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胡乱华系列十三:前秦灭燕之六:苻坚登基与重用王猛

五胡乱华系列十三:前秦灭燕之六:苻坚登基与重用王猛

公元357年六月,前秦东海王苻坚和他兄长苻法以及一些亲信发动宫廷政变,废黜了前秦皇帝苻生,并很快杀了他。

苻坚是前秦首位君主苻健弟弟东海王苻雄的儿子。他字永固,又名文玉。他母亲苟氏曾到漳水边的一座西门豹祠堂祈求儿子,当天夜里梦和神交配,因而有孕。她十二月后才生苻坚,当时有神光从天上照亮她的庭院。苻坚出生时,背上就有红色的文字,隐隐约约地像是“草付臣又土王咸阳”。苻坚的手臂很长,超过膝盖,而且眼睛里闪有紫光。祖父苻洪又惊奇又喜爱他,为他取小名为坚头。苻坚七岁时,就很聪敏,喜欢施舍,举止也很规矩。每次侍奉在苻洪身边时,他总是观察苻洪的举止和决定,并不失时机地学习或提出建议。苻洪总是说:“这孩兒姿貌瑰伟,器质过人,不是平常人的样子。”高平人徐统有知人的明鉴。他在路上遇上苻坚,感到很奇异,便拉着他的手说:“苻郎,这是当官的御街。小孩怎么敢在这里玩耍,不怕司隶的人把你绑了去吗?”苻坚说:“司隶的人绑犯罪的人,不会绑玩耍的小孩。”徐统跟身边的人说:“这孩兒有霸王的长相。”身边的人都很奇怪,徐统说:“你们不能理解。”后来又遇上苻坚,徐统下车屏退身边的人,偷偷跟他说:“苻郎的骨相很不寻常,今后一定会是大贵人。但我可能见不到了,怎么办!”苻坚说:“如果真的像先生所说的那样,我不敢忘记先生的恩德。”

苻坚八岁时,要求请老师到家里给他讲学。苻洪说:“你是戎狄异类,本来就只知道喝酒。如今却想求学呀!”便欣然答应了。

苻健入关时,曾梦见天神派一位穿着朱衣戴着赤冠的使者,命令他拜苻坚为龙骧将军。苻健第二天果然就在曲沃建了个拜将坛,当场将这一职位授给苻坚。苻健流着泪跟苻坚说:“你祖父当年接受这一尊号。如今你又被神明所任命,不可不自勉啊!”苻坚挥剑捶马,表示自己有志气不辜负这一称号。士兵对他无不敬畏佩服。苻坚生性非常孝顺,博学多才,有经纬天下的大志。他喜欢结交英雄豪杰,为今后平定海内作准备。吕婆楼、强汪、梁平老等人都有辅佐帝王的才干,均成为他的羽翼。太原人薛赞和略阳人权翼原来跟随姚襄,后来投降了前秦。他们见到苻坚后都惊叹道:“这可是个非同寻常的人!”后来都成为他的亲信。

苻坚发动政变后,要将皇位让给苻法。苻法说:“你是嫡嗣,而且贤惠,自然当立。”苻坚说:“兄长年长,所以当立。”苻坚的母亲苟氏哭着跟群臣说:“社稷这么重要的大事,我的小儿子自己知道不能胜任。如果你们一定要推举他,将来一旦后悔,错在诸君。”大臣们都磕头顿首请求立苻坚为君主。苻坚于是去掉皇帝的称号,谦称大秦天王,在太极殿即位。苻坚同时下令杀了苻生宠幸的大臣中书监董荣和左仆射赵韶等二十多人。然后大赦,改元永兴。苻坚还追尊父亲苻雄为文桓皇帝,母亲苟氏为皇太后,妃子苟氏为皇后,世子苻宏为皇太子;同时任命清河王苻法为负责朝廷内外军事的丞相、负责尚书事务、东海公。其他诸王也都降为公爵。苻坚接着任命他堂伯公右光禄大夫永安公苻侯为太尉;任命晋公苻柳为车骑大将军兼尚书令。然后又封弟弟苻融为阳平公,苻双为河南公,儿子苻丕为长乐公,苻晖为平原公,苻熙为广平公,苻睿为巨鹿公。苻坚最后任命汉阳人李威为左仆射,梁平老为右仆射,强汪为领军将军,仇腾为尚书,领选;任命席宝为丞相长史、行太子詹事;任命吕婆楼为司隶校尉,王猛为中书侍郎。

苻融字博休,是苻坚的小弟。他少年时就聪明早熟,魁伟英俊。苻健在世时封他为安乐王,苻融上疏坚决辞让。苻健感到非常惊奇,说:“暂且成全我这侄儿箕山(唐尧时隐士许由隐居的地方)的操守。”因而作罢。苻生喜爱他的才器和相貌,经常让他侍奉身边。苻融在尚未弱冠(二十岁)时便有辅佐大臣的名望。他成年后声誉更高,为朝野所瞩目。苻融也喜好文学,口才过人。他对文赋听过后就能背诵,经常过目不忘。他同时武功很好,力气可以和百人匹敌,还善于骑射击刺。苻坚非常喜爱并敬重他,经常和他一道商议国事。苻融经纬朝廷内外,刑法和为政都很开明。他还举荐人才,不让贤惠的人失落在野,对朝廷的帮助很大。

苻丕字永叔,是苻坚的庶长子。他少年时就聪慧好学,博综经史。苻坚和他谈论军事要略,对他十分嘉许,便命令邓羌教他兵法。苻丕也兼有文武才干,但在治理百姓和断决狱讼方面,都亚于苻融。

李威是苟太后姑姑的儿子,历来和魏王苻雄的关系密切。苻生屡次想杀苻坚,都有赖李威的营救而得免一死。李威得幸于苟太后,所以苻坚把他当作父亲一般对待。李威知道王猛的贤惠,经常劝苻坚将国家大事委任给他。苻坚跟王猛说:“李公对先生的了解,简直就像鲍叔牙对管仲的了解一样。”王猛把李威当作兄长一般。

秋七月,前秦大将军冀州牧张平派使者前往建康请降。东晋拜他为并州刺史。

八月,秦王苻坚任命权翼为给事黄门侍郎,薛赞为中书侍郎,和王猛共同执掌机密。九月,苻坚恢复太师鱼遵、雷弱兒、毛贵、王堕、梁楞、梁安、段纯、辛牢等人的官职,以大臣之礼改葬他们。他们幸存的子孙也都根据才能得到提拔叙用。

张平占据新兴、雁门、西河、太原、上党、上郡的地盘,有壁垒三百多座,夷人和汉人十多万户。他像君王一样在他的境内分封郡县守宰,打算与燕秦为敌,成为鼎立的局势。冬十月,张平入寇前秦境内,苻坚任命晋公苻柳为负责并冀二州军事的并州牧,出镇蒲阪以抵御张平。

年底,苻坚的平州刺史刘特带领五千户百姓投降了慕容儁。

苻坚到尚书省视察,发现那里的文案不清,便免去了左丞程卓的官职,以王猛取代他。苻坚举荐异才;凡是有特殊才干,奇异行为、孝友忠义、以及品德和事业都值得称赞的,他都让地方政府报上来。苻坚还取消了没用的官职,并鼓励农业和养蚕业。他抚恤穷困百姓;鳏寡孤独和年老不能自立的,他都不同程度地赐给他们谷物棉布。他还礼敬百神,建立学校,弘扬气节仁义。因此秦地的百姓非常欢迎他的统治。

公元358年春正月,苻坚亲自带兵讨伐张平。他任命邓羌为前锋督护,率领五千骑兵,进军汾上。张平派养子张蚝前去抵御。张蚝力气巨大,身手飞快敏捷,能拖着牛倒着走。城池不管高低,他都可以跨越。张蚝和邓羌相持了十来天,都无法战胜对方。

三月,苻坚来到铜壁,张平率领全部士兵出战。张蚝单枪匹马地大声呼喊,杀进杀出秦军阵容四五回。苻坚爱惜他是个难得的将才,便招募人生擒他。鹰扬将军吕光刺伤了张蚝,邓羌趁机生擒了他献给苻坚。于是张平的部众全线溃败。张平害怕了,请求投降。苻坚拜张平为右将军,拜张蚝为虎贲中郎将。张蚝本姓弓,上党人,苻坚非常宠爱厚待他,经常把他放在身边。秦人都把邓羌和张蚝称作“万人敌”。吕光是吕婆楼的儿子。苻坚接着将张平属下的三千多户民众迁徙到长安。

秦太后苟氏出游到宣明台,见到东海公苻法的门第前面车水马龙,担心他最终将对苻坚不利,便和李威商量,找了个借口赐苻法死。苻坚迫于母亲和其他亲信的压力,在东堂和苻法诀别,伤心痛哭,直到口吐鲜血。苻法死后,苻坚谥他为献哀公,封他的儿子苻阳为东海公,苻敷为清河公。

夏四月,苻坚临幸雍城,又到五畤原(今陕西凤翔南)祭祀皇天。六月,苻坚临幸河东,祭祀后土。苻坚从临晋登上龙门,远眺关中山河跟群臣说:“这险固的山河多么壮丽!娄敬(汉初劝刘邦定都关中的人)说,‘关中四塞之国’。这话真是不假。”权翼和薛赞都说:“臣听说夏和殷的首都并非不险固;周和秦的军队也并非不多。然而他们最终还不是逃窜南方;或头挂白旗,陷身在犬戎的地区;或国家被项籍分割。为什么会这样呢?还不是因为不修德政的原故。吴起说过:‘在德不在险。’非常希望陛下追踪唐尧和虞舜的足迹,用德义招怀远方。那样一来也就不用仗恃山河的险固了。”苻坚非常高兴,并在他们的帮助下,进一步实行仁政。

九月二十三,苻坚回到长安。他任命太尉苻侯领尚书令。当时前秦大旱。苻坚亲自减少膳食,撤去乐器,还命令后妃以下的女子全都不穿绫罗绸缎。他同时还开发荒山,兴修水利,让官府和民间都得到好处。苻坚并且息兵养民,所以大旱不成为灾害。

这段时间里,王猛日益得到重用,以致遭到很多宗室成员和功臣旧吏的嫉妒。特进、姑臧侯樊世,本来是氐人的豪族。他辅佐过秦主苻健平定关中,因此非常盛气凌人。他当众羞辱王猛道:“我们这号人和先帝共同兴建事业,而现在却没有掌权。你没有任何汗马功劳,却怎么敢专居大任?这不是我们这号人辛苦耕作,你却来吃现成的?”王猛回答道:“非但叫你耕种,还要叫你下厨房去煮给我吃!”樊世大怒道:“我发誓要把你的人头悬挂在长安城门上。不然,我就不活在这个世上!”王猛将他的话说给苻坚听。苻坚说:“我一定要杀了这老氐,然后才可以整肃百官。”恰好樊世入宫奏事,苻坚跟王猛说:“我想把杨璧许配给公主。你觉得杨璧这人怎样?”樊世勃然大怒道:“杨璧是臣的女婿,而且已经订婚很久了。陛下怎能随便就把他许配给公主!”王猛责让樊世道:“陛下拥有海内,而你竟敢跟他争婚。难道你想当天子第二?怎么没上没下!”樊世大怒,跳起想打王猛,但被左右拦住。樊世于是破口大骂,毫无遮拦。苻坚因此怒不可遏,命令禁卫将他拉到西厩斩首。许多氐人领袖于是议论纷纭,争着大讲王猛的坏话。苻坚更加愤怒,谩骂他们,甚至当场在殿庭上鞭挞其中一些人。权翼进言道:“陛下宏达大度,善于驾驭英雄豪杰;同时神武卓越,总是发扬长处,从善如流,有汉高祖的风范。然而像今天这样谩骂的语言,则应当尽量革除。”苻坚笑道:“这确实是朕的不对。”自那以后,公卿以下的官员无不害怕王猛,见到他都不怎么作声。

当初冉闵称帝时,石虎的部将李历、张平、高昌等人各自率领部众称籓于前燕君主慕容儁,还送儿子去做人质。他们后来又投降东晋,继而又投降前秦,接受爵位。九月底,慕容儁派司徒慕容评到并州讨伐张平,派司空阳骛到东燕讨伐高昌,派乐安王慕容臧到濮城讨伐李历。张平署下的征西将军诸葛骧、镇北将军苏象、宁东将军乔庶、镇南将军石贤等人带着一百三十八壁垒投降了前燕。张平率领部众三千人逃到平阳,不得已也请求投降前燕。

公元359年三月,秦平羌护军高离占据略阳反叛。永安公苻侯前往讨伐,然而还没攻克略阳就病死了。夏四月,骁骑将军邓羌和秦州刺史啖铁率军平定了高离的反叛。

这期间,苻坚建起明堂,修缮南北郊。他郊祀他的祖父苻洪以配上天,在明堂祭祀他的伯父苻健以配上帝。苻坚亲自耕耘皇家的藉田,他的妻子苟氏则亲自在近郊养蚕,身体力行地鼓励农业和桑业。

五月,苻坚再次临幸河东,并南游霸陵。他看着霸陵跟群臣说:“汉高祖出身平民,却能平定四海。你们认为佐命功臣中,谁应为首功?”给事黄门侍郎权翼进言道:“《汉书》以萧何和曹参为功臣之冠。”苻坚说:“高祖与项羽争夺天下。他被困在京索之间,身上负了七十多道创伤,有六七处是穿透身子的。他的父母妻儿也被楚人囚禁。平城之下,高祖七天没有生火。后来幸亏依赖陈平的计谋,使得太上和妻儿得以保全,也免去了匈奴人造成的灾祸。萧曹二相怎么能单独领先!虽然有人狗类似的比喻,但哪里像黄门侍郎所说的那样!”于是君臣一道快乐地在宴席上欢饮谈论,苻坚还命令群臣赋诗。六月,前秦大赦,改元甘露。

七月,苻坚从河东回来,即任命骁骑将军邓羌为御史中丞。八月,苻坚任命咸阳内史王猛为侍中、中书令,领京兆尹。特进、光禄大夫强德,是太后即苻健妻子的弟弟。他不但酗酒专横,还掠夺他人的财产和子女,成为百姓的祸患。王猛在巡视的路上接到民间的状告,当即下车派人搜捕强德。处死的奏章还没上报,王猛就在东市将强德处斩了。苻坚派使者飞驰去那里打算赦免强德,但没来得及。强德的族人上书诉讼,有司因而弹劾王猛,用槛车押送王猛到廷尉的诏狱。苻坚亲自问罪,说:“为政的关键,是以仁德感化为先。先生身居大任还没几天就杀了这么多人,为何如此残酷!”王猛说:“臣听说治理安宁的国家可以用礼仪,但治理混乱的邦土则要用严法。陛下不认为臣没有才干,将这么重要的职务交给臣。臣谨为明君翦除凶狠狡猾的歹徒。今天刚开始杀了一个奸人,剩下的还有数万。陛下如果因为臣不能铲除所有的坏人,不能肃清违法乱纪的现象,那么臣即使被烹杀也心甘情愿,为辜负了陛下的信任谢罪。但如果陛下责备臣施行酷政的刑法,那么臣实在不敢接受。”苻坚非常高兴,跟群臣说:“王景略真是我的夷吾和子产那样的人物。”于是赦免了他。

王猛于是和邓羌志同道合,嫉恶如仇,办理案件,无所顾忌。在短短的几十天里,权豪和贵戚中被处死和判刑的多达二十馀人。因此朝廷震栗,奸猾的小人不敢作声。长安的治安大为改善,路不拾遗,风化大行。苻坚叹道:“我现在才知道天下的确得有法律,天子得有尊严!”于是苻坚派遣使者去巡察境内四方以及戎夷的部落。凡是州郡里有老年孤寡生活不能自理的;或地方长官刑罚失去公允而让百姓受苦的,或清廉修身嫉恶如仇的,或鼓励农业桑业的;或那些有便于习俗的,或勤学至孝的,或仁义贞烈的,或努力耕田的;苻坚都让这些使者详细具列条款上报。

十月,秦王苻坚又任命王猛为吏部尚书,不久又升迁太子詹事。十一月,苻坚再次提拔他为左仆射,其他官职不变。

十二月,苻坚任命王猛为辅国将军、司隶校尉、居中宿卫;仆射、詹事、侍中、中书令,领选等其他官职不变。王猛上疏辞让,趁机推荐散骑常侍阳平公苻融、光禄大夫兼散骑常侍西河人任群、处士京兆人朱彤取代自己。苻坚不允许,但还是任命苻融为侍中、中书监、左仆射;任命任群为光禄大夫,领太子家令;任命朱彤为尚书侍郎、领太子庶子。

王猛当时三十六岁,在短短的一年里五次升迁,权倾朝廷内外。宗室亲戚和旧臣都嫉妒他得到的宠信。尚书仇腾和丞相长史席宝多次在苻坚面前讲他的坏话。苻坚大怒,贬黜仇腾为甘松护军,让席宝为白衣领长史。这以后朝廷上下全都叹服,再也没人敢多说什么了。很快,苻坚又升迁王猛为尚书令、太子太傅,加散骑常侍。王猛频繁地上表谦让,苻坚终竟不答应。王猛后来又转为司徒、负责尚书事务,其他官职不变。王猛以自己没有特殊的功劳而推辞,不肯拜任。

苻坚任命左仆射李威为护军;右仆射梁平老为使持节、负责北方边境军事的镇北大将军,卫戍朔方以西的领土;丞相司马贾雍为云中护军,卫戍云中以南的领土。

要想知道苻坚后来的情况,请看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