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住你,就无法举起枪”,她剪掉长发入部队:以后换我来抱你!

“抱住你,就无法举起枪”,她剪掉长发入部队:以后换我来抱你!

说着,申博鸿顿了顿,眼中带了几分嘲讽,“我要不是亲眼看到,我真不敢相信,一个女孩子会那么狠。”

随着申博鸿的话,顾珩放在桌子上的手悄然握紧,黑眸中也有情绪在翻腾,浑身气势也悄然发生了变化。

但不过两秒,顾珩就又恢复了如常,面无表情道:“那你是怎么处理的?”

“我给加了五分。因为陈蓉说,她不是故意的。偏偏她再说这话时,眼中可是恶意满满。我特么的恶心坏了,这居然是陈立的妹妹?热情勇猛的陈立,竟然会有这样的一个妹妹。”

申博鸿憋屈和气闷的话回荡在几人的耳畔,让人都有了几分戚戚然。

宋宁忍了好一会,才将想要冲口而出问秦瑶如何的话咽了下去。

他还没彻底失去理智,这话除了顾珩能问之外,在场的任何人都没有资格问。

秦瑶是顾珩的女友,要关心也是他来关心,用不着别人。

宋宁这么在脑子里和自己说了一百遍,才回复了平静。

可顾珩……

他没有问,除了那一放即收的气势之外,他只是冷静的问了一下怎么处罚的。

他怎么可以这么冷血,这么对一个为了他来到这里,吃尽苦头的姑娘?

顾珩他到底在想什么!

宋宁微低着头,睫毛掩下了眸子里汹涌的情绪。

“处理还算可以,我建议下次可以处罚更重一些。这里是龙啸,这样明目张胆针对战友的行为,绝对是不能允许的。”顾珩看着申博鸿说道。

“顾珩……你难道不该问问,秦瑶伤的如何吗?”申博鸿从气恼中回过神来,怔怔的看着顾珩,带着几分错愕的问道。

那是你的女友,就算是你要分手,那也是你青梅竹马的朋友吧?

就是人之常情,也该问一下才是吧?

你就这么冷漠以对,真的好吗?

申博鸿眼中的意思,在场的人都明白了,气氛再次沉重了起来。

顾珩静静的回看着申博鸿好一会,才说道:“在这里,我首先是龙啸队员,其次是选拔菜鸟的教官。要是我对某个菜鸟过分关注的话,我不认为这是一件教官该做的事情。”

“草!你说的那是什么鬼话!”申博鸿差点蹦起来了,一双眸子里也带了点点怒火。

“顾珩,那是秦瑶,是秦瑶!是你深爱的女人,她是为了你来到这里的,现在她手受伤了,身体也狠狠摔到了地上。你作为一个男人,难道不该去看看她,关心一下吗?”他怒不可遏的喊道。

顾珩却不理他,又去看向了在场的其他人,“你们也是这么想的吗?”

几人齐齐点头。

“那我去的话,是不是不算是有损选拔规则?”

几人再次点头。

“既然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那我去了。”

“额……”几人无语,看着顾珩施施然的站起身,看似和往常无异,实际步子却比往日快了又急了两分走出去后。

大家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会还没开完啊,就这么走了真的好吗?

申博鸿这下也反应过来了,冲着顾珩的背影喊道:“你大爷的顾珩,你丫就是闷搔。”

说完后,又对着在场的人挥了挥手,“不用搭理他,他就是这个臭德行,明明心里早已经心急如焚,却还要师出有名。纯属就是遭遇的挫折太少,将来什么时候撞得头破血流后,估计才能改改这个臭毛病。来,没了他,地球照转,我们也可以继续开会,刚才说到哪来着……”

宋宁盯着作战室的门口,久久才收回了目光。

心中既有些高兴,又有些失落。

高兴顾珩不是真的对秦瑶无情,失落的是什么,他却不敢深想。

***************

顾珩出了作战室后,就步伐匆匆的朝着自己宿舍跑去,后来又觉得走路实在太慢,干脆跑了起来。

他横穿过训练场,遇上许多龙啸的队员,他已经无暇打招呼了,满心都是赶紧回到宿舍,去将在柜子里的伤药给秦瑶拿去。

那是队里没有的,是别人送给他的,效果非常的好,他以前自己用掉了半瓶,后来几乎再也没用过。

这会秦瑶一定很需要!

他带着几分急切的回去了宿舍,将伤药拿了,又匆匆去了菜鸟宿舍。

快临近时,他缓和了步伐,呼吸也调整到平稳,四平八稳的朝着秦瑶宿舍走了过去。

女兵宿舍内,林蓓蓓正在捧着秦瑶的手气的要死,“阿瑶,疼的紧吧?都肿起来了。”

十指连心,怎么可能不疼。

秦瑶疼的额角上都是汗,却勉强挤出一分笑意来,“没事,不疼。”

林蓓蓓眼中有了泪光,“怎么可能不疼,妈的那陈蓉,对你下这么大的黑手。你等着,下午我一定给你找回来。”

她本来也是累的像是一条死狗的,可一看到秦瑶的手,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累不累,心都被怒火充斥满了。

秦瑶眼中也有利芒一闪而过,却还是摇了摇头,“蓓蓓,别胡闹。体能上,你真的不是她对手。而且暗处伤人,也不是我的习惯。她喜欢用小伎俩那是她的事情,我却不屑为之的。我不能受了小人的暗算,也将自己变成一个小人。”

顾珩刚好走到了门口,听到了这番话,脚步顿时顿住了。

这话,是曾经他和秦瑶说得。

当时他也是因为在学校风头太过,被他压下去的人不甘心,就暗处使了一些坏。

秦瑶也是气的要死,说了一些小女孩子会说得赌气话。

他便是说了这些话,用来打消秦瑶的一些想要为他报仇的小想法。

那时,他并没有将这话放在心上,只是为了哄着秦瑶别做不该做的事。

却不想,秦瑶一直记得这话,也是这么做的。

这让他的心底的疼痛,又开始丝丝蔓延开来。

这么好的秦瑶,这么情深的小姑娘,他怎么可能不爱。

只是一想到一些事情,那颗才柔软起来的心,就又被他强迫着硬了一些。

脑中提醒他应该赶紧离开,脚步却是死死的定在原地,一步都迈不动。

他就这么站着,手里紧紧捏着伤药,骨节泛着白。

屋内屋外,不过是一道门的距离。

但对他来说,却是那么的难以选择。

迈进去,秦瑶只会更加不会放弃。

转身离开吗?他……他做不到。

他心爱的女孩子,正在里面受伤疼痛着,他不去看一眼,怎么能安心?

“顾教官,你怎么在这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