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走2008年举国消费的老路,能扭转经济吗?

重走2008年举国消费的老路,能扭转经济吗?


这是财小妹的第228篇原创文章


昨天商务部召开了商务工作及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会议指出,4月将召开全国性专题会议推进落实消费升级行动计划,2019年将出台更多促消费的措施。

其实,2018年年底以来,国家就一直围绕“促消费”大张旗鼓下发各种方案,举措之多,让人目不暇接。

据国家统计局网站,2018年最终消费支出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率为76.2%,比上年提高18.6%,高于资本形成总额43.8%。

于是,不少人认为中国经济结构得到了进一步优化,中国只要发展消费,促进消费的提升,就能扭转当下经济的颓势。

那么,当下国家在消费领域到底如何发力,而促进消费到底能不能提振中国经济,我们要不要想要号召,一起消费升级?



刺激消费老调重弹


今年1月末,国家十部门下发了《进一步优化供给推动消费平稳增长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方案(2019年)》(以下称“24条新政”),提出6个方面24项具体措施。

方案明确提出有条件的地方可以对符合一定条件的家电消费和汽车消费给予适当补贴,同时激发农村消费和补足城镇消费供给短板、带动新品消费等。

继十部门发布促消费24条新政后,新一轮促消费政策开始进入密集落地期,首都北京率先响应,推出节能家电补贴政策。

1月30日,北京市商务局发布推出新一轮节能减排促消费政策的公告,明确从2月1日起实施新一轮为期3年的节能减排促消费政策。

本轮政策将产品类别从12类扩围至15类。商品补贴按照能效等级或类别不同,补贴标准从8%-20%不等,所有补贴产品的最高补贴限额均为800元。

不仅仅是家电,促进汽车消费政策也将推出。

据统计,2018年汽车消费减速造成了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0.8%增速的落差,是2018年消费增速下滑的主要因素。

根据24条新政,今年将从老旧汽车报废更新,优化新能源汽车补贴结构,促进农村汽车更新换代,繁荣二手车市场等几个方面来稳住汽车消费,托住商品消费“大头”。

其中,老旧汽车报废更新,以及促进农村汽车更新换代,均提出了有条件的地方可以给予适当补助。

新政还指出,对淘汰更新老旧柴油货车、推广使用新能源汽车等大气污染治理措施成效显著的地方,中央财政在安排相关资金时予以适当倾斜支持。

从日前召开的地方两会和地方经济工作会议来看,不少地方已经将促进消费拉动内需列入重点任务,并酝酿出台政策文件。

这种做法,其实我们在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导致全球经济低迷那年也是用过的,同样的配方,同样的味道。

当时国家也是提出了一系列刺激消费的措施,比如家电下乡、汽车补贴等等,这些措施确实取得不错的成效。

如今,我国开启新一轮的刺激消费措施,而且举措也是大同小异,主要刺激家电、汽车消费为主。

不用怀疑,不用多久,我们就能看到各地将采取一系列的政策促进消费,主要包含补贴家电、补贴汽车、促进农村消费、提升城市消费等方面



凯恩斯的“节约悖论”


可能有一些人有这样的疑惑,国家总是鼓励老百姓消费,而且还大力发展消费金融,让老百举债消费,主要就是为了提振经济,那么这到底是如何促进经济发展的呢?

我来跟大家讲解宏观经济学里面一个有趣的概念:节约悖论

一直以来,我们中国人厉行节约勤俭,有钱也是拿去银行储蓄为主,但其实绝大多数人都这样做的话,也会影响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

试想一下,如果全国所有人都勤俭节约,一件新衣服穿3年,从不喝奶茶,一台电脑用10年,一部手机用5年,那厂家生产出来的东西谁来买呢?

我们简单理解为,你买东西的支出其实就是另一个人的收入,如果你没有消费,那么下一个人就没有收入,他自然会减少其他消费,结果又会影响到其他行业的销售。

企业销售额就会随之降低,收入降低,那么企业就会裁员、降薪等方式来节省人力支出,同时减少生产,员工工资也会随之降低。

因为员工手中的工资会减少,自然不敢乱花钱,结果消费又会进一步萎缩。就这样,整体经济就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中。

很明显,国家采用各种措施促进老百姓去消费,甚至利用各种激励手段鼓励老百姓举债消费,那么如果你有钱去消费,你的支出就是下一个人的收入,这个人收入多了就会加大消费,整个社会的产品就能销售出去。

因此,公司加大销售,业绩向好,员工收入增加,那么就会继续消费,从而使经济良性运转繁荣起来。

这就是凯恩斯的“节约悖论”:挥霍促进繁荣,节约导致萧条。

从个人的角度看,节约是合理的,但从促进国家经济整体发展的角度来看,节约又是不合理的,这就是所谓的节约悖论。

现在,大家能够理解为什么国家要采取各种措施提振消费了吧?特别是采取了鼓励消费金融、家电“以旧换新”、汽车“以旧换新”等措施。



消费刺激已今非昔比


但我相信很多人依然会有这样的疑问:这一轮刺激消费措施真的能提振经济吗?

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得回顾2008年我们是怎么做的。

2008年那一轮刺激消费的措施,比如“家电下乡”、汽车“以旧换新”等多项配套政策都直接明确了补贴的产品范围和金额,补贴力度较大,且中央财政资金占80%以上。

举个例子,2009年8月财政部指出,汽车、家电“以旧换新”政策执行期间中央和地方财政安排资金至少在75亿元以上;中央财政2009年追加70亿元预算补贴此活动,其中汽车“以旧换新”50亿元, 家电“以旧换新”20亿元。

但看看这次24条新政的内容,中央财政支持十分有限,且未明确财政补贴力度。

分析其中的原因,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地主家也没余粮了。

2018年,我国的总财政赤字达到了4.27万亿,相比2010年0.39万亿元,扩大了近10倍。

这个财政赤字实在太惊人,所以为了填补这个赤字,2018年我国新增国债达到1.47万亿元,新增地方债2.17万亿元。

更严重的是,2019年,国家还提出减税降费、基建补短板等多重目标,中央财政预算本来就很缺钱,如今还要补贴、投资,实在是拿不出来。

现在跟10年前比,除了中央财政缺钱来落实家电、汽车等耐用品消费的刺激政策,老百姓对家电、汽车的需求其实也已经饱和了。

以家电为例,在2008年那一轮“家电下乡”政策的影响下,我国农村的家电保有量一直在上升。

截至2017年末,中国农村每百户保有量中,彩电、冰箱、空调、洗衣机分别为120、91.7、52.6、86.3万台,较2007年分别提升了25.6、65.6、44.1、40.4台。

可以看出,在农村,除空调之外,彩电、冰箱、洗衣机的每百户保有量大致已经饱和了。

所以,24条新政就开始提出了“家电以旧换新”的政策,但是一般来说,如果没有补贴,很难让原本收入不高的农村居民去选择“以旧换新”。

更何况,一直都是采用财政补贴、购置税减免等行政手段来刺激家电、汽车的消费,这本身就是比较短期的措施,确实在政策落实不久能取到不错的成绩,但也透支了未来的消费。

一个很具有说服力的现象就是,2009年我国下调汽车购置税,乘用车销量月度增速由2009年1月-7.8%迅速回升至2010年1月的115.5%,效果显著,但2010年购置税优惠力度减弱的时候,乘用车的销量也断崖式下跌。

所以,在我看来如果是以这样的方式来刺激消费绝不是长期之计,要从根本上提振经济也非易事。



余额不足应该量入为出


那我们换一个角度来想想看,如果我们所有人团结一致,响应国家号召,举全国之力,一起加大力度花钱消费,能不能救国家经济于水火之中呢?

2008年,一场席卷全球的次贷危机给了这个问题最好的答案。

自2015年以来,房价的腾飞和消费升级的鼓吹下,中国家庭的负债率已经高居不下,甚至已经有一部分已经无力偿债。

如果以家庭债务/家庭可支配收入测算,中国家庭部门杠杆率在2017年底已经高达112%,已经高于2008年金融危机前美国的指标值。

以信用卡为例,2018年9月末,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已经达到880亿元,环比增长了16.43%,而2010年末,这一数字仅为76.86亿元,不到8年时间增长近10倍!

确实,在我国的一些大城市中,有一群“隐形穷人”,看起来他们薪水丰厚,但是确实月光族,几乎没有存款,就算有一批人有点存款也因为买房而负债累累。

从个人角度看,这样盲目地消费、支出而不留储蓄,一旦碰上需要用钱的时候,马上就会断粮而陷入困境。

很明显,过度崇尚奢侈消费,只会让我们没钱吃饭,交不上房租,成为花呗白条信用卡们的俘虏。

从宏观方面来看,如果一个社会没有储蓄,就没法将储蓄转化为投资,从而扩大和提高生产能力,反而会制约经济的发展,使得经济要陷入困境中。

事实证明,人类必须厉行节约,凯恩斯的“节约悖论”应该是有前提条件的,那就是哪怕是“挥霍”也是在不影响其他资金规划的前提之下的“挥霍”,一个人如果支出大于收入或者占用了大部分收入,那显然是不可取的。

在当下的经济环境中,为了一个家庭的安全,为了未来的现金流,我们更需要量力而行,避免过度负债,导致家庭破产。

虽然现在到处鼓励消费,作为普通的工薪阶层,都应该是量力而行的消费,要明白“需要”和“需求”是完全不同的。当然了,土豪和各种有钱人可以随便消费,为国贡献!

其实在我看来,无论刺激什么,提倡什么,关键不是刺激和提倡的内容,而是背后的信心。当下,就是一个信心比黄金贵的阶段。

让人民有信心,有信念,比刺激什么都有用。

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妹读财 (ID:xmducai)

小妹读财的主笔财小妹,将用她最专业的金融知识和经验,教大家解读经济形势,形成自己的理财观念,跑赢通货膨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