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诈(小小说)

敲诈(小小说)

“老柴,请你来一下!”是朋友老张,他在阳湖县一个局里做股长。他这个股长是正是副我至今也未弄清楚,总之我认为他不能做正股长,但他的下属却总喊他叫张股长。这年头最难分得清的就是官衔的正副和大小。

“嘛?你到麻木什么屌东西啊?我也未拿你工资,凭什么你说叫我去,我就去了?难道我的车是烧水……”我不冷不热地说。

“找你真的有事?求求你行不……”

“你有事,我就应该听你调谴吗?”

“好,好,好!算你好佬,你到我这里来,给你加二十公升油,另外晚上请你搓一顿,饭店随你拣,酒随你要,还不行吗?但有一条,你必须把我委托你的事帮我办成了。”老张终于投了降。我知道他一定有重要的事要找我,这是他一贯的脾气,没事他是不会出这个血的。于是,我带着胜利者的姿态开车出了小区。

十多分钟,我就到了阳湖城东隅的一个大楼下,未下车就发现老张笑盈盈地迎了过来,离我还有两米多远,他就举起了手:“老柴啊,一个年过的,你怎么变漂亮了?”明显的恭维话,我有点发笑:“你怎么突然发神经了,我五十九岁了,比你大六岁,还如何漂亮得起来?这世道,万物都涨价,人老不值钱,何况我又是个下岗的老百姓……”

进入老张的办公室,他先倒茶,后递烟,显得特别殷勤。看他反常的表现,我立刻有了愠火,不客气地对他说:“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你从未对我如此地谦卑过,你的这样做作,叫我肉麻,叫我恶心,难道你自己不觉得……”接下的话我没有说出口。

“是,是,是!好,好,我说……是这样的,我想在‘阳湖吧’上想发发言……”

“发言你发就是了,这样兴师动众 地找我干嘛?你们局里到处是电脑,难道没有精通网络的同志,这样一个简单的事,一问不就得了吗?何必找我又废油,又费酒的?何况你手下也不是没有人的……”

“不,不,不是的!我,我……我在电脑上捣固了几天就发不上去……手下的人,他们知道我对电脑一窍不通,他.....他们会看不起我这个领导……”

“哈哈……要我为你办这事,必须说出原因,你准备在网上干什么的……”我晾出了我的态度。

“我,我……”老张脸有点红,嘴中打着结巴,明显是不好意思把真正的原因说出口,见此情景,我马上说:“不说出原因,我可不帮你这个忙哟!”说着我就做了一个走的动作,一听这话,老张急了。只见他两手一放松,做了个下决心的动作:“罢了,真人面前不说假话。老柴你是知道的,我那高中毕业的文凭是混来的,工作后我读了党校的函授大专,才在公务员过度时未被刷下来。正因为这样,电脑这个高科技的东西,摆弄几年了,我还是只能开机关机和打几过字,对于一些复杂的我一点也弄不懂。最近我们不是在选最美阳湖人吗,县里要各各个单位,各科股室,具体到每个人都要参加投票,每天每人累计不得低于十票,否则就要挨批评,记录考评,不完成还要影响到绩效工资……可我如论如何捣固,都不行……如果我找本单位的人,或是找下属,他们不把我消溜(讥笑)死吗?若传到局长耳朵里,这洋相就出大了。所以,困难之中,我就想起了你,你对我知根知底的,哥俩又这么好,背地说我几句,我也能受得了,更何况你又不会说我……”

看老张可怜兮兮的样,我马上坐了下来,很快我就在“百度阳湖吧”为他注册了一个马甲(帐号),稍加点拨,老张就掌握了如何发帖、如何删除自己发的帖子、如何参加投票等操作。

晚上我又带了几个文友,来到业事酒店,接受老张的宴请。酒桌上,当老张拿出洋河“青瓷”酒,正准备开封时,我大声喊道:“别,别,别……”老张有点诧异:“怎……怎么了?”

“请上梦6!”我坚定的说!

“这,这......这.......”老张脸上明显露出了难色。

“老张,为你办事,酒随我点,可是你亲口答应的。另外,你家一把手,可是我的熟人......”

在我的坚持下,老张只得手拿“洋河青瓷”怯悻悻地去吧台,换回了四瓶“梦之蓝6”的酒。今晚是我有生以来喝过价格最高、质量最好、讨得来最容易的酒。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