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向男孩(2)

内向男孩(2)

“老刘有啥慢慢说么,咋脾气还这么爆呢”陈浩宇拍着金色眼眶的肩膀,转头问贺军“咋回事?”

“我和李大领导的儿子打架了”贺军愤然的看着金色眼眶,紧紧的捏起拳头。

“咋,你还想打我”金色眼眶老师说着伸手又扇了贺军一耳光。

贺军没有任何的躲闪与反抗,捏起的拳头松开了。

陈浩宇忙俩手微微按住金色眼眶的肩膀将其缓缓按坐在金色眼眶的座位上“贺军,刘老师在气头上,你先过去吧”说完从他抽屉里抽出一支烟给金色眼眶点上。

贺军刚进教室门“吆,贺军你咋还害羞的脸都红了,刘老师对你做了什么”随着李龙的揶揄,后排发出了哄笑。

“老师打你了?”贺军坐下后同桌封卓感到惊讶的悄声问到。

“额”后面的的嘻嘻哈哈声不绝于耳,贺军强忍着没有哭出声。

“有什么好笑的!”封卓冲后排吼道。

“呦,封大班长心疼了”后面的笑声更加放肆。

“同学们,下课时间到了,亲爱的老师你们辛苦了”这是开学第一周周五最后一间课的铃声,学生们欢呼着冲出教室,没几分钟后教室就只剩下了贺军,王栓,封卓以及封卓的闺密白甜“其实也没什么,刘老师就呢脾气,那次他骂我就是个山村野姑,现在有整天笑呵呵的”封卓拍着贺军的头笑嘻嘻的想逗贺军开心。

“别想了小短腿,真的没啥子”白甜也跟着安慰到。

“你才是小短腿柯基犬”贺军笑着白了白甜一眼“好了,赶紧回吧,我没事”贺军起身走到王栓课桌前“别多想,我知道你有你的难处,回家啦”说完几个人收拾好课桌正准备走,陈浩宇刚好教室门口路过“你们几个放学了还不走干啥呢?”

“约会呢”封卓打趣到。

“呢我打扰你们好事了,要不要回避”陈浩宇虽以年过半百,却总是容光焕发,抱着一颗童心总能和学生容在一起。

“额,你去吧”封卓做了个斗鸡眼。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走了”陈浩宇坏坏的一笑“我是老师,咋能看你们幽会而不制止呢?贺军你来,我得找你谈谈”

“陈老师你咋能这样呢?还能不能开心的做朋友了?”封卓吧咂吧咂嘴说道。

“你威胁我?哈哈,可惜我从不受威胁”陈浩宇食指左右摇摆着“你们三个赶紧先回吧,我一会也去开发区,同贺军一路,我开车带他”

贺军微笑着和封卓三人闲聊几句后便和陈浩宇去了办公室“陈老师有事吗”

“没啥事就不能找你啊”

贺军很少说话,被陈浩宇的突然反问问的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别紧张哈,你就拿我当封卓就好了”陈浩宇露出慈祥的微笑“我知道我没封卓好看,你就凑合一下吧”

“我们是清白的,只是同学”

“我知道啊,我也没说你俩咋么”

贺军又被陈浩宇说的沉默了。

“不逗你了,今天咋回事,咋惹得刘火药爆炸了呢”私下了,同学们给金边眼眶老师起的绰号“刘火药”。

“没事,我自己能处理好”贺军躲开陈浩宇的目光。

“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有些内向”陈浩宇一直看着贺军。

“也许吧”贺军一直看着桌子上的作业本。

“高一家访的时候我和你哥谈了很多关于你的事”陈浩宇也转头看了下桌子上的的作业。

“额,我真没事的”贺军略显局促的转头看了眼陈浩宇。

“二十岁的单纯眸子里能藏的了多少心事呢?”陈浩宇一直微笑着注视着贺军。

“老师,还有其他事没?”贺军沉默了将近一分钟后答到。

“没有,就是在你身上我看到很多我小时候的影子……大概你看不出来吧,其实以前……或者说现在我还是属于内向的我”陈浩宇从抽屉里拿了支烟点着“离家出走,善良被说成虚伪的无力辩解,这种感受我都曾有过……只是现在我学会了让俩个自己保持一种和平的关系,像你呢么大的时候我还无数次的想过自杀,还好我姐偷看了我的日记,她一直鼓励我陪伴我,陪我哭陪我笑,是她让我一次一次从死亡深渊里爬了出来”陈浩宇抽了口烟,有深深的一口吧所有烟都吐了出来,竟吐出好几个圆圆的小烟圈“有时候你得把你的心事拿出来晒晒,你得学会释放,呢些不被理解的心事如果一直压在心头一个人能撑多久”一缕缕青烟不断的从陈浩宇的食指和无名指间升起,陈浩宇灭掉了烟,把烟头放在烟灰缸里。

“说了又有谁能能懂呢”贺军说“我想学武术”

“这个,我和你哥聊过……其实一个人的强大不止是身体的强壮,你得让自己的内心强大起来”

“内心强大可以抵挡身体强壮者对弱者尊严的践踏吗?”贺军嘴角抽搐着说道。

办公室里再次变得寂静,陈浩宇再次抽出一支烟点着,青烟妖娆扭曲的飘起,像鬼魅飘荡在安静而自我拉扯的俩个孤独患者间。

“你要放弃学业吗”半支烟化为青烟后,陈浩宇打破了这寂静。

“不,我只想学一年”

“等大学毕业吗”

“等不到了”贺军说“大学毕业我就没机会了”

“你家里同意吗”

“这次,……我决定了,如果他们不同意我就去打工”

“呵呵……你想的太简单了”

“也许吧”

“不管做什么,自己想好……还有,有什么记得你可以告诉我,我是从你呢个阶段走过来的”陈浩宇起身拍了拍和贺军的头“不说了,走吧,我去开发区还有点事”

“陈老师再见”到开发区后,贺军同陈浩宇说完再见贺军并没有回家,他不知道该如何当面向家人说出自己要休学学习武术的想法,一个人在同回家相反的方向走去,最后给家里打电话说学校有事后在一家旅馆住下。

“二哥,我不知道该如何同你面对面开口,但这样的生活我真的无法再继续下去了。是的,呢次王垚打我,我告诉你后,你叫人来学校警告后他再也没敢欺负我,可也没多少人再能看得起我,我成了羸弱幼稚园儿童,没有人和我玩,我自己陪自己玩到初中毕业。高中有了很大的改变,我用你们教我的善良,诚实赢得了认可,也有了朋友,可在强壮的粗汉面前善良真的太廉价,没有任何意义,没有力量维护的善良和懦弱是没有多少区别的,人总不该一辈子拿一句‘男人就该学会忍’来安慰自己一直忍吧!我初中到现在无数次提过我要学习武术,一直说到现在,你们说学习重要,一直拖到现在,二哥,这次我真的希望你们能支持我,我只想学一年,如果不能办理休学我回来后在上高一也好,我知道家里经济情况,现在只要你们支持我,我可以自己打工然后去学习武术”编辑好短信后,贺军一点泪水‘滴答’落在手机上,亮着的手机屏幕竟然把那滴泪照成了彩色。

短信发出半小时后,贺军的手机屏亮了“弟,因为我忙,最近也没顾上和你聊天,刚才我和你们陈老师聊了一会,不是你们陈老师打电话我至今都以为你现在过的很好很开心,这次我同意你去武术学校,你们陈老师说他可以想办法给你办理休学,我已经给我朋友打电话让他帮我看一下北京少林武术学校的情况。”看完短信,贺军正准备回复,手机屏再次亮起“傻弟弟,你是咱家最小的,加上你性格,你要的我们都竭力满足你,至于你说我一直拖着不让你学,这真的不是我们不愿意让你去,你该懂得,咱爸妈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农民的孩子不读书要有所作为真的太难,大学毕业证这块敲门金砖的含金量的确一年比一年低,但你要明白,当绝大数人有呢块砖的时候,别说他是金的,就是块土的你没有,你就失去了和别人公平竞争的资本。咱二爸爸家的雁冉不比我能力差,我上学呢会他们是如何嘲笑咱爸妈的愚蠢的?可事实证明爸妈是明智的,我现在一个月可以挣到接近他一年的工资。更为重要的是大学是鉴于学校和社会的缓冲区,你比别人更需要这一缓冲,所以,请你也记得,不管什么时候不要放弃学习,不要错过上大学的机会”贺军放下手机,从裤兜里掏出他在旅馆门口买的“猴王”,撕开一角抽出一支点上,吸了几口后,被自己吐出的青烟呛得眼泪汪汪,剩小半只烟时手机突然响了“喂,二哥”

“额,你哪呢”

“我……我在同学家呢”

“额额,呢你和同学好好玩会,有啥事明天咱再商量…别想太多,自己注意安全”

“额,我知道了

贺军从他书包里拿出了他随身携带的小日记本“透过旅馆窗户,公路上的车不断的穿梭着,夜市上的人们呼喊着一杯杯喝着啤酒,这世界啊,原来除了你的亲人,谁也不会为谁伤悲,谁也不会为谁停留”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