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忠军迟来的反思!华谊全面缺席春节档 深交所逼问业绩大洗澡

王忠军迟来的反思!华谊全面缺席春节档 深交所逼问业绩大洗澡

原创: 新经济IP 新经济e线 今天


热闹是你们的,不是我的。




自诩为中国影视第一股的华谊兄弟(300027.SZ)竟然全面缺席2019年春节档。

随着《流浪地球》票房大卖,作为主要投资方和发行人的北京文化(000802.SZ)和中国电影(600977.SH)相继披露了最新分账战果。

2月11日晚,北京文化和中国电影双双发布公告称,截至2019年2月10日,两家公司来源于该影片的收益分别约为7300万元-8300万元和9500万元-10500万元。

相比之下,华谊兄弟则显得格外落寞,今年春节前上映的《云南虫谷》仅取得1.5 亿元的票房,表现并不理想。

而华谊兄弟于今年1月30日晚间发布的业绩预告也表明,2018年度全年亏损额预计高达9.82亿-9.87亿元,上年同期净利为8.28亿元。

公司方面称,报告期内亏损主因包括:《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云南虫谷》等主要影片票房未达预期;公司将按照《企业会计准则》和公司相关会计政策对包括商誉在内的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导致资产减值损失与上年同期相比有较大幅度的增加;2018年度非经常性损益同比大幅下降等原因。

不仅如此,华谊兄弟曝出巨亏亦引来了深交所的监管问询。2月1日,深交所提出质疑称,公司是否存在利用计提减值准备对本期业绩进行“大洗澡”的情形。

对此,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资产减值损失的资产类别、金额、形成主要资产的具体事项、时间和性质及拟计提减值准备的金额;结合近三年主要资提减值准备的金额;结合近三年主要资产减值准备的计提政策和变更情况、计提情况,说明本期主要资产计提大额减值准备的测试过程、计提原因及合理性,是否符合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

王忠军痛批电影团队

就在同一天,公司董事长王忠军在三亚面对一众机构投资者时也进行了反思,“2018年华谊兄弟遭遇上市以来最大的一次冲击,不管是从舆情还是我们的电影等等,而且也是上市以来的首次的净利润亏损,确实我自己做企业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想到过会做到亏损。”




“最近我也收到市场的很多质疑,认为电影业务的表现会拖累到集团的整体业绩,事实也的确如此。”对此,在春节前面对一众投资机构时,王忠军对下属电影团队进行了痛批,“电影一直是华谊最核心的业务,也是公司所有延展布局的动力根源,对华谊来说意义非凡,但电影最近两年表现却一直比较低迷。”

“我们的绿灯委员会前几年太粗放,造成了今天的现状,回过头来想我们刚创业的时候手头一共没有多少钱,拍每一部电影都要思前想后左顾右盼,一部《集结号》我想了两个月,现在呢?几个亿成本的戏两句话就拍了。”对此,王忠军表示。“2018 年初,《芳华》和《前任 3》计入了 19 亿票房,给全年打了一个好基础,但是后续其他项目表现都不理想,不仅没有扩大战果,反而锐减了已经有的成绩。”

可以说,手握众多大腕的华谊兄弟并没有能够打出一手好牌。从整体票房曲线来看,全年呈高开低走态势。

据新经济e线不完全统计,在华谊兄弟去年下半年上映电影中,最高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也仅6.06亿元,另外两部《胖子行动队》和《找到你》也分别仅录得2.58亿元和2.47亿元票房。

王忠军认为,这反映出现在的电影团队两个问题,一是项目选择的精准度不达预期,开发项目能力发挥失常,导致 2018 储备匮乏;二是已有项目的市场定位和市场风险研判不足,导致执行力度不到位。

“拍起戏来大手大脚,为什么完成的质量这么差。一部电影好的时候每个人都说有功劳,但一到不好的时候,错误在谁就根本找不到了。”王忠军直言。“通过这次交流我也下定决心,从 2019 年开始我会参与公司所有的电影项目,从孵化开发到宣发落地,全面强化对电影业务的管控。而且我要正式回到电影公司的绿灯委员会,拥有一票否决权。”

据王忠军透露,2019 年,华谊兄弟一个方向是资产处置,逐步剥离和电影、实景关联较弱的业务与资产,回笼资金、优化债务结构,把这些钱拿来把内容制作做好做强。而不是又赔钱又丢人,哪怕这个没有赚钱但是要有品质口碑。

流动性压力痛点待解

不过,对王忠军而言,麻烦之处不仅在于公司电影主业低迷,流动性压力也是公司亟待解决的一个痛点。



实际上,受经济下行、资管新规等综合影响,2018 年企业普遍资金紧张,轻资产的影视行业压力尤为明显。

对此,中金公司一份研报也指出,华谊兄弟长期股权投资占比较高,导致短期资金存压。公司近年来在长期股权投资上花费了较大资金,截至三季报长期股权投资为50 亿元,占总资产的24.7%,高于上市影视公司7.4%的平均值,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

此外,近日,公司总额22 亿元的中票已到期。此前,公司于2016年1月28日发行了三年期中期票据,兑付日为2019年1月29日。

当天晚间,华谊兄弟发布公告称,截至公告日,公司已按期兑付了2016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全部本金22亿元和本期计息利息0.94亿元,合计22.94亿元;此次中期票据的本金及利息已全部兑付完成。不过,接下来,今年4月,公司还有7 个亿的短融也即将到期。

“主营业务低迷是 2019 年我必须解决的一个痛点,另一个痛点就是在负债上面。”对此,王忠军表示。“实际上,自上市以来华谊兄弟的负债率一直控制在总资产的 45%左右,比较稳定。大家可以看一下我们的负债,长期投资占了几十亿的现金。其实我们公司资产状况还是很好的,但是流动性不太好。而且不可否认,企业在快速扩张阶段遗留的资金压力,确实在当下被放大了。”

此外,针对华谊兄弟2017年度、2018年半年度不计提商誉减值,而本次大额计提商誉减值一事,深交所亦要求公司说明原因与合理性,是否存在通过计提商誉减值进行“大洗澡”的情形。

按照王忠军自身所言,商誉是近两年市场一直热议的话题。截至到 2018 年三季度,华谊兄弟的商誉 30.6 亿,占总资产比例为 15%,但关注度很高。

“2018 年,我们综合分析考虑,最后以审慎主动的态度落实了商誉减值。虽然商誉减值不仅覆盖掉了所有利润还造成进一步的亏损,但我觉得会减少很多市场对公司未来发展不确定性的认知。”王忠军如是说。实际上商誉是被投资企业成长潜力和未来价值的溢价体现,是投资并购的一种副产品,在每一个快速发展的行业里都会存在,只要控制好系统性风险,不让商誉过度消耗公司的未来成绩,也无需过度紧张。”

不过,从二级市场表现来看,曾经的老大已经跑输一大载了。截至2月13日收盘,华谊兄弟股票报收4.67元,总市值为130.29亿元。若与当天光线传媒(300251.SZ)240.26亿元总市值相比,已经大幅落后110亿元。



新经济e线为界面JMedia联盟成员,2019胡润百富优秀财经自媒体,旗下有支付宝个人专栏“新资本论”。新经济e线公众号已入驻今日头条、一点资讯、新浪财经头条、搜狐号、大鱼号平台、百度百家、大风号、企鹅号、网易号、和讯名家、蚂蚁财富社区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