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战士的年夜饭

两个战士的年夜饭

王嫱

警卫连的蒙振喜和韦德功都是两年兵。大年三十晚上,他们要去守机棚。作为连队传统,每年的下连新兵会留队观看春晚,老兵则跟随部队首长一同值岗。

傍晚6点整,大灶年夜饭正式开始,食堂门口的大红灯笼昭告着节日的到来。数十桌饭菜、数百人共同联欢的场面,一年仅此一次。

菜品更是丰盛,有羊肉锅仔、红烧牛腩、炒花蛤、炸茨菇……给韦德功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那道酱肘子,真香!还有一道从未见过的菜:松花蛋,味道好怪!

蒙振喜注意到,今年的饭桌上新添了一道菜,大灶司务长文光辉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双子合璧——白嫩嫩的饺子和油光光的粽子。

粽子是很多少数民族年夜饭必备的主食,糯米用肉汤浸泡后,加上板栗或者五花肉蒸煮而成。蒙振喜是瑶族,韦德功是壮族,此时,自家的灶台上想必也是粽叶飘香吧!

硕大的圆桌上,羊肉锅仔吃一口,暖入心脾;五香麻辣鸡辛辣爽滑,一筷子下去,红油飞溅。战士们吃得痛快,聊得热闹,而即将上岗的两名战士顾不得身旁的欢声笑语,迅速填饱肚子,并肩上路。

滇东高原的冬天总是来去匆匆,绿色植被已经将营区染上融融春意。习惯了盘山路的他们,走在这个海拔近两千米的平坦坝子上,犹如置身云端,开阔、敞亮。天边涌起的火烧云,点燃了两人心中的火焰。

在家乡,当兵是一件无比荣耀的事,这意味着建功立业、光耀门楣。两人均来自广西大化县。蒙振喜的家在距离古河乡50多公里的屯子里,韦德功则住在北景镇京屯村。两人离家时,父母和兄弟姐妹们都穿上了节日盛装,唱着壮瑶山歌,为他们送行。想起当时的场景,两个战士的眼眶都红了。

几分钟后,蒙振喜和韦德功已经来到距离机棚十余米的岔路口。在这里,他们经历了生命中的第一次惊心动魄。

那天,两人一起值夜岗。凌晨12点,韦德功巡视一遍机棚回到岗位时,隐约发现叉路口处有一个黑影,随即提起警觉。数秒钟后,黑影还在逗留,韦德功握紧装备,立刻朝黑影方向走去并大喊:“干什么的?“只听那人操着口音说:”等人!“这么晚,哪里有等人的道理?韦德功顿觉不妙,加快脚步继续喊话:“口令!”此时,影子明显犹豫了,转身欲跑。

不远处的蒙振喜和同班战友闻声赶来,军犬狂啸,一同向黑影追去。在山区,地势平坦之处通常会种满作物。紧邻机场的地方便是驻地村庄的果园和农场,中间隔着铁丝网和水沟。黑影只身跨过水沟、翻越围栏,消失在密集的树丛中……每当想到这里,战士们都倍感遗憾。虽然守住了机棚,但是,他们更想抓住那个擅闯机场的神秘人,争取立功,带给家里人看看。

太阳已经收敛了光辉,蒙振喜和韦德功准时站在自己的岗位上。看着身后捍卫祖国领空的战鹰平安无事,是他们最高的职责和光荣。

“你说,12点交岗的时候,我们能看到烟花吗?”韦德功问。

“能,肯定能。就像我们在家过年那样!”蒙振喜望着暮色下辽阔的机场,再次燃起胸中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