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上的卧具是这样被“卫生检查”的

火车上的卧具是这样被“卫生检查”的

新京报讯(记者 马瑾倩)再有十几天,铁路春运就将进入“高峰期”,一些身处幕后的铁路人也即将迎来自己“春运时刻”。

在北京铁路局客运段的洗涤车间,今年春运期间每天就要清洗床单、被罩等卧具4万到5万件,比平时至少多上1万件,而它们还需要经过好几道“卫生检验”才能最终上车。

卧具洗涤工序多,工人收捡折叠仅需两秒

记者来到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客运段洗涤车间,一进门,蒸汽扑到脸上。屋顶落下的水滴打到身上,2台95公斤的半自动洗衣机、4台100公斤的烘干机、9台熨平机、10台全自动洗衣机和2台锅炉同时运转,车间里机器轰鸣。北京客运段洗涤车间副主任张永洁说,这个车间平均每月用水4000多吨。

从脏品入库到净品被送到列车上,列车上的卧具中间需要经过清点分类、洗涤、烘干、熨烫、整叠等多道工序。每天早晨8点,货车从北京站拉来第一车待洗卧具,脏品库6个清点工人拆开分类并清点核对数量。每天会有十几车的卧具陆续运来。

工人将大量脏品运进车间,进行分类清洗。新京报记者 吴宁/摄

清点好的被套、床单、枕套、台布被运进全自动洗衣机,餐车里带油污的座套桌布被装进半自动洗衣机“煮”。洗好的床单被罩需要进入熨平机,每件熨平只需要不到10秒,熨平工人两秒就能完成一张床单的收捡折叠。窗帘等进入烘干机,由人工捋平装袋,实在太小的座椅枕巾和软卧三角巾则需要工人手熨。

运到净品库的卧具还需要经过一道检查筛选。布料中间出现0.5厘米以上的破洞的卧具将被“报残”,还留有污渍的需要进行返洗,平常要洗半个小时,返洗则要四五个小时,再不干净同样也要“报残”。

车间工人平均年龄45岁以上

北京客运段洗涤车间有80个工人,张永洁告诉记者,其中90%是因为伤病从列车上病退下来的,工人平均年龄在45岁以上。明年即将退休的孟海已经在这儿工作了30多年。1984年他因为脑萎缩从火车上的厨师成了洗涤车间的烘干工人,经年累月病情加剧,右手和右腿开始逐渐麻痹,“那也得干啊!”孟海吐字不太清晰了。张永洁说,明年车间要退休的老工人有8个。

“冬天还能好点,夏天的时候车间里温度能到45℃以上。”张永洁说,车间里每台熨平机上有两到三个滚轮,每个滚轮温度175℃,即使冬天,车间里的工人也都是穿着单衣,“夏天衣服全是湿的。”

包装好的卧具准备出库。新京报记者 吴宁/摄

张永洁说,北京客运段洗涤车间负责由北京站始发的16对普快列车,多辆列车都改成了全卧铺车厢,每趟列车最少也有1000套卧具需要替换,而流量大的列车上往往还要储备双倍。但动车线路增加后,车间工作量比以前少了很多。

新京报记者 马瑾倩 摄影记者 吴宁 编辑 张璐 校对 刘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