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将敞开怀抱,与世界各国一起,共同探索月球奥秘

中国将敞开怀抱,与世界各国一起,共同探索月球奥秘

中国国家航天局表示,愿与各国航天机构、空间科学研究机构和空间探索爱好者携手合作,共同探索太空奥秘。

中国探月工程总设计师吴伟仁说:“探月国际合作是未来的方向,国际合作可以分摊经费,共担风险,共享成果,相互学习。探索宇宙是和平的事业,我们希望开展更多国际合作让全球更多科学家获得太空探索的机会,集中人类智慧破解宇宙谜题。。”

中国国家航天局介绍,嫦娥四号任务中包含了由荷兰、德国、瑞典、沙特科学家参与研制的4台科学载荷。目前,着陆器上由德国研制的月表中子及辐射剂量探测仪和巡视器上由瑞典研制的中性原子探测仪已经开机测试。

据介绍,嫦娥四号发射前,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月球勘探轨道器团队与嫦娥四号工程团队科学家进行了密切沟通,商讨利用美方在月球轨道运行的LRO卫星观测嫦娥四号着陆,开展科学研究。为此,美方向中方提供了LRO卫星的轨道数据,中方团队向LRO团队提供了着陆时间和落点位置。


吴伟仁说,目前嫦娥三号、四号、五号的科学载荷重量较小,只有几十公斤。“中国正在论证的探月四期有几百公斤的科学载荷,我们准备将其中相当一部分载荷进行国际合作。”

瑞典航天局太阳系统科学部部长科勒说:“人类从未在月球背面的表面做过任何探测。这次任务是中国的巨大成就,我们非常高兴能成为其一部分。”


他说,这次安装在月球车上的瑞典载荷是用于测量太阳风与月球表面相互作用的,这对于理解太阳风撞击月球表面后发生了什么很重要。太阳风撞击后产生了四散的粒子,这些粒子形成了月球表面稀薄的类似大气一样的环境。“但是对于这一环境我们了解的非常少。这一探测对于增进人类对太阳系的了解非常重要。”

此外,他说,有一种理论认为,月球上的水是由于太阳风与月球表面的风化层相互作用而产生的,这也是瑞典和中国科学家想通过探测解答的问题。

“如果没有中国的月球车,我们至今也没有机会把我们的仪器送上月球。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我们希望与中国保持长期的合作关系。”科勒说。

他说,瑞典科学家从2015年开始研制这台仪器。在那之前,瑞典和中国的空间科学家就开展了很多富有成效的合作,最早可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初。“我们希望未来与中国在对太阳系的探索中继续保持合作。”科勒说。

“德国也曾提出过探月计划,但是因为缺少经费一直没能实施。中国让这样的探测得以实现,这真是好极了。这次任务非常令人兴奋,在月球背面着陆是世界第一次。为未来人类登月作准备,这也是非常棒的想法。”温牧说。

“我认为空间科学的一个美妙之处就在于许许多多国家一起合作,这很重要,也向全世界传递了和平的信息。”温牧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