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味一战史:1915年结束了,鹿死谁手依然是个未知数

趣味一战史:1915年结束了,鹿死谁手依然是个未知数

1915 年8 月8 日,查纳克拜尔(Chunuk Bair)战役

和1915 年夏天西线僵持的局面形成对比的是,德军在东线继续追击俄军。虽然康拉德很不争气,但德国人还是得援助他。5 月2 日,德军在从西线调来援军之后再次向俄国人发起进攻。俄军防线在德军1000 门大炮的轰击下迅速崩溃。6 月3日,普热梅西尔要塞被收复;月底,伦贝格也被收复—为了制约兴登堡,法金汉特意把这次战役的指挥官马肯森(Mackensen)提升为元帅,因为马肯森与兴登堡、鲁登道夫的关系不好。而为了配合马肯森元帅的孤军深入,法金汉不得不再次从西线调兵。8 月4 日,俄国占领100 年之久的华沙也落入德军之手,到9 月底的时候,相当于法国那么大的波兰突出部已经完全被同盟国占领。德军在东线取得了巨大的战果,到9 月的时候,他们已经推进到了普里皮亚特(Prypiat)沼泽以西。但他们只是迫使敌人后退,俄国军队并没有被消灭。俄军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他们撤退的速度快得让德军根本逮不到他们。法金汉意识到继续深入有陷入泥潭的危险,于是他立即下令停止进攻并准备从东线抽调兵力去西线,但兴登堡和鲁登道夫根本不理睬法金汉的命令,他们两个后来解释说他们之所以没有遵照法金汉的命令行事,是因为他们错误地理解了法金汉的意思。

仅5 月里,俄军就损失了40 万人,德国人在战斗中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把战壕前成堆的俄国士兵的尸体搬走,因为尸体已经挡住了德国士兵的视线, 妨碍了他们射击新的进攻者。当英国使者为俄国惨重的损失表示哀悼时,俄国陆军大臣竟不以为意地安慰对方说不要为此而难过,因为“人是我们唯一过剩的东西”。虽然损失惨重不断溃退,但俄国好像就是个皮糙肉厚抗打抗揍的巨人一样,总有源源不断的兵源补上来,而且他们还成功地反击了奥匈军队,俘虏了大量敌军。东线的局面仍是德军虐俄军,俄军虐奥军,奥军向德军求救;然后德军虐俄军,俄军再虐奥军……但是俄军对奥军的胜利根本抵消不了德军对俄军的胜利,6 月时俄军已被迫撤出了加里西亚,北方德军正直指库尔兰(Courland),有威胁到彼得格勒的危险,俄军总司令、沙皇的表叔尼古拉(Nicholas)大公爵甚至在沙皇面前哭了起来,并询问尼古拉二世是否想取代自己。

俄军的溃败不但使俄国领导人感到害怕,也使英法两国的领导人感到害怕,如果俄国退出战争,他们的压力将会更大,于是英法联军决定发动一次大规模的秋季攻势,用西线的胜利来抵消东线的失败。9 月29 日,经过4 天的大炮轰击,他们摧毁了德军的第一道防线,但这也等于给德军打了预防针——他们的进攻即将开始。早晨快6 点的时候,黑格发出施放毒气的命令,他早就想用这招了,因为风向一直不对头,所以一直没法用——但在他发出命令后风向突然又变了,于是很多准备冲击的英军士兵都中招了。法国人的进攻也不顺利,法军在香槟(Champagne)的大炮摧毁了德军的第一道防线,法军士兵以出乎意料的速度提前进入了德军第二道防线的战壕,但后方的大炮并不知道这一点,它们发出的炮弹刚好落在这些进入德军战壕的法军头上。没被敌人打死却被自家炮弹打死真是太窝囊了,这些法国士兵—我是说没被自家炮弹炸死的士兵—赶紧又跑了回来。所以说提前完成任务并不一定有你的好果子吃。等到法军反应过来再次组织进攻时,德军的后备部队已经赶到了——4 天的大炮轰炸全白费了。但霞飞还在坚持进攻,这场鏖战一直持续到了11 月份,法军伤亡达到了近20 万,德军伤亡14 万——但霞飞在接受巴黎报界的采访时却说战役胜利了,因为从总体数量上看,他的损失不如德国人多。

10 月7 日,同盟国在巴尔干半岛上又取得了一次胜利,德奥联军为抵御两天前从希腊萨洛尼卡(Salonika)登陆的协约国军队,开始从北面攻入塞尔维亚。3 天后,他们就进入了贝尔格莱德。又过了两天,保加利亚也派兵从东边进入塞尔维亚——由于塞尔维亚的存在,德国通往土耳其的道路被阻断,德国人只能把炮弹装在啤酒桶里走私到土耳其去,缺少炮弹的土耳其只能放防空炮,用防空炮爆炸的声音来吓唬敌人。为了结束这种局面,德国决定拉“东方的小普鲁士”保加利亚下水。在考虑了很长时间以后,保加利亚国王斐迪南一世(FerdinandI)决定加入同盟国。和意大利一样,保加利亚也在考虑哪方给自己的好处多就加入哪方,他们和俄国较为亲近,因为他们都是斯拉夫人, 而且皇帝都叫沙皇。但他们最想要的是第二次巴尔干战争中被塞尔维亚夺去的土地,尤其是马其顿。为了拉拢保加利亚,俄国曾建议塞尔维亚做出牺牲,但塞尔维亚表示坚决反对,他们声称宁愿整个国家都给奥地利,也不让马其顿一片土地落在保加利亚手中。于是保加利亚就倒向了同盟国。在和同盟国签约前,贪婪的斐迪南一世特意告诉威廉二世,他有一笔价值数百万英镑的私人财产还存在伦敦,如果保加利亚参战的话,这笔钱就会被英国没收。于是他要求无论战争谁输谁赢德国都必须赔偿这笔损失。这简直就是明目张胆地敲竹杠!威廉二世明明知道这是讹人,但为了打赢战争,一咬牙一跺脚也就答应了。直到20 多年后,虽然威廉二世已经被推翻了,德国共和政府还在秉着诚信的原则分年偿还这笔钱——斐迪南一世不愧是老狐狸,虽然后来他的国家战败了,但他自己却赚翻了。

保加利亚开国国王斐迪南一世(1861—1948 年), 他的外号就是“狐狸”。一战战败后他被迫让位给自己的儿子鲍里斯, 流亡奥地利。

在德奥联军开始大举进攻塞尔维亚的8 天后,保加利亚也不宣而战,从西面攻入。没有盟友去援助塞尔维亚,因为大家都声称自己兵力不够用。在同盟国的夹击下,塞尔维亚陷入了一场灾难,一共损失了20 万士兵,几乎被完全打垮了。剩下不多的残兵败将像乞丐一样带着2 万名奥地利战俘撤退到了希腊西海岸的科孚岛(Corfu)——有一半的人没有到达目的地,因为他们都死在了撤退的路上。

而在得胜者这边,好不容易赢了一回的康拉德不顾法金汉的反对,对塞尔维亚军穷追不舍,这位参谋长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还惦记着盆里的,他不但要占领塞尔维亚,还要占领黑山和阿尔巴尼亚,甚至还盯着希腊的领土。这让协约国大惊失色,他们立即组织了3 个师在希腊萨洛尼卡紧急登陆。这让希腊人很不爽,因为他们到现在为止还是中立的,没招谁也没惹谁,协约国军队竟然不请自来。于是希腊国王康斯坦丁一世(Constantine I)开始倾向于同盟国,他自己就是亲德的,虽然他的外祖父是俄国沙皇,老妈是俄国的公主, 但他的王后是德国公主,老妈与老婆,他最终选择站在老婆一边。为此,康斯坦丁一世免去了亲协约国的首相韦尼泽洛斯(Venizelos)的职位。被罢相的韦尼泽洛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自立新政府和康斯坦丁对抗,但他的这个新政府却没有得到协约国的支持:首先是俄国,因为康斯坦丁他妈妈—也就是太后—是俄国的公主,俄国自认为是希腊的娘家人;意大利也不支持他,因为他把希腊政府看成是巴尔干半岛的竞争者。6 月12 日,在协约国——主要是英法—的打压和封锁下,康斯坦丁被迫把皇位传给了儿子亚历山大,自己下台流亡国外。29 日,希腊政府向同盟国宣战。虽然把希腊拉下了水,但协约国军队由于兵力太少,他们派到萨洛尼卡的远征军只能在那里掘壕固守,于是又形成一个僵局,他们将像笼子里的鸟一样被困在这里无所事事,直到1918 年。德国人则开心地称这里是“德国最大的战俘收容所”。

12 月,也就是这一年即将结束的时候,英国远征军司令弗伦奇被迫辞职,他的职位被黑格取代。早在10 月黑格就开始到处埋怨攻击弗伦奇,说自己之所以没有取得胜利都是因为弗伦奇的无能,要是他能再有一个师的后备兵力,他早就通过敌人的阵地了……其实黑格也经常犯这个错误—不准备后备部队,后面我们就可以体会到。弗伦奇则拼命地为自己辩护,为此他还特意伪造了发布命令的记录,这下可让黑格抓住了小辫子,他立马向英国国王乔治五世打了个小报告。在英王的干预下,弗伦奇被迫辞职。黑格如愿以偿地成为英国远征军的新司令。

1915 年,霞飞将军和英军元帅约翰·弗伦奇、道格拉斯·黑格在西线战场上。

1915 年在一团僵局中结束了,总结起来就是:1915年协约国在西线的战果几乎为零,但伤亡损失却高达157 万人;而在东线,俄国又损失了200 万人, 但它却像个打不死的巨人一样仍然屹立不倒。同盟国仍然面临两线作战,鹿死谁手,依然是个未知数。

本文摘自《掌故003:趣味一战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