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观察|由台转网、大IP延续、宋明热,2019古装剧路在何方?

独家观察|由台转网、大IP延续、宋明热,2019古装剧路在何方?

纵观2019年古装剧市场,剧集数量缩减,IP持续盛行,网播成为主流选择;武侠、男频、架空历史类作品成为古装类型突破口;而朝代创作风口则发生逆转,宋明故事成为热门故事背景。

文 | 喵七

在2018年的影视寒冬中,古装剧也受到强烈打击,政策上管控力度持续加强。“限古令”继续加码,严禁戏说胡编乱改历史的古装宫斗剧在一线卫视播出,这让不少大IP大制作大卡司的作品突然被撤档。

2019年刚开年,古装剧再次遭受重创,几部正在卫视白天档和后晚间档播出的宫斗剧被紧急叫停,主流媒体列出宫斗剧的“多宗罪”持续在社交平台上发酵,曾经炙手可热的宫斗剧一时黯淡无光。

屋漏偏逢连夜雨,历史粉这个群体的随时出手,打得不少古装剧措手不及,如秦粉举报《巴清传》事件,汉粉对抗《霍去病》事件,宋粉不满《孤城闭》事件,都为这些剧集的播出设下重重障碍。

那么,2019年的古装剧,该何去何从呢?

数量陡降、IP盛行

网播成无奈选择

古装题材一直都是影视剧创作热门,又因大女主戏的兴起,让不少与之相关的古装剧一时风光无限,包揽各大卫视的跨年、开年大戏,如2015年的《武媚娘传奇》,2016年的《芈月传》,2017年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然而如今却遭遇古装遇冷、宫斗失势、大剧遭封,让古装剧的创作只能“带着枷锁跳舞”。

2018年古装剧的喜远不及忧。喜的是在年度豆瓣评分前十的作品中,古装剧首次占到了四席,分别是《天盛长歌》《香蜜沉沉烬如霜》《夜天子》和《如懿传》。

2018年豆瓣评分前十的电视剧

在古装剧大热的2016年,年度豆瓣评分前十未见古装剧的身影;2017年也只有两部作品《大秦帝国之崛起》和《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上榜。由此可窥见,古装剧的品质其实是在上升的。

并且在2018年播出的古装剧中,有不少电影咖“下嫁”助力,资本强势注入,为剧集提供了保障。尽管如此,2018年的古装剧却还是不可避免地水逆了。

诸多作品在政策强压下,无缘上星被迫台转网,其中不乏大制作的《如懿传》《烈火如歌》《独孤天下》《三国机密》;

还有不少延档的作品,如今《如懿传》《皓镧传》已顺利播出,而《巴清传》与《东宫》的播出日期却还是未知;

更有一些即使播出了取得的成绩也大不如预期的作品,如《天盛长歌》《武动乾坤》《将夜》等。

这些“水逆”的古装剧向我们透露出一个讯号:近些年来,古装剧繁华景象背后隐藏着危机,古装热或许只是一个泡沫。影视行业虽然创作出不少古装剧,却只是重数量而不重质量,超额的制作经费只是在批量生产众多乏善可陈的作品。如今的政策收紧看似是限制古装剧的发展,实则也是在激烈古装剧走精品化路线。

从2019年公布的古装剧片单中,可看出还是在走大IP剧的路线。今晚收官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章子怡、汤唯“下凡”的《江山故人》《大明皇妃·孙若微传》、易烊千玺和雷佳音主演的《长安十二时辰》、王源和欧阳娜娜搭档的《大主宰》、迪丽热巴和高伟光再续前缘的《三生三世枕上书》、李少红执导的《大宋宫词》、“九州系列”《九州缥缈录》和《九州·斛珠夫人》等都是IP改编作品。

翻拍作品仍在持续发力,如《绝代双骄》《新神雕侠侣》《天龙八部》《倚天屠龙记》《新白娘子传奇》等。

从2019各大卫视的招商片单来看,数量继续大幅缩减,仅有八部古装剧上榜。分别是《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江山故人》《大明皇妃·孙若微传》《绝代双骄》《庆余年》《大宋少年志》《九州缥缈录》和《大宋宫词》。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剧照

这意味着,大多数古装剧还是走向了网播的路线,上星无望,视频网站自然成为消化古装剧的主阵地,如由陈乔恩和陈晓主演的《独孤皇后》就刚定网播。

武侠、男频、架空历史类作品

成古装类型突破口

在过去的2018年,古装剧在题材类型上进一步拓展深化,在权谋剧、神话剧、玄幻剧等领域进行了有力的探索,到了2019年,古装剧在重重限制之下,又将从哪些类型实现突破?

武侠剧在现公布的片单中占据了较大的份额,不仅有经典IP《绝代双骄》《新神雕侠侣》《天龙八部》《倚天屠龙记》,还有一些新作品《陈情令》《天醒之路》《听雪楼》。

武侠作品能够在古装类型剧中脱颖而出,不仅在于武侠世界拥有庞大粉丝群体,还基于近两年视频平台对武侠内容的发力和大力布局。

在2018年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上,腾讯影业就宣布已经拿下了古龙全系列全版权的开发权。随后“若水·共生”的腾讯影业年度发布会上,又宣布探索“古龙宇宙”,将于2019年开启“古龙新影像计划”,其中包括《欢乐英雄》《楚留香新传》《萧十一郎》等十部作品。

在武侠IP再造的布局中,往往选取人气演员担当大梁,为经典IP注入新的活力,如《绝代双骄》就由流量小生胡一天和陈哲远主演。

男频作品的上升趋势在古装剧中也很明显,2018年大女主势微,不少大男主作品又卷土重来,如《斗破苍穹》《将夜》《夜天子》《回到明朝当王爷之杨凌传》等作品。

在2019年的古装剧片单中可窥见,男频作品继续发展,并在权谋类型大放光彩。《庆余年》《陈情令》《鹤唳华亭》《天下长安》这些权谋题材的剧集均属于男频作品。

还有一些其他类型的剧集也在走男频路线,如《霍去病》的历史题材,《九州缥缈录》的冒险题材以及《大主宰》的玄幻题材。

此外,架空历史背景的玄幻、仙侠、神话类作品,仍是创作的一大热门,这些作品采用完全虚构的历史背景,躲过了众多“历史粉”的拷打。

此类作品不但有大量优秀IP的储备,还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香蜜沉沉烬如霜》等爆款先例,为该类剧集的传播奠定基础。

在2019年的古装剧片单上就出现了《九州·斛珠夫人》《平妖传》《朝歌》《大主宰》等剧,为该类作品添砖加瓦。

宋明故事成为热门背景

朝代创作风口逆转

有不少古装剧都是依托某一朝代的历史背景进行创作,从历史资源中就地取材,不仅方便创作,还有利于弘扬我国的优秀历史文化。

在朝代背景的选取中,因道具、史料等的限制,存在很明显的不平衡现象。有些朝代的故事多番创作,而一些朝代却门可罗雀。这样的状况也是十分尴尬的,便于创作的朝代的背景被多次取材,甚至让观众有了串戏之感,如《延禧攻略》和《如懿传》;而那些门可罗雀的朝代,观众却是知晓甚少。

清朝故事是古装剧中是最为常见的,正剧、戏说、个人传奇、宫斗剧、穿越剧等都有大量相关的作品,如今不仅造成了创作素材的枯竭,还给观众带来审美疲劳。

唐朝故事多是选取初唐、中唐的背景进行创作,如《贞观之治》《杨贵妃秘史》《一代女皇武则天》等作品;汉朝的故事则比较偏爱汉武帝,创作了《汉武大帝》《大汉天子》等作品;商朝故事多以《封神演义》为母本,进行多个版本的创作。

武则天多个角色扮相

而宋明故事,现创作的作品多是以武侠、传奇、个人传记为主,如《天龙八部》《射雕英雄传》《包青天》《杨门虎将》以及《碧血剑》《新龙门客栈》《万历首辅张居正》《郑和下西洋》《朱元璋》等作品,而对宫廷、贵族的生活挖掘较少,存在较大的创作空白。

《包青天》剧照

在此契机下,2019年古装剧历史背景出现了“宋明热”的趋势,如《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孤城闭》《大宋宫词》《大宋少年志》以及《大明皇妃·孙若微传》《锦衣之下》等作品。

这样的创作风向也体现了制作方有意地去深度挖掘开发较为不足的朝代故事,合理利用历史资源,也让宋明的朝代粉能够大饱眼福。

政策的限制让古装剧在数量上有所减少,同时也让古装剧朝着精品化的路线前进。虽饱受诟病,但大IP大制作大卡司的法则或仍将在2019的古装剧中继续助力。

武侠、男频以及架空历史类的作品成为古装剧的新发力点,从经典再造以及发展新风向中寻找古装剧的突破口。宋明故事成为新一代的创作热门,为古装剧增添别样的新色彩。

2019年古装剧道阻且难,但创作者依然在持续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