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闹市里的洋宅——游协和医院别墅区

北京闹市里的洋宅——游协和医院别墅区

北京东城,东单北大街,这里几乎任何时刻都处在喧闹和躁动中。那一天,偶然的,我竟从吵闹里闯入了一片幽静,像在沙漠中遇见绿洲。

这难得的绿洲就是东单北大街东侧的协和医院别墅区(东堂子胡同与外交部街胡同之间)。

即使在街面上行走也能看到围墙里露出的灰墙绿顶,它们在川流不息的街市上探出头,像上个世纪的老人优雅而神秘。

别墅1918年开始建设,历经三年而落成。走进外交部街,由三个拱形门洞组成的大门尤其醒目,进了门,就进了完全不同的一个世界。这里有独特的异域风情,有星落其中的美式乡村别墅,有草坪,高大浓密的树木,和鸟叫蝉鸣。

虽然经历百年,但今天小楼依然风韵不减。据说修建房屋的砖石是特意从开滦定制的红砖,它质地坚硬,唐山大地震时这些小楼纹丝不动,没有任何损坏。别墅的玻璃是整块从美国运来的,它们比普通玻璃厚,小孩调皮时用气枪打过,都没有打坏。这一切,都是院内老人对儿时美好的回忆。

这里的十几栋别墅,有联排而成,也有独立式住宅。有的是古堡式尖顶,有的是乡村别墅式斜坡顶。每一栋都是独特的,每一栋也都是中国西医科学进步发展的见证。

协和别墅41号楼曾经是协和医学院院长李宗恩的住处,他1911年去英国留学,1923年归国到卢沟桥事变前,一直在协和医院任教授,研究疟疾、丝虫病、黑热病。

大门口东一别墅28号楼曾是被誉为“万婴之母”的林巧稚教授的住处。她是中国妇产科学的主要开拓者,第一位毕业留院的中国女医生。在协和别墅院里,不少孩子的出生都经过她的手。左手边的第二家是外科学专家裘法祖的故居。他的对面则是曾经胸外科学奠基人皇家寺教授的旧宅。

就像这承载了科学精神的小楼一样,协和医学院,医院的建成也有过一段不寻常的经历。

1861年,最早是英国伦敦教会在北京行医时开设了一家医院,但是很快它在义和团运动中被毁。1901年伦敦教会又来行医,重建医院。直到1906年由伦敦教会与英国、美国的其他五个教会合作,在北京共同开办了“协和医学堂”。“协和”两字也由此而来。

就在同一时期,正致力于慈善事业的美国石油大亨洛克菲勒看到经济、科学落后又正在发生巨变的中国。1918年他出资先后修建了协和医学院,协和医院,医院别墅群。从此,它们都成为协和家族的一员。

中国从几千年的传统医学到今天的西医科学,走过漫长的路程。我从一栋栋别墅中穿过,它们大都被绿植包围,灰红的墙砖在一片浓绿里显得沉静而内敛。如此安静的氛围更像一个个小型的图书馆,阅览室。午后,就在树木未曾遮蔽的草木间,光渐渐亮了起来,像百年前悄悄照进的那束理性之光。

别墅区北面东堂子胡同

本次探访地图

本集完,谢谢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