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娘洗澡

我给娘洗澡

图片来自网络


赵林祥

夜里连换三次尿不湿,天刚蒙蒙亮,娘又一次拉在裤子里。当我被刺鼻的异味熏醒时,娘已爬起来,双手在裤面上挖抓着,咧着没牙的瘪嘴冲我“嘎嘎”的乐个不够,全然不觉得身下的污迹,恣意地在被褥、床单上洇湿,浸染……

我一骨碌爬起来,习惯地喊妻子烧水,又习惯地拿起空气清新剂朝炕上炕下一阵喷洒。之后,胡乱踢蹬上衣服,开门拉窗,寻觅澡盆,费劲地退下娘脏兮兮的衣裤。待妻子提来热水,两口儿合力将娘抱下炕,放进超大号洗澡盆里。妻子一阵翻箱倒柜,爬上炕换被褥、床单。我蹲在澡盆前,一掬一掬撩起温乎乎的清水,自上而下,给娘洗澡。

娘像个贪玩的孩童,见水就乐,不停地摇晃着空瘪的躯体, 双手任性地在水面上拍打、挖抓,口中啊啊呀呀哇哇啦啦地叫着。一时窄小的澡盆里,小浪翻飞,水花乱溅。地上、炕头、凳子、沙发、茶几、柜上,水渍满目,闪闪亮亮的。拍着叫着,娘突然就愣住了,大概我胡子、眉毛上黄亮亮的污水逗乐了娘,娘冷不丁就指着儿子仰头大笑,满脸的核桃纹都溢出了童真的乐趣。

一番洗洗擦擦,抱上抱下默契配合中,我和妻累出两身臭汗。91 岁的老娘也累了,气喘吁吁的,穿上新衣、新裤,躺进铺设一新的被窝,娘就连着打出两个长长的舒服至极的哈欠,合上眼,头一扭,自顾进入本就不该中断的梦乡,舒坦的笑容定格在布满了褐色老年斑的瘦脸上。

我和妻相视一笑,吐出口闷气。妻给娘盖上薄毯子,俩口儿倒脏水拖地板,再喷一遍空气清新剂,就轻手轻脚地退出来, 拉上了门,开始洗澡换衣收拾自己……

为娘洗澡,是我们这个小家庭一日数遍、雷打不动的功课。自从娘82岁那年突发老年痴呆被医生诊断为不可救治后, 娘由起先的不辨人识物,发展到意识模糊,越变越小,几乎是一年一个年龄段地下滑着:古稀,花甲,天命,不惑,而立,青年,少年,童年。如今,娘大概进入了幼年,正向着人生最初的襁褓回走着……

爷婆(方言,指太阳)不知啥时悄悄地爬上了农家小院荒草蔓延的墙头,正眨巴着顽皮的眼睛,似乎在刻意打量着这个由小到大,又由大到小,毫无道理的人生。

我费劲地扭过头颅,任灼热的泪水溢出眼窝,肆意奔流。为我孩子般的老娘,为天下所有衰老的父亲、母亲。

返老还童的生命需要爱去呵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