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论侠义(十二)包公有这样的三件法宝,不是龙虎狗御铡三刀

怪论侠义(十二)包公有这样的三件法宝,不是龙虎狗御铡三刀

传说中包公能昼审阳间案,夜判阴间冤,具有通行于阴阳二界的神通。当然这是民间百姓中包公的粉丝对其神话的结果,实际上这种神奇的事情并不存在。然而这种神奇的传说在民间流传数百年,久而久之便成了包公故事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小说《三侠五义》中也有类似的情节,而且还给包公赋予了三样法宝。包公就是凭借这三样法宝具备了这样的神通,于是三样法宝也被读者们称为开封府三宝。本章节我们就从小说的内容出发,看一看读者口中的开封府三宝是怎么样的宝物。

开封府三宝的第一件法宝名叫古今盆,这是包公的夫人李氏从娘家带来的陪嫁。这盆上有阴阳二孔,据说能够看到前世今生(评书里面说的,小说没写),是稀世珍宝。这东西是你家祖传之物,李氏嫁给包公后当作陪嫁。这件法宝在《狸猫换太子》一案中使用,治好了宋仁宗母亲李宸妃的眼睛。当时包公把李宸妃悄悄接会了开封府,对外称呼为自己的母亲。李宸妃在宫中时受到刘太后的迫害,小太监余忠替身而死,老太监秦凤将李宸妃安置回了老家。秦凤死后,老家人将其李尘封安置在破窑中。李宸妃生活困苦,又思念儿子,于是哭瞎了眼睛。

由于李宸妃与李氏同姓,李氏便拜李宸妃为干娘,拿出古今盆为李宸妃治疗眼疾。李氏举着古今盆向天祈祷,老天爷降下玉液甘霖。李宸妃用这玉液甘霖清洗眼睛,多年的眼疾因此而痊愈。然后李氏又利用南清宫狄娘娘寿诞的机会将李宸妃送入南清宫,以此揭破刘太后狸猫换太子的阴谋。包公审判狸猫换太子一案,让宋仁宗母子团聚,也奠定了他在宋仁宗心中的地位。后来在与庞太师等一干贪官污吏的斗争中,包公能始终得到宋仁宗的信任,并将祸国殃民的赃官绳之于法,都是源于此案。

包公的第二件法宝叫照胆镜,评书里面称之为阴阳镜,据说能够照出人的忠奸品性。这件法宝是包公小时候救助过的一只狐狸精,狐狸精处于报恩赠送给包公的。小说中说包公小时候跟家里的佃户去放牛,遇到雷雨天气在庙中躲雨。一只狐狸精为躲避天雷化作美丽少女躲入包公怀中,直到雷雨天气过去才逃出生天。(这段明显是高仿柳下惠的传说)后来狐狸精三次报恩,第一次是让包公躲开了二嫂下毒的饼子,第二次是赠送了一面古镜,第三次是给包公和李氏牵线搭桥。其中古镜是包公被狐狸精引入枯井中后获得的,名叫照胆镜。

包公的第三件法宝叫做游仙枕,是在陈州放赈的路上获得的。当时包公路过三星镇,处理了当地白家堡的杀人案。游仙枕是一个游方道士交给杀人案的受害人李克明的,委托他将这件法宝交给包公。李克明的表哥是白家堡堡主,李克明在白家堡借宿时被表哥所杀,游仙枕便落入了白堡主手中。案子结束后,包公没收了游仙枕,交给仆人包兴收藏。这件法宝非常神奇,能让睡着的人进入阴间的阴阳宝殿,但阴阳宝殿的判官只接受包公的差遣。包公之所以能在阴间判案,就是借助了游仙枕的神通。

在开封府的阴差阳错一案中,包公借助照胆镜和游仙枕判案,让他具有了审判阴阳两界的神奇能力。阴差阳错一案非常有意思,整个剧情曲折离奇,作者语言诙谐幽默,是包公故事中最有趣的案子。这个案子是又两个案子合并在一起的,其神奇之处在于两个案子的受害者灵魂和身体互换,出现阴阳交错的尴尬状态。第一个案子是发生在状元范仲禹和白玉莲夫妇身上,第二个案子发生在木材商屈申和屈良兄弟身上。这两个案子的人物本来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受害人白玉莲和屈申互换了身体和灵魂,审案的过程就变得荒诞离奇。

第一个案子是从武昌府书生范仲禹上京考状元开始的。由于范仲禹的夫人白玉莲娘家在东京汴梁附近的万全山,所以上京的时候是全家人一起出发,打着考完试去万全山走亲戚的主意。完成科举考试后,范仲禹带着老婆白玉莲和儿子金哥去万全山找妻子的娘家,遇上了一连串的变故。先是找不到白玉莲的娘家,然后儿子金哥又被老虎叼走,白玉莲被当地的土豪威烈侯葛登云强抢霸占。范仲禹去葛家庄救人,又被污蔑杀人的罪名,当场被打杀。好在金哥被白玉莲的弟弟白雄从虎口救出,事情有了转机。

范仲禹死后,葛登云让家奴处理范仲禹的尸体,结果半路上范仲禹死而复生,却陷入疯狂状态。然后白玉莲不接受葛登云的要求,找准机会上吊自杀。葛登云让人将白玉莲的尸体装入棺材,以管家葛寿母亲病故的理由送到家庙中处置。葛家家庙的住持叶道士觉得管家葛寿的母亲陪葬肯定丰厚,于是打开棺材盗取陪葬品。然后白玉莲死而复生,灵魂却成了另一个案子的受害者屈申。由于范仲禹的黑驴拦住包公的轿子鸣冤,包公派赵虎跟踪黑驴查案,于是在葛家的家庙中将叶道士和白玉莲带到了开封府大堂上。

第二个案子是发生在山西木材商屈申屈良兄弟身上。屈申在东京汴梁开了木材厂做生意,到城外码头进货时错过了宿头,便在万全山南坡的李保家借宿。李保本是包公的仆人,包公在定远县罢官后卷款私逃。他在万全山南坡的李家入赘,好吃懒做败光了家业。屈申到李保家借宿带着进货的四百两银子,李保夫妇见财起意,杀人夺财。事后李保把屈申的尸体扔到了万全山的北坡上,第二天早上屈申死而复生,灵魂却变成了白玉莲。屈良出来寻找一夜未归的哥哥,白雄寻找失踪的姐姐姐夫,然后两方人在万全山北坡碰头,事情被闹到了开封府。

这个故事最有趣的是屈申和白玉莲的灵魂身体呼唤,两人又自认自己亲人,把周围的人搞得不知所措。范仲禹中了状元,却被葛登云弄疯了。而葛登云却是威烈侯,祥符县知县不敢管,只能上报包拯。两个案子在开封府大堂里交织在一起,各种角色交叉混合,充满了喜剧色彩。在这个荒诞的案子中还是包兴出了主意,他拿出游仙枕让包公下阴间查案,才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最后包公按阴司生死簿给出的结果,用照胆镜恢复了白玉莲和屈申的灵魂。接着公孙策又治好范仲禹的疯病,案子的审判才得以继续。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葛登云上了虎头铡,李保上了狗头铡,坏人受到惩罚,好人皆大欢喜。整个故事通过荒诞离奇的情节和交叉的人物性格带来了非常喜剧搞笑的效果,尤其是白玉莲张嘴就是屈申的山西话,让人忍俊不禁。这种极具喜剧效果又充满了想象力的故事在中国文化史上是不多见的,即便是著名的《还魂记》也没有这样强烈的戏剧冲突。这种喜剧的小说放在戏剧中是一个很大的突破。特别是在古代对礼仪看得很重的时代环境下,作者石玉昆能设计出如此荒诞离奇而又充满逻辑性的情节,实在令人佩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