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为何敢于使用俘虏的匈奴王子?在临终前夕向其托孤

汉武帝为何敢于使用俘虏的匈奴王子?在临终前夕向其托孤

汉武帝影视形象

公元前87年,汉武帝后元二年春,一生强势霸气的汉武帝走向了人生的尽头。临终前托付追随自己多年的老臣霍光叫他辅佐太子刘弗陵。霍光推让说:“臣不如金日磾”并郑重向汉武帝推荐金日磾。根据数十年对这个匈奴王子俘虏的观察,汉武帝认为金日磾完全可以承担这个重任。没多久,汉武帝正式下达册封霍光为大司马,大将军,金日磾为车骑将军,太仆上官桀为左将军架构的三驾马车共同辅佐汉昭帝。此后霍光、金日磾、上官桀“共领尚书事”,金日磾这个匈奴太子竟然名列朝中重臣之首,开创了历史先河事例。

金日磾,字叔翁,匈奴族,“匈奴休屠王太子”,他的父亲休屠王是西汉武帝时期匈奴伊稚斜单于委以坐镇河西走廊东部地区的藩王,是大单于的左膀右臂。金日磾自幼精于骑射, 是匈奴王公贵族子弟中的佼佼者。他“身长八尺二寸,容貌甚严”,在其十二三岁时就跟从其父出征。参加过匈奴袭扰汉朝西北边境的战争。

金日磾画像

公元前121年,汉武帝决定开辟河西走廊,实现“断其匈奴右臂”的战略计划,于这一年春,派遣霍去病帅兵两次远征河西,击溃浑邪王休屠王主力。这年秋天,浑邪王休屠王害怕西汉军队的强大攻势和伊稚斜的压力,密谋率部投降汉朝,当霍去病奉汉武帝之名率部前往河西受降时,休屠王突然反悔变卦,扇动部下逃跑,浑邪王于情势所逼危急之中刺杀休屠王,“并将其众降汉”。这年十四岁的金日磾作了汉朝远征军的俘虏,“与母阏氏、弟伦俱没入官”沦为汉朝宫廷奴婢。

霍去病扫荡河西

然而对于金日磾来说,这次作为俘虏却成了人生的重大转折,让他在日后的人生路线上因祸得福。金日磾首先从养马做起,让他发挥自己驯养烈马的本领,在不长的时间里他驯养的马个个膘肥体壮,深得黄门主事官员的称赞。

汉武帝认识金日磾也十分巧合,一次他在宫中宴会,于高兴之际,特下令赏马以助酒兴。当汉武帝看到牵着马的金日磾时发现他“容貌甚严”,对这个气度不凡的匈奴人十分感兴趣,随即接见了他。金日磾将自己的身世对汉武帝诉说后,汉武帝非常感慨,“即日赐汤沐衣冠,并拜为马监”。

此后金日磾成了汉武帝的“专职司机”,虽然级别不高,但主管汉武帝的车驾、玉玺、衣食起居,与汉武帝近距离接触,这为他后来名列公卿,执掌朝野大权创造了有利条件。

汉代车马画像

金日磾性情忠厚,为人谦虚诚恳,数十年“未尝有过失”,因此,汉武帝对他“甚信爱之,赏赐累千金”。在汉武帝身边的侍臣,他是最受器重的一位,“出则骖乘,入侍左右”,汉武帝对金日磾的重视程度引起了在朝一些大臣的不满:“陛下妄得一胡儿,反贵重之”,听到这些议论后,汉武帝反而对金日磾更加珍视“愈厚焉”。

对于汉武帝的知遇之恩,金日磾对其感恩戴德,更加对其效忠。当江充阴谋败露后,参与此事的侍中仆射马何罗暗中与其弟马通、马安成(二人均在御林军任职)勾结,企图刺杀汉武帝。“金日磾视其志意有非常,心疑之,阴独察其动静。”

果然没多久,他们将暗杀汉武帝付诸行动,金日磾在发觉马何罗要对汉武帝动手时,将他拦腰抱住,大喊“马何罗反!”,当汉武帝的卫士们要杀死马何罗时,汉武帝担心这样会伤了金日磾,急忙制止。金日磾乘势将马何罗举起扔到殿下。《汉书》

金日磾在汉武帝身边“目不忤视者数十年”,因此竟然将自己的孩子打死。金日磾长子小时候深得汉武帝宠爱,常抱着让他玩耍,这孩子高兴时会抱着汉武帝的脖子戏耍,金日磾认为这种举动会让汉武帝有失人君尊严,但汉武帝却毫不在意。

汉武帝和霍去病影视形象

一次,这孩子在店外与宫女戏耍,金日磾认为这样有失朝纲规矩,会招来朝臣的非议,一怒之下将这个孩子打死。汉武帝知道后非常伤心,却深知这也是金日磾对自己的忠心所致。金日磾受诏辅佐汉昭帝后,正是他巩固西汉王朝在军事上实战才能的大好机会,但遗憾的是他“辅佐岁余”,就去世了,年仅四十九岁。汉昭帝十分难过,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并将他的灵柩安放再皇家陵园茂陵汉武帝墓侧。也成了自卫青、霍去病、霍光、上官桀等汉武帝时代的著名文臣武将一起葬入汉武帝陵园的功臣之一。为了表彰他对汉武帝的忠诚和谦虚的品格,汉昭帝根据汉武帝生前遗诏,追谥他为秺敬侯。他的母亲阏氏善良贤惠,深受汉武帝的敬佩。阏氏去世后,汉武帝下令画工为她画像,并亲自在阏氏画像上题文“休屠王阏氏”,还将她的画像悬挂于陈列西汉功臣元老像的甘泉宫中,以示表彰纪念。至此,匈奴母子在大汉王朝的俘虏生活变成了传奇,也成了那个年代与匈奴残酷战争之外的一段温暖画面。

汉武帝茂陵

参考资料《汉书》、《资治通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