪车等高价值动产也纳入应税范围。

但是马克龙上台后不久,以吸引投资为由,推动改革将巨富税改为不动产财富税,仅对个人名下的不动产征税,剔除了对金融资产的征税。减少对富人的征税触动了普通民众敏感的神经,人们在舆论场上指责“富人总统”的同时,法兰西式的国家认同也就在两个阶层之间撕裂了。

油价则给这个矛盾火上浇了油。

法国一直是燃料价格最高的几个国家之一,目前法国的柴油和95号汽油价格在1.4欧元/升左右(相当于11元人民币),相较于去年上涨了20%左右。马克龙还打算在2019年继续对燃料加征税收,民众纷纷抗议这是从穷人身上“薅羊毛”,因为他们认为富人有能力通过购买电动汽车规避燃料税。

2017年法国税收(蓝)与经合组织税收

占GDP比重对比

其实站在法国下层民众的角度思考,他们的抗议不无道理。农民、司机、工人、小商店主等,这些人并不是不工作靠福利吃救济的最底层,他们也希望通过工作来获得体面的生活,但是经济的衰退和生活成本的增长令他们不断跌落,希望破灭。

而国家非但没有设法引导产业结构调整提高就业率和创富平衡,还对富人继续网开一面放任过度的资本主义手段,他们只能选择用这种激进的方式表达不满。这不免让人联想到“占领华尔街“运动。联想到美国当年大选后无法弥合的社会,法国的前景也不容乐观。

税改后老两口每年要多交360欧

而另一边,前景不妙的法国却要在国际社会承担更多责任。随着英国脱欧进程进入实质性阶段,法国在欧盟又少了一个可以分担压力的伙伴,财政更加捉襟见肘。这一点从法国的赤字就能看出。

法国也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

按照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为了保证欧元币值稳定,欧元区各成员国的财政赤字比例不得超过GDP的3%,公共债务不得超过GDP的60%,否则将处以罚款。结果作为欧盟两巨头之一的法国,竟然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从未达标,直到2017年财政赤字下降到占GDP的2.6%,才勉强合格。

法国预算平衡情况

两个字:悲惨

但公共债务自2007年占GDP的64.5%一路飙升到2017年占GDP的97%,似乎距离欧盟要求遥遥无期。

这就好像班级里的副班长经常考试不及格,实在难以服众。因此马克龙没有太多选择,只能开源节流、改革政策,以期让法国摆脱举债度日的窘境,早日使法国经济发展走上正轨。但钱粮好给不好收,尤其是在政策导向被人认为一边倒地支持富人时,要把税收上来并不容易。

法国公共债务占比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来源 :CEIC

不难看出,法国缺的不仅是钱,经济衰退、产业空心化、城乡差距、社会财富分配不平衡、改革深水区、举债发展,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也极大地考验着领导层的智慧。如今民调显示,马克龙的支持率已经跌至25%,为当选以来最低。这位年轻的总统能坚持下去吗?

法国人大多习惯了几十年来社会福利的不断增长和工作时长的不断减少,也习惯了上街抗议表达不满的方式。现在法国的改革进入到深水区,他们能否理解和适应呢,想必也是很困难的。

但是法国人应该明白,税收可以暂缓,经济发展的成果却无法不劳而获。妨碍交通、打砸商店,焚毁车辆、攻击警察对于解决社会问题没有丝毫的帮助,一个失去公信力的政府将使改革的脚步变得更加缓慢而痛苦,那些被损坏的城市基础设施也只会变成下一次更沉重的税收账单。

先发个汤不热再继续

如果不能够及时制止如此恶性往复,通过改革及时盘活衰退的经济,努力减轻贫富差距和债务负担,法国的未来只能是更多的不确定性。高卢雄鸡想继续在西方高鸣,尚不知要等到何时。

END

来源:地球知识局(作者:闲云)

制图:孙绿

编辑:Tiramisu(Y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