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警告:美元霸权难以延续,美元不愿意看到的事或正在发生

美联储警告:美元霸权难以延续,美元不愿意看到的事或正在发生

货币的信用、能源安全及债务的边界为一个国家的三大经济命脉,而货币更是代表了经济信用,但随着美元信用的不断下滑贬值和美国国债规模创新高(美国联邦债务总额已于本周一正式突然22万亿美元),目前正在渐渐被世界多国远离,以及减少对美元依赖。

不仅于此,随着全球多个国家掀起去美元化浪潮,现在,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亚欧的一些产油国和东南亚国家身上,甚至还发生的美国的传统经济盟友欧洲、日本之间,近几个月以来,欧盟提出要建立一个独立于美元的替代SWIFT的结算体系及连“石油美元”的缔约方沙特也有声音似乎要对“石油美元”说不更是最生动的两个注脚,由此同时,近年来,非美元货币也正在世界经贸往来的过程中发挥着越来越多的作用及包括日本、德国、印度及英国等主要债权国也在接连减持美债。

而以上发生的这些事,无疑是美元不愿意看到的,而这背后的核心的逻辑,也是需要读者朋友们牢记的是,美债才是美元的核心根基,石油美元更是美国经济实力的表现之一,但如果此时,一些主要债权人连同普通投资者一起开始抛售美债,这无疑会动摇美国经济增长的根本逻辑,因为,美债将不会被很好的对冲,更将会削弱美元输出通胀的能力和支撑美元的货币地位。

那么,美元作为全球最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是否将走向尽头?虽然,市场对此的看法不尽相同,但近日纽约联储经济学家Linda S. Goldberg和Robert Lerman这两位资深美联储研究员却发文警告称,美元霸权将难以延续。

他们表示,好消息是许多外国投资者和中央银行是美国国债的主要持有者(1.6万亿流通的美元中约有一半在美国境外),迄今为止的证据显示,虽然,美元仍然是全球主导货币(全球88%的外汇交易使用美元,40%的国际货物以美元计价)和约65%固定汇率或管制汇率国家的主要锚定货币(这些国家的GDP约占世界总产量的75%),且目前其他非美元货币尚未取得广泛的吸引力。

但纽约联储经济学家团队指出,这并不排除这在未来对美元的潜在压力,美元的前路并不是一片光明,已有乌云压顶的迹象,比如,正如本文前面所说的那样,全球官方外汇储备中的美元份额逐渐下滑,从1999年的70%下降到2017年底约63%,因近年来由于各国希望在低利率环境下改善投资回报,各国外汇储备中也开始累积包括人民币、欧元及日元等其他货币。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财政部借款咨询委员会在今年稍早也警告,从外汇对冲角度上看,美国国债的吸引力不是很大,这是境外需求下降的一个原因,而这个下降趋势可能将常态化。纽约联储研究团队最后表示,最近的一些趋势值得关注。正如历史经验,货币的主导地位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美元或许无法永远保持其全球最主要的地位。不过,他们没有说明具体什么事件将结束美元的特权时代。

事实上,现在,越来越多的数据和迹像表明,除了同样拥有储备型货币的多个发达市场不断向人民币靠近外,而最新的数据也可以看出这一趋势还将继续。据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最新报告称,人民币将成为继美元、欧元后第三种SWIFT产品和服务计价货币,人民币再次成为国际支付第五大最活跃货币,其份额从去年10月的1.70%升至2.09%(创三个月最高水平),同时,人民币支付金额同比增长13.66%,而美元在全球支付市场的份额下降至39.35%。

对此,SWIFT亚太区及欧洲行政总裁Alain Raes表示,过去人民币稳定在全球第五、第六大支付货币的地位,未来有望跃升到第四大支付货币的地位。我们也多次强调,现在对一些原油交易者来说,也想要有选择新的储备货币或石油货币的需求,据路透社2018年12月12日报道,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合约推动2018年全球原油期货交易量创下历史新高,并进一步削弱国际上两大最为活跃原油合约(布兰特及WTI合约)的市占率,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也正在扩大用人民币购买原油的定价能力、从而绕开美元在石油结算体系中的主导地位。

而这背后的关键信息,英国央行行长卡尼为我们做了最好的解释,据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在上个月(1月9日)援引卡尼的分析非常坦率报道称:目前全球一半的国际贸易是通过美元支付的,而美国在全球贸易中的占比则不到10%,但在全球秩序重构的情况下,实体经济及金融体系之间的连接性会降低,这种分歧会减少(全球金融系统的发展滞后于全球经济),在此期间,其他储备货币会出现。我认为那可能是已经存在的某个国家的货币,比如人民币。(完)

BWC中文网原创作品,本文不得以任何形式摘编、转载或转化视频、音频等,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