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年,投资逻辑变了!全球“降息潮”开启,大幕拉开……

猪年,投资逻辑变了!全球“降息潮”开启,大幕拉开……

正当我们欢度春节的时候,一些国家的央行,开始采取行动了!

1、1月28日,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认为“欧元区经济前景所面临的风险正发展成为偏下行”,并暗示“如果形势变得非常糟糕”,欧洲央行不排除重启新一轮QE量宽买债政策

2、1月31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一定程度上,未来(美国)加息的可能性下降”。

3、2月4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副主席克拉里达受邀在白宫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共进晚宴,讨论了近期美国经济形势,鲍威尔再次强调政策走向将完全取决于未来经济数据。一贯强势的美联储,在加息问题上,逐渐由鹰派转向鸽派

4、美联储的鸽派言论发表后,有债市交易员甚至押注美联储下一步会降息。相关交易人士甚至认为美联储在12个月内下调基准利率25个基点的可能性从20%上涨到了34%。

5、2月7日,印度央行宣布降息,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打响降息第一枪。而在此前,支持收紧货币政策的央行行长宣布辞职,支持政府降息的行长上任,这表明印度政府的降息行动“早有预谋”,并且仍会继续。

6、2月7日,英国央行下调今明两年经济增长预期,称下调增长预期反映了全球经济走弱和英国脱欧不确定性上升。随着脱欧节点的临界,市场一度传闻的通过降息对冲脱欧负面影响的政策操作,其可能性正在提高

7、2月8日,澳洲联储将经济增长预期下调,并暗示未来降息概率增大

8、2018年加息最为激进的菲律宾和印尼,受全球贸易紧张局势的影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2019年,降息的呼声日渐强烈

或下调经济增长预期,或宣布直接降息,或暗示降息可能性在增大,叠加全球经济增长预期被普遍下调的背景,宽松,正在由可能变成现实。

上述央行的举措并不独立,而是一环扣一环,尤其是美联储这个全球货币政策风向标的转向,进一步暗示了2019年全球货币政策有可能发生重大转变。

全球“降息潮”,已经在路上。

1

全球货币政策的风向标,美联储“鸽”了

作为世界上最有权势的央行,美联储的一举一动,一直是其他国家央行货币政策的重要考量因素。

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联储率先推出量化宽松(QE),货币政策转向宽松,市场流动性改善的同时,低息环境为实体经济提供了优越的融资渠道。

四轮QE过后,美国经济得以走出危机。

与此同时,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由2008年的9000亿美元膨胀至最高4.5万亿美元。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2009年,我国跟进了4万亿的经济刺激计划(很多人说这是中国版QE)。

日本央行于2013年推出量化宽松,欧洲央行于2015年推出量化宽松……

各国央行渐次效仿美联储,纷纷转向宽松的货币政策,全球进入“量化宽松”周期,由此带动全球经济走向复苏。

到了2017年、2018年,美联储连续密集加息,导致新兴经济体国家资本外流,货币贬值。

包括土耳、巴西、印度、南非在内的新兴经济体汇率,均出现不同程度下跌,接近甚至达到2010年以来的新低,新兴经济体货币面临被美元“收割”的无奈局面。

有的国家不得不被动跟随美联储加息,以避免货币崩盘。

如阿根廷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上调500个基点,至65%高位;土耳其央行一度将基准利率由17.75%大幅上调至24%,加息幅度高达625个基点。

加息不是你想不加,就能不加的”,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之强势,对全球的影响力之大,也可见一斑。

在这样的背景下,美联储宣布暂停加息,甚至提出不排除降息的可能,将导致全球货币政策的集体转向。

富国银行证券的高级经济学家山姆·布拉德就表示,“我们对联邦基金利率的预测因美联储的鸽派离场而改变。我们现在预计2019年只有一次加息,它将发生在第三季度,低于我们此前预测的两次。”

前美联储主席叶轮更在2月6日接受采访时提出:如果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开始影响美国,美联储可能不得不降息

作为全球货币政策的风向标,美联储都“鸽”了,其他央行会如何,完全可以想象。

2

全球经济增长放缓,最抗衰退的国家也扛不住了

除了要看美联储的“脸色”,经济运行情况是其他国家央行货币政策的核心考量因素,一般遵循“经济低迷—降息,经济繁荣——加息”的思路。

而在人类历史上,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澳大利亚一样,可以连续超27年不发生经济衰退,就连肆虐全球的2008年金融危机也没有让该国出现连续两个季度GDP负增长的衰退现象。

在这长达近30年的超长经济扩张期内,澳大利亚的经济也出现过起伏,但经济周期并未真正消亡。

然而,全球经济增长的放缓,成了一道屹立在澳大利亚面前的大坎。

2月8日,澳央行下调了一大部分的增长预期:将截止2019年6月份的GDP增速预期由3.25%下调至2.5%,同时,预计截至2019年12月,失业率将攀升至5.0%。

之所以大幅下调经济增长预期,主要就是担忧全球贸易紧张以及东亚经济疲态显现给澳大利亚经济增长带来的潜在冲击。

经济增长预期的大幅下调,虽然不是灾难,对央行的货币政策调整,却会形成重要影响。

澳洲联储主席Lowe就表示,将密切关注就业市场表现,若失业率上升,且通胀停滞不前,那么降息将是合适的。

经济增长预期大幅下调,央行考虑降息,这个思路恐怕不是澳大利亚央行独有的。

如下图所示,包括发达经济体、发展中经济体在内,IMF在2019年1月下调了多个国家的经济增长预期,全球经济下行的压力,并没有因为步入新年而变小,反而实实在在增大了

数据来源:IMF,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IMF认为,全球经济增长已越过峰值,提示全球经济增长下行风险,而贸易紧张局势升级则是风险主要来源:

“贸易政策不确定性,以及对贸易摩擦升级和报复的担忧,将降低企业投资,扰乱供应链,减缓生产率提高。由此导致的企业盈利前景黯淡,可能削弱金融市场情绪,并进一步抑制增长。”

按照“经济低迷—降息”的思路,澳大利亚暗示未来存在降息的可能,印度换上支持降息的行长并果断降息25个基点,美联储转鸽,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也释放可能宽松的信号。

从这个角度来看,经济数据的低迷和持续走弱,正在倒逼各国央行,降息不止停留在口头,一有需要,将会随时落地

毕竟,保住经济,是央行的重要使命。

3

中国会不会降息?资产配置逻辑如何变?

实际上,早在美联储转鸽派之前,中国央行早就有了“降息”操作。

1月23日,央行宣布定向降息,央行发布公告称,开展了2019年一季度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操作,释放资金2575亿!

1月25日,今年首次降准的第二轮落地,降低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专家预计会释放7000-8000亿资金。

前后加起来,央行释放的资金规模约为1万亿元

同时,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更是认为,中国有望在今年二季度加码宽松政策,例如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可能迎来更大幅度的下调。

国泰君安全球首席经济学家花长春认为,2019年全球经济放缓,中国经济二三季度下行压力比较大,下调贷款基准利率或势在必行,预计2019年央行将下调贷款基准利率1-2次,降准250个基点

综合以往几轮全球货币政策变化,中国央行具有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并非别的国家加息,中国央行就一定会加息;同时,别的国家降息,中国央行也不一定跟随。

展望2019,中国央行存在降息的极大可能性,但原因不是为了追随海外央行,而是因为中国经济存在的下行压力

按照历史经验,一旦降息,会对各类资产造成影响:

1、 银行存款

当前我国1年期存款的基准利率为1.5%,3年期为2.75%,5年期为4.75%,一旦降息,放在银行的存款利息将减少,人们储蓄的意愿就更弱,钱放在银行,并不是好选择。

2、房地产

贷款利率的下调,会导致居民房贷支出的减少,同时,对于需要买房的人来说,购房成本下降,会刺激买房需求,对楼市利好;当然,在当前持续高压的调控政策下,资金能够如愿进入楼市,尚存在不确定性。

3、 债券

按照经验,债券价格与利率走势一向是负相关,一旦降息,利好债市,并且从2018年至今,债券市场一直持续走牛,未来将可能继续走牛。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4、 货币基金

以余额宝为代表的“宝宝”类产品,主要投资于短期的货币市场,央行一旦降息,流动性宽松的同时,宝宝类产品的收益率将继续下降,目前来看,余额宝的收益率早已经大不如前。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5、 股票

降息,对于股市也是利好,犹记得2014-2015年的牛市,重要的背景就是央行几波降准降息的货币政策宽松,同时,对于高负债率的非银金融、房地产、有色金属等行业,降息将减轻这类企业的财务压力,直接影响公司和行业的利润水平。

6、黄金

降息下,纸币价值不断缩水,能抗通胀的贵金属,显然更具价值。

总结一下:

无论是从经济下行压力的增大,还是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鸽派,全球范围内的“降息潮”,已经在路上,资产配置的逻辑,正在改变。

手中的钱,该放在哪,应该好好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