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总量全国第六,却称不上经济强省!如何摆脱尴尬?

四川经济总量全国第六,却称不上经济强省!如何摆脱尴尬?

2018年,四川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GDP)4.07万亿,排名全国第六位,与排名前五的河南(4.81万亿)相差0.74万亿,领先排名前七的湖北(3.94万亿)0.13万亿。可以这么看,四川与河南的差距,就是四川缺乏一个强势的省域经济副中心的差距,四川领先湖北,就好比多了一个小型的地级市。四川的紧迫感可见一斑。

但不管怎么说,2018年,四川能迈过4万亿大关,成为西部唯一,其经济总量可以比肩GDP排名世界第20位的瑞士甚至第19位的沙特阿拉伯的经济总量。但为什么在国内,往往把GDP排名前四的广东、江苏、山东、浙江叫经济大省和经济强省。排名第五和第六的河南和四川却顶多算个经济大省,算不是经济强省呢?

尽管经济总量突破4万亿,四川仍属于经济欠发达省份。这不仅仅是人均GDP排名在全国后三分之一区间。还有以下两大关键性因素决定的:

一、四川产业发展虽然保持较快增长速度,但总量不足、质量不高的问题依然突出,与高质量发展要求存在较大差距。

从结构看,四川传统资源型和原材料工业、重化工产业占工业比重近70%,高技术产业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仅为122%。从动力看,研发经费投入强度为1.72%,比全国低0.41个百分点,比广东低0.89个百分点,也低于安徽、陕西、湖北、重庆等省(市)。从品牌看,四川有效商标注册总量约57万件,不到广东的五分之一,驰名商标294件,不到广东的五分之二。从效益看,工业增速较快,但利润率相对偏低,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率为6.15%,比全国低03个百分点。

二、四川工业发展不充分,支柱产业发展不足,对经济强省建设的支撑力不强。

从总量看,近5年来,四川工业增加值年均增长8.5%,2017年总量达到1.15万亿元, 仅为广东、江苏的三分之一。从工业化进程看,全国工业化率峰值为2006年的42%,四川工业化率峰值为2011年的40.9%,达到峰值比全国晚5年、低1.1个百分点,尚未达到全国峰值就开始下降。以工业化率超过40%的持续时间衡量,广东和山东保持了20年以上,江苏和浙江保持了30多年,而四川只保持了两年,退步下降到2017年的31.1%,工业化任务远未完成。从市场主体看,四川没有1户千亿企业(注:长虹的总产值虽然过千亿,但工业产值未过千亿),2018年中国企业联合会发布的中国企业500强中仅有13户上榜,权为广东、浙江的四分之一左右;细分领域领军企业缺乏,工业和信息化部评选的全国391户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中四川仅有6户。

从相关部门了解到,四川已经提出了着力将电子信息、装备制造、食品饮料、先进材料、能源化工等打造成主营业务超万亿元的支柱产业,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全面构建“5+1”现代产业体系,吹响迈向经济强省的号角。

四川的信心、优势和决心在哪里?

四川的电子信息产业,2017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8146亿元,产业规模居中西部第一,行业竞争力位居全国前列,拥有研发、材料、元器件、整机、服务等较为完整的产业链,2019年有望率先突破万亿元大关。装备制造产业,四川是全国重大技术装备制造基地之一,2017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6821亿元,产业集中度较高,发电设备、航空装备、油气钻采设备、核电装备等产品全国乃至世界一流,轨道交通研发位居全国前列,有能力建设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高端装备制造基地。食品饮料产业,2017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7672亿元,川酒、川菜、川茶、川药等享誉全国,一直是四川引以为豪的物产,四川入围2018中国品牌价值100强的3户企业都集中在食品饮料行业,其中五粮液品牌价值1079.83亿元、泸州老窖365.6亿元、新希望183.18亿元。先进材料产业,四川的钒钛、稀土、锂辉矿、石墨等战略资源储量均居全国前列,开发利用潜力巨大,2017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5762亿元,钒钛新材料、高纯多晶硅、纳米磷酸铁锂等重点产品具有全国影响力,石墨烯、玄武岩纤维、碳纤堆、含錸高温合金等产品成功实现产业化,为加快崛起为万亿级产业奠定了坚实基础。能源化工产业,四川是全国最大的清洁能源基地和重要的天然气化工生产研发基地,水电装机容量达7714万千瓦、居全国第一,天然气储量约为43万亿立方米(其中页岩气储量约为27.5万亿立方米)、居全国之首,2017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5904亿元,是四川未来产业发展的重要支撑力量。这五大产业主营业务收入占全都工业比重超过70%,抓住五大产业就抓住了四川产业发展的大半壁江山。

去年以来,四川把数字经济与五大支柱产业统筹谋划、融合推进,正是把握这一发展大势,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数字经济发展帶来的最大机遇,是让发展阶段不同的地区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发达地区可以借此“插超高飞”,欠发达地区也可以借此“弯道超车”。浙江近年来把数字经济作为““一号工程” 来抓,2017年数字经济总量接近2万亿元,成为浙江经济的“新名片”、新优势。一个阿里巴巴每天就纳税1个多亿,2018年“双11”天猫成交额2135亿元、增长2693%,突破100亿元仅用时2分5秒。贵州的大数据产业规模已超过1100亿元,企业8900多户,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20%。所以,四川提出必须把握这个发展潮流,绝不能错失良机。

四川建设经济强省的目标和行动有哪些呢?

虎眼把从相关部门获悉的要点梳理了一下,干货来了——

一、着力优化产业结构。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实施新一轮大规模技术改造,鼓励企业应用高新技术和先进适用技术对现有设施、工艺条件、生产服务等进行改造提升,推进设备换芯、生产换线、机器换人、产品换代,让传统产业通过“二次创业”焕发青春。

二、力争全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研发经费投入强度尽快达到全国平均水平。

三、推进军民融合创新,组织实施军民融合工程,打造军民融合十大产业集群,创建10个以上主导产业、特色优势明显的军民融合示范园区。

四、优化产业布局。在产业链布局上,推动新一代网络技术、大数据、新材料等新兴领域“建链”,加快农产品精深加工、绿色化工等传统领域“延链”,强化轨道交通、集成电路与新型显示等优势领域“补链”,增强支柱产业综合配套能力,打造纵向关联、横向耦合的优势产业链和产业生态圈。突出区域分工协作、产业联动,形成分工合理、特色鲜明、功能互补的“一干多支、五区协同”产业布局。探索“研发设计在成都、转化生产在其他市(州)”的产业互动新机制,这是一个大趋势,有利于提升成都产业发展水平,同时也能带动其他市(州)的发展。

五、打造一批大企业大集团,实施“百亿强企”“千亿跨越”行动,力争到2022年千亿企业达到3户、更多企业上榜中国500强、本土世界500强企业实现要的突破。特别是着力打造中国500强企业和世界500强企业;扶壮培优一批“专精特新”中小企业,培育一批科技型小微企业和制造业单项冠军,催生一批“独角兽”企业和“行业小巨人”。

六、电子信息产业要围绕完善产业链、做大生态圈,加快提升产业层次、技术水平和规模效益,力争产业规模率先突破万亿元,到2022年超过1.7万亿元。 聚焦集成电路与新型显示、新一代网络技术、大数据、软件与信息服务等关键领域,突出5G、人工智能等优先方向,引进实施一批重大项目,攻克一批关键械心技术,提高料转成果就地转化率,加快建成全球重要的电子信息产业基地。

七、装备制造产业要注重高端突破、提档升级,发挥军民融合优势,推进智能制造、绿色制造、服务型制造,力争到2022年产业规模达到1.2万亿元。加快发展航空与燃机、轨道交通、智能装备等高端装备制造业,培育壮大新能源与智能汽车产业,加快建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高端装备制造基地。

八、食品饮科产业要强龙头、树品牌,进一步做强产业集群、做大产业规模,力争到2020年产业规模突破万亿元,2022年达到1.4万亿元。发展农产品精深加工业,聚焦优质白酒、精制川茶、医药健康等重点领域,高质量打造“中国白酒金三角”,巩固提升川酒核心竞争优势,让“六朵金花”大放异彩,建设特色农产品加工园区,进一步擦亮农业大省金字招牌。

九、先进材料产业要强化自主创新,壮大核心企业,培育拳头产品,延伸产业链条,力争到2022年产业规模达到1.1万亿元。着力发展先进基础材料、关键战略材料、前沿新材料,推进新材料规模化应用,加快建成全国具有重要影响力的新材料产业基地。

十、能源化工产业要加快绿色转型、推进清洁高效利用,大力发展新能源,推进化工行业改造提升,力争到2022年产业规模突破万亿元。科学有序推进水电、风电、太阳能等资源开发,优化天然气(页岩气)开发模式,积极发展节能环保产业,壮大绿色化工产业,加快建成国家重要的优质清洁能源基地和绿色化工产业基地。

十一、积极创建国家数字经济示范区,力争到2022年数字经济总量占比位居全国前列。加快建设高速、移动、安全、泛在的信息网络基础设施,大力发展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产业,积极培育移动支付、共享经济、平台经济等新业态、新模式,推动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加快建成网络强省、数字四川。

十二、抓好产业项目。推动更多产业大项目布局四川。要谋划储备一批,瞄准"5+1”产业发展短板,聚焦战略性项目、国产替代项目、外国“卡脖子”项目等,加快成都吉利乘用车、南充吉利商用车二期、宜宾奇瑞新能源汽车、绵阳京东方6代线、信利高端显示等项目建设。

十三、抓招商引资。紧盯大企业招商,瞄准世界500强和中国500强。

十四、抓园区发展。打造一批国家级和省级产业园区。要推进园区提质增效,以亩产论英雄。积极发展国别园区、省际合作园区、飞地园区。

十五、抓要素保障。如金融支持,创新工业用地管理模式,强化人才支撑等等。既重视高端紧缺人才引进,又加强本土产业人才培育,发展产教融合的职业教育,推行“成都引进、各地使用”“家在成都、工作在周边市”或者“家在周边市、工作在成都”等人才运用模式,为产业发展提供充足的各类人才和人力资源保障。

善谋者行远,实干者乃成。虎眼相信,四川人干事情向来契而不舍,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经济强省梦一定能实现。(文/峥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