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备取四郡要感谢曹操?原来赤壁之战刚结束,还有这么多事发生

刘备取四郡要感谢曹操?原来赤壁之战刚结束,还有这么多事发生

刘备,漂泊大半生,都无立锥之地,而赤壁之战后,竟然能如入无人之境,搞定长沙、桂阳、零陵、武陵四郡,为什么呢?

如果说周瑜在江陵苦战曹仁,无法抽身夺四郡的话,那么孙权呢?要知道,孙权沿长江至巴丘(今岳阳),或走陆路至南昌后,都可轻松抵达长沙,更别说全柔已经驻军在桂阳了。

以当时力量对比,孙权完全有能力在刘备之前,占领四郡。而真实的历史却是,刘备耗时一年抢下荆南,孙权一方毫无动静。原因何在?

在于曹操!

一、孙权北伐,曹操归谯

赤壁之战前,周瑜曾向孙权请兵五万,孙权说一时难以凑齐,先拨三万,后续分批给你。周瑜就是带着这三万兄弟,联合刘备的两万军队,共抗曹操。一个月后,还没等孙权再发增援,已经火烧乌林,曹操循走了。周瑜趁势包围了江陵。

孙权很清楚,一则江陵城池坚固,粮草众多;二则赤壁一役,曹操水军受损,陆军保全。现如果曹操派马步兵,不断增援江陵,恐周瑜陷入持久战,以东吴的家底,哪里耗得起。

于是,孙权打起了合肥的注意:新凑给周瑜的兵,可以转向去攻合肥,如果曹操死守江陵,不去救合肥,没准徐州一线就打通了;如果曹操去救合肥,江陵就只剩下曹仁,攻下来,那就是时间问题了。

摘自网络视频:央视版三国演义.孙权

在孙权眼里,曹操新败,无论是合肥,还是江陵,都有隙可乘,其战略价值,远比偏僻的荆南四郡高得多。

建安十三年(208年)十二月,赤壁之战刚结束,孙权即出兵北伐:一路由其亲率,从濡须口进入巢湖,包围合肥;一路由张昭统领,走陆路攻击九江郡的当涂县,总计约两万人马,这也是孙权最后的家底了。其实吧,孙权还是更希望江陵方向有所斩获,所以把能征善战武将都调给了周瑜,看看这北伐的阵容,都是文官。。。

此时曹操,巴丘(今湖南岳阳)烧船,回江陵,哀叹道:“若郭奉孝(郭嘉)在,吾断无此败”。

摘自网络视频:央视版三国演义.曹操哭郭嘉

孙权进攻合肥的消息很快传来,曹操也只好调整心情,面对现实,并冷静分析当前局势:江陵之重要,在于荆州;合肥之重要,却在于天下。量权相害取其要,曹操决定把重点放在合肥,并果断做出三个决定:

第一,救火:将赤壁之战撤出的骑兵,统一交付给张辽,火速驰援合肥;再拨给张喜精兵一千,令其可以征集沿途兵马,作为第二梯队,赶赴扬州。

第二,转移战略重心:曹操亲率大本营,撤离江陵,计划先北上襄阳、宛城,然后折向东,经汝南进驻谯县,坐镇东线,江陵则交与曹仁留守。

第三:强化扬州管理。当时扬州长江以北的地区,已归曹操所有,却赶上扬州刺史刘馥病故。于是,曹操任命委任身边重臣、丞相主簿温恢主政扬州,蒋济辅佐。临行前,曹操对温恢说:“我原本一直想把你留在身边,但是扬州事情更为重要”,又对蒋济说:“你在扬州,我无忧矣。”可见曹操对于扬州的重视。

当时合肥城内只有几千守军,由破掳将军李典守卫,孙权率众围攻,形势非常危急,远水解不了近渴,曹操的援军,一时尚不能抵达。

蒋济同温恢商议:“我们可以谎称收到了张喜的书信,信中就说丞相已发四万兵马救援,现已至雩(Yu)县(今安徽省六安市霍邱县西),让我们派主簿去迎接。同时,我们假派使者入城,让敌人也获取这份情报”。

摘自网络视频;军师联盟.蒋济

果然,三批携带假情报的使者,两批被孙权抓获,孙权信以为真,本来就是趁虚佯攻,一看曹操来真的,孙权果断下令退军。张昭方面也毫无斩获,随孙权一同撤出。

就这样,第一次合肥之战,雷声大雨点小地结束了。

自制地图:第一次合肥攻防战

曹操方面,张喜还在汝南收集兵勇,根本没抵达战场;曹操也顺利进驻谯县;张辽、李典共同驻守合肥,稳住了东线的局面。

孙权方面,虽然没能得手合肥,但是也没啥伤亡,最重要的事,分散了曹操的兵力,为周瑜最终拿下江陵,奠定了基础。

刘备方面,正是因为孙、曹合肥对峙,孙权无力顾及四郡,才得以抽身,开始了取荆南四郡的征程。

而已经回到谯县的曹操,绝不甘心如此狼狈,一场更大的谋划,开始了。。。

二、军谯备战,再出合肥。

谯县,今安徽亳(bo)州市,这里是曹操的老家,更是后来曹魏政权的五都之一。从谯县出发,沿涡(guo)河顺流直下、入淮河,再出淝水,可抵合肥。谯县一带,黄河滋养,田野肥沃,交通便利。

赤壁之战的失败,被困江陵的无奈,援救合肥的狼狈,这一系列打击,无疑给曹操浇了一盆冷水。入驻谯县后,曹操虽然口头上依然不断强调客观原因“军中有瘟”,但实际上,他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江东非一日可取,强大的水军至关重要!

于是,曹操很快重新聚拢赤壁败散的残兵,并抓紧时间再造舰船,操练水军。同时,在芍陂(今安徽省淮南市寿县南),以苍慈为绥集都尉,进一步屯田,“扩至二三百里,灌田余万顷”。仅仅过了四个月,一支新的水军,就组建了起来,粮草、人马也准备充裕了。

建安十四年(209年)七月,曹操亲率水陆大军,浩浩荡荡,由谯县开驻合肥,寻找时机,以再伐东吴,报赤壁之仇。曹丕也参与了这次行动,看到军旅重振,情绪高涨,撰文《浮淮赋》,“王师自谯东征,大兴水运,泛舟万艘,始入淮口,行泊东山,睹师徒,观旌帆,赫哉盛矣”。可见曹操已重整旗鼓,兵力浩荡。

摘自网络视频:央视版三国演义.曹操水军出征

七月十一日,曹操抵达合肥前线后,不禁想起赤壁之惨烈,为了鼓舞将士,稳定军心,曹操颁布《存恤吏士家室令》,要求对于烈士的家庭,县官要给予粮食,长史要经常慰问。这也是正史中第一次记载优抚烈士家属的举措。

而此时,周瑜还在江陵和曹仁撕逼,刘备在征服荆南四郡的路上,欣赏着祖国的大好河山。曹操进驻合肥后,也变得谨慎许多,不轻易出击,却让孙权倍感压力,其既不敢增援周瑜,也无力阻止刘备,只好守在扬州江南一线,以防曹操。

就这样,双方又耗了五个月,这期间,周瑜以惨胜,终于攻下江陵;刘备在山里绕了1500里,取得了武陵、零陵以及桂阳、长沙的部分地区;就在此时,曹操的后方,遇到了叛乱。

先是庐江人(今安徽潜山)雷绪等人,率兵卒及其家属五万多人,计划投奔刘备,还被刘备隔封为“偏将军”,但很快被夏侯渊击败。随后,陈兰据守潜县(今安徽霍山东北),梅成据守六县(今安徽六安),曹操又派张辽督张郃、牛盖等讨伐陈兰;于禁、臧霸等讨伐梅成。梅成假装向于禁投降,趁机与陈兰合兵一处,准备转入潜山暂避。还是张辽勇猛,穿越仅宽一人可通行的二十里天柱山狭道,斩杀陈兰、梅成,终于平定了这次淮南的小叛乱。

此役虽小,但对于鼓舞当时曹军士气,很有意义,曹操也很高兴,授予张辽假节的权力,并将合肥兵马交于其统帅。曹操从合肥又返回了谯县。

摘自网络视频:央视版三国演义.张辽出战合肥

有张辽在合肥,曹操自然很放心,也正是因为张辽在合肥,孙权始终很担心。

三、立营公安、迎娶权妹

周瑜身负箭伤,惨胜曹仁。孙权也够意思,封周瑜为南郡太守,屯江陵;程普为江夏太守,屯沙羡城,再加上夷陵、陆口、浔口等要塞均为东吴所占,至此,孙权牢牢地控制了长江中下游的水道。

刘备虽然取了四郡,但也被压缩在江南穷乡僻壤之地,这可不是办法。于是刘备去找周瑜,以“地少不足安民”为由,向周瑜要地。

周瑜本来就对刘备不感冒,又想南郡是老子玩命打下来的,你还趁机不要脸偷袭了四郡,还来要地,不答应!

刘备碰了一鼻子灰,决定先把大营立在江油口,安置部从。这里是油水的入江口,地处江南,武陵郡的东北角,与南郡的江陵隔江相望。因为刘备的官职是左将军,部下书信的时候,常常后缀“左公安”,随即改江油口为公安,又在旁边建公安新城。

实拍:今日湖北荆州市公安县

此时,恰巧刘琦病逝(蹊跷吧),刘备上表自封“荆州牧”,又上表推荐孙权领“领车骑将军,徐州牧”。这就是在暗示孙权啊,荆州是我的,你赶紧向扬州方向发展吧。当然这种上表,不可能传到天子那,只不过走个形式罢了。

此时的刘备,虽仍然实力有限,但也绝非兵败当阳时可比。粗略算一下,关羽水军一万,刘琦部曲一万,再加四郡至少也有一万,合起来足有三万兵马,“荆州之士日益归附者,甚众”。以刘备的威望,关羽、张飞、赵云、黄忠的能力,诸葛亮的智谋,此时的孙权,恐怕也无法忽视刘备的存在了。

在孙权看来,现在同时面临着来自襄阳与合肥的双线压力,如果再与刘备搞不好关系,那局面可就麻烦了。刘备屯居公安,如腋下之患,必须给予重视。这时,正赶上甘夫人病逝,于是,孙权主动抛出橄榄枝,提出联姻,把自己的妹妹嫁给49岁的刘备。

摘自网络视频:央视版三国演义.刘备娶亲

这事吧,其实还真对大家都有好处,刘备自然也心知肚明,于是欣然接受。孙刘两家的关系,伴随这幢婚姻,也进入了蜜月期。

很快,孙权的妹子,带着自己提刀配剑的侍卫们,嫁到了公安。夫妻二人也没啥感情基础,孙夫人白天在城里晃荡,飞扬跋扈,无人敢惹;晚上在房间里舞刀弄棒,搞得刘备忐忑不安,就怕一不小心就被砍了。

不过,终究结亲了,关系也就近了。婚后第二年(210年),刘备决定亲自去京口(江苏镇江),直接找大舅哥孙权要地盘。

诸葛亮站出来,不同意!这年头,别看是亲戚,谁能靠得住,万一安全出问题,咋办?

刘备自然懂得诸葛亮的用心良苦,但仍执意要去。刘备深知,从扬州到荆州上千里的防线,孙权是吃不消的,过去一年曹操一直在谯县、合肥屯兵,赤壁之仇,是早晚要报的。所以,现在孙权还用的上我刘备,此时,才是讨要荆州的最好机会!

就这样,刘备只身前往京口,面见孙权,讨要南郡。预知后事如何,敬请期待下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