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黄河去旅游】(22) 我来到了一个生猛的边关小城

【沿着黄河去旅游】(22) 我来到了一个生猛的边关小城

带着无限的向往,我于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走进了偏关古城。站在南城门下,看着一个个从城内走进走出的人,我想起了500年前的那个金秋,大明王朝年轻的皇帝朱厚照单人独骑驰聘到了城下,看着这巍峨壮丽的偏关古城,感慨曰:此乃偏头关耶!创之不易,守之艰难!只是在明史皆由清人来写,正德皇帝的角色定位为“荒唐”,他后面所说的话就少有人记载,人们只记得了前六个字,且赋予的语气略带轻佻。

偏关南城门

雁门关,宁武关,偏头关号称外三关,自明代以来,三关相互依托,成掎角之势,为晋北抵御外族入侵的军事重镇。偏关古城从明朝洪武二十三年(1390)改筑,后历经四次展拓,不断加高加固增筑辅助,才有了这北方雄关要塞之势。其城东山巅有文笔凌霄宝塔耸峙,城西虎头墩护城楼堡雄距,俗有“铜偏关、铁宁武、生铁铸成老营堡”之说。

新修的偏关虎头墩

1518年,27岁的正德皇帝从宣府出发,到了山西大同防区,在做了短暂的停留后,他继续西行,经过偏关老营堡,到了偏关城下。当他发完感慨端详完毕后,紧追其后的太监侍卫才赶了上来,此时城门大开,偏关守将急急匆匆地跪接着不期而至的圣驾。正德皇帝就这样入南城门,走南北大街,进总兵府,在这比钢铁还坚硬的边塞小城高枕无忧地驻跸半个月,期间他视察边防、慰问士兵,欢乐地度过了他28生日,并给在北京的大臣们发布了一道非常著名的敕令:“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朱寿亲统六师,肃清边境,特加封镇国公,岁支禄米五千石。吏部如敕奉行。”这让北京的吏部和兵部尚书非常头大,谁也弄不清这个朱寿是谁?但显然皇命不可违,他们只能执行,当他们弄清楚后大吃一惊,才知道这位年轻的皇帝心里住着一个将军——他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威武的职业统帅,在军中有至高的地位和荣誉,享受国家给予的最高俸禄。

之后,他还在山西、陕西最高军事长官的陪同下,举行了盛大的祭祀黄河河神的仪式,并观看了那些边关勇士们游泳后,渡过黄河到榆林巡视工作后才到了太原,并在晋王府所献的刘美人的陪伴下,在太原城过了个春节。之于他与那个刘美人的故事,京剧《游龙戏凤》(又名《梅龙镇》)给了很好的演绎。

500年沧海桑田,朝代更迭,曾经的王权赫赫早已成为史书典记里的记载,那些威名远扬的将帅也成为塞外荒漠里的一柸黄土。但时光无论如何飞逝,那一片碎瓦、一抹光阴、一缕回音都镌刻着丝丝记忆,那一声朗笑、一方水土、一城风韵都是世代延续的生活气息。步入偏关古城,历史的风尘扑面而来,两旁的店铺仿佛依然是昔日的模样,虽物是人非,但沧桑依旧,仿若被世界遗忘的一个角落,一切保持着一种超乎寻常的慢节奏,两旁的店铺里销售着早已不多见的农器具,门槛上闲散地坐着吃晚饭的百姓。我一路走着,不经意间发现这些临街的商铺,卖生鲜肉的异乎寻常的多,不足百米就有七八个,让我不得不惊呼:好一个生猛的边关小城。

坐在大街上闲散的百姓


街边销售农具的百姓

吃雪糕的大爷

当然,说其生猛,还与偏关独特享誉海内会的“龙华盛会”有关。其始于1601年,全称为“敕旨钦命龙华盛会”,每十年举行一次。当年偏关名将、平倭功高的蓟辽总督万世德从朝鲜战场归来,寝食难安,万历皇帝为纪念那些战死的将士官兵、超度枉死于“石灰煮海”战术里的鱼虾鳖蟹等生灵的古会。当年,万氏一门世代戍边,著名的万家寨水利枢纽工程就是因建筑在其家族世代驻扎之地而得名。


万家寨水利工程


一个人一座城,万氏家族从第一代随开国将领徐达戍守在这里,就在这里扎下了根,“建城郭,创学校,筚路蓝缕,以开穷边”,曾经的荒芜人烟逐渐有了人烟袅袅,那些戍边的子弟也在文风的熏陶之下考取功名。不仅万世德五岁能由上句“三光日月星”对出“一统山河地”,其气吞山河的雄心壮志让当时的山西总督、明代“后七子领袖”王世贞都称赞不已。当年万世德先中举人,后中进士,由文及武,文武全才,让与其同朝的官员自愧不如。万世德气宇轩昂的背后下更多的杂糅着一种儒雅的气质,这种气质就是这个家族的DNA,又因世居在这里而融入此方土地里,随着春风秋雨冬雪而摇曳在空气里,婀娜在一草一木上,附着在一砖一瓦上,一种世袭的叫做“彪悍”的基因成了这个小城的气质传承。

当年万世德远征朝鲜、让丰臣秀吉先征朝鲜、再征中国、建立亚洲大帝国的狂人之梦就此破灭。当大明王朝江河日下之时,万家人则用最悲惨最壮烈的“焚烧宅院,阖门殉义”,用全族老小百余口的蹈火而死,用生命为大明王朝奉了一柱最后的浓香。万家300年的大宅遂成一片焦土,他们筑建的军事堡垒万家寨从此也荒芜起来,再无人烟。唯有一通明代石碑隔着几百年的光阴,依然孤独地遥望着曾经的辉煌;更有那通天碧水的万家寨水利工程用通天碧水祭奠着他们曾经的英烈之气!

万家寨——曾经万氏兵寨



孤独的明代石碑

偏关的护城楼巍峨耸立,旁边不远处就是万世德的汉白玉塑像,周围用十二幅构勒出万世德不凡一生:五岁对诗、初授南阳、捣毁仰华、石灰煮海等。如今,“片角吹残夜,雄关铁锁开。古城边堞响,奔马踏霜回”的年代已过,终是阖门早已灰飞烟灭,既便已化身为一尊水泥塑像,万世德将军依然一身戎装、英武勇毅地守卫着偏关的子民。

曾经的偏关古城虽然不规则,但其依山就势,城墙在群山之间起伏绵延,西城门外就是黄河河畔,古城以黄河为天堑成了山西大地最美丽的战争注脚。只是时光流逝,曾经那个让正德皇帝盘桓不肯离开的偏关古城,如今只剩下一个南门、几断残垣,曾经鳞次栉比的古城老房虽所剩不多,但行走在小城的主街小巷,依然还有深藏的旧屋老宅,默默地展现着时光流年的惊艳。

深藏在街巷里的老民居

请看下集:【沿着黄河去旅游】(23)

保德钓鱼台的前世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