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证据显示:金湖县过期疫苗事件可能持续近十年 涉多种疫苗

大量证据显示:金湖县过期疫苗事件可能持续近十年 涉多种疫苗

作者:耿直哥

在去年7月长春长生疫苗事件发生后,国家大力整顿和严厉惩处,一度平复了公众对于疫苗问题的担忧。

谁知就在近日,江苏省金湖县的多位家长却先后发现他们的孩子仍在使用过期疫苗,而且这个问题甚至还持续了数年之久……

从目前多家媒体已经发布的报道来看,此事最初曝光于几天前,有来自江苏省金湖县的消息称当地给儿童服用的“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存在大面积过期的问题。

当地官方介入调查后表示已确定全县有145名儿童接种了过期疫苗,并发布通报说此事系“管理混乱,工作失职,监管失灵”所引发,已经将涉事卫生院的负责人和相关当事人、县疾控中心领导班子成员和相关科室人员“全部停职”,并会承担此次“疫苗过期”问题的一切后果。

之后媒体报道称,当地卫计系统已有3人被免职,5人被立案调查。另外,报道还提到【下一步,当地将组织对其他医院、其他品种疫苗是否存在过期情况进行调查。】

而耿直哥今天要曝光的便是这个问题:除了已经被揭露的“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的过期问题,多位来自当地的家长找到耿直哥并表示,实际出问题的还有很多其他疫苗,且被影响的孩子范围更广,历史跨度也大,并提供了大量证据。

其中,家长A提供的证据显示,她的孩子在出生后于2014年接种的第一针卡介苗,就是过期的,过期时间为2个月。

家长B提供的证据则显示,他的孩子在2015年7月15日接种“脊灰疫苗”过期了1个月,而孩子2011年6月接种的卡介苗和乙肝疫苗疫苗则是没有批号的,这也令他无法了解相关疫苗是否过期。

家长C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卡介苗和乙肝疫苗都没有批号;同时他还发现自己孩子注射的乙脑、麻疹以及百白破疫苗4针中的3针也都过期了。

家长D的证据显示他孩子2013年5月6日接种的乙肝疫苗、2013年6月17日接种的乙脑疫苗以及水痘和HIB疫苗都存在过期问题。

耿直哥也通过支付宝提供的“疫苗快查”功能依照家长D提供的批次进行了核实,发现他所提供的疫苗过期日期属实。

家长E和家长F提供的证据显示他们孩子接种的水痘、HIB疫苗,也同家长D一样存在明显过期的问题,甚至过期多达1年之久。

家长G提供的信息显示孩子接种的麻腮风疫苗存在过期。

另外,家长H提供的截图显示他孩子服用的脊灰疫苗足足过期了4年…..

家长I的孩子接种的乙肝、麻风和乙脑都是过期的。

家长J的孩子接种的卡介苗、乙肝和乙脑是过期的。

家长K的孩子接种的HIB、水痘和脊灰疫苗是过期的:

家长L的孩子接种的百白破过期1天:

家长M的孩子水痘和HIB疫苗过期。

家长N的孩子打的两针乙肝疫苗过期。

以上,便是耿直哥整理的10多名家长所提供的他们孩子接种了过期疫苗的截图证据。实际上耿直哥手上还有这些家长发来的他们亲戚朋友的更多证据,但这里就不都一一展示了。相信大家由此也可以直观地看到,此次江苏省金湖县发生的过期疫苗事件,并不只局限于脊灰疫苗,还涵盖了其他多种疫苗。

这也就意味着当地被影响的儿童数量,也将不会止于那145名接种了过期脊灰疫苗儿童。

更重要的是,上面这些证据还显示,当地的过期疫苗问题最早居然可以追溯到2010年,却直至今年1月才因为脊灰疫苗过期事件而逐步被曝光,所以为何这个问题能持续近10年之久,恐怕不仅需要金湖县去调查,更需要江苏省乃至卫计委等国家部委从更高层级展开调查,并且必须认真对待。

多位向耿直哥提供证据的家长也向耿直哥表示,他们希望此事能够引起更高层级政府的部门的重视,而不是简单调查一番后就敷衍了事。毕竟,此案中涉及的孩子已经远不止145人,而这起事件的发生本身就已经严重损害了当地政府的公信力,所以心急如焚的家长们才会有如此的诉求和担忧。有家长还透露这种情况其实不仅在金湖县存在,周边的市县乃至省份也有类似的情况,因此更希望国家能“一查到底”。

不过话说回来,耿直哥还是希望受过期疫苗影响的家长们可以理性维权,通过法律和官方给出的渠道去反应问题,寻求补偿和赔偿。对于医学方面的担忧,官方则应该及时请专家为家长们答疑解惑。毕竟我们最终要解决的还是孩子的健康问题,而非理性的过激行为其实无助于问题的解决。

一个最新的动态是,目前江苏省方面已经回应此事。江苏省卫生健康委表示已于1月8日迅速派出由委相关负责人带队、省疾控中心、南京市儿童医院专家等联合组成的督导组,赴当地督促指导相关工作,责成当地认真核实,查明原因,立即整改,依法依规依纪严肃处理,并将督导组指导当地做好对接种儿童的咨询服务、医学观察和疫苗补种等工作。

最后,耿直哥想告诉大家一件事:这两天,很多网友正在自发悼念今年1月2日离世的我国著名医学科学家顾方舟先生,并被他不惜以身试药、以自己的亲儿子试药,最终研发出脊髓灰质炎的糖丸疫苗,在我国成功消灭了这一病症的伟大事迹而感动。

他的那句“如果总理健在的话,我一定想办法跟他汇报,说我实现了对他的承诺”的话,更是令无数网友动容。

相比之下,江苏金湖县这起过期疫苗事件的相关责任人,真是显得格外地丑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