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硬科幻”影片呼之欲出

中国“硬科幻”影片呼之欲出

作者 | 韩扬眉

截至2月10日,短短6天,影片《流浪地球》票房已突破19亿元。带着“刘慈欣”“吴京”“好莱坞水准”等标签,从超前点映到首映,再到正式上线,影片口碑一路高歌猛进。

还未在影院正式上映,《流浪地球》已成为中国科技馆首个收为馆藏的电影作品。上映后,《纽约时报》称其“标志着中国电影制作新时代的到来”。

然而,“叫好”声中也伴有质疑与“吐槽”,有观众表示煽情太生硬、剧情逻辑不够清晰,也有专家认为科学上存在漏洞。

科幻的“硬”与“软”

携带30万吨燃料的超大型“领航者号”空间站、工业机械化运作的地下城、威猛“炫酷”的行星发动机及其喷射的蓝色强光柱、被冰封的地表,以及洛希极限、重元素核聚变等科学名词……

如此置景与制作,无论是媒体、影评人,还是科幻迷和普通观众,都给予《流浪地球》“中国首部硬科幻片”的超高评价。

“《流浪地球》对科技感和未来感的呈现以及特效制作非常成功。”中国科学院空间应用工程与技术中心高级工程师饶骏告诉《中国科学报》,这与充满高科技元素的一线好莱坞科幻片可分庭抗礼、并驾齐驱,甚至水准在其之上。

科幻电影有“软”和“硬”之分,但在科学家看来,《流浪地球》或许暂时还不能冠以“硬科幻片”之名。

“‘硬科幻’与‘软科幻’之分在于科技含量的多少。”中科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苟利军告诉《中国科学报》。

在饶骏看来,“硬科幻片”应是以某一科学原理或技术为主题或背景,主要情节推进、场景表现、道具细节相对严格遵循现有物理法则,符合工程技术的应用情况和发展趋势,特别是各项技术之间的平衡配套展示,这个是科幻片最容易产生bug的地方,做到位了才算“硬科幻片”。

而“软科幻片”不是很注重技术、科学原理本身,甚至与科学技术关系并不大,而是在未来场景下,面对未知人性的变化。

科幻电影之“科学”

电影《流浪地球》一开始就交代了人类与地球“流浪”的原因:在不远的将来,由于“氦闪”发生,太阳急速衰老膨胀,人类必须寻求新家园。

原著对太阳“氦闪”如此解释,太阳内部氢转为氦(过程伴随能量释放)的速度突然加剧,经巨型计算机计算,太阳的演化已向主星序外偏移,氦元素的聚变将在数秒内传遍整个太阳内部,太阳将发生一次“氦闪”剧烈爆炸。地球面临被气化。

但在航空航天领域专家看来,人类完全不用惊恐,太阳“氦闪”发生的概率非常小,“但通过知道氦闪这样的宇宙级天灾,或许可以吸引人们多关注一下地球所处的空间环境,特别是地球万物的‘衣食父母’——太阳的状况,由此吸引更多人热爱科学,去从事航天探索或者空间科学工作,为开拓人类未来更广阔的生存空间作准备,这其实是科幻电影的社会价值”。饶骏说。

面对正在发生的灾难,人类暂居地下城,并开启救援行动第一步——在各大陆板块布设地球发动机使地球停止自转。

“领航员号”空间站执行“火种计划”,以求避免流浪地球计划失败后人类的灭种之灾。

受访专家表示,从现有的科学认知以及人类的科学突破和工程技术的发展来看,建设行星发动机、地下城、“领航者号”级别的空间站这些行为已超出了人类未来数百年的全部技术、资源、力量所能够实现的范围。

科学性与工程可操作性都值得商榷,那么应该如何看待科幻电影中的科学技术成分?苟利军认为,科幻片之所以被称为科幻片,有科学,有幻想,但并非所有的科学都要符合现有的认知水平和原理。

过去,太多的玄幻、仙侠、宫斗影片充斥,《流浪地球》的出现让人耳目一新,迈出了中国科幻电影的一大步。

《流浪地球》编剧、制片人龚格尔告诉《中国科学报》,在编剧过程中自己接触了不少天体物理、理论物理方面的专业人士,他们都对科幻抱有相当的宽容心。“科幻作品需要做到逻辑自洽,其次遵循基本的科学原理。在此基础上,展开想象,以精彩的剧情,向观众展示一段动人的故事。尽管我们的故事不能做到完全科学严谨,但对于激励大众对于科学领域的关注与讨论有促进作用,这也是我们制作科幻电影的初心。”

“未来,科幻电影要与科学结合起来,尤其是在科技创新成果涌现,迫切提高全民科学素养,培养和熏陶科学精神的历史关头,中国需要‘泛科幻’的影视作品,用各种形式展现科学,展示第一生产力对人类生活的影响,甚至哪怕是幻想也好。”饶骏说。

中国特色之“空间故事”

《流浪地球》有亮点、有槽点,也有很多泪点。

刘启对执行太空任务的父亲不理解,以及父亲牺牲时的悲恸;生死关头,中国航天员在父子情与人类命运之间选择后者;宠爱孙子孙女的姥爷付出了自己全部的情感和生命;即使有牺牲也要坚定目标执行任务的地球联合政府军人……

与欧美科幻片所呈现的英雄主义、个人主义不同,《流浪地球》表达是“中国式”的。

饶骏高度评价“这是唯一一部讲好了中国人自己的空间科学故事的影片”。

在他看来,尽管与原著相比,几乎80%的电影情节是全新的再创作,但这种创作并非元素毫无逻辑的堆砌。“非常具有中国特色,在灾难面前,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心理活动、个人故事就是这样的,换作外国人就不是。”

龚格尔告诉记者,《流浪地球》的主题是“希望”,描绘的是人类这一诞生在太阳系的渺小物种,在茫茫宇宙中的自强不息。

“这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式的话题,灾难是人类共同面对的。在生死存亡之际,最终整个人类还是应该联合起来解决问题。”苟利军说。

《中国科学报》 (2019-02-11 第4版 综合)

注意!微信又双叒叕更新了......

此次改版后,每个用户最多可以设置12个常读订阅号,这些订阅号将以往常的大图封面展示。为了不错过科学网的推送,请根据以下操作,将我们“星标”吧!

点击“中国科学报”进入公号页面→点击右上角的···菜单 →选择“设为星标”,搞定!

请按下方二维码3秒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