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位过高致使露露在春节销售期销量惨淡,超市大量露露卖不出去

价位过高致使露露在春节销售期销量惨淡,超市大量露露卖不出去

植物蛋白领域,曾盛传“南椰树,北露露”。可以说,露露无疑是当之无愧的行业霸主之一。

但在过去13年间,68岁的老牌饮品露露,却逐渐被新秀“六个核桃”打败。财报显示,2017年,承德露露实现营收21.11亿元,而六个核桃的营业收入为77亿元,是其3.6倍。

不太漂亮的业绩也反映在资本市场上,承德露露股价跌落“神坛”。从2010年间44元/股的高价跌至如今的不足10元。

68岁露露“老态尽显”

事实上,承德露露近年来“老态尽显”。自2015年开始,承德露露连续两年营收、净利润双降。财报显示,2015年~2017年,承德露露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7.06亿元、25.20亿元、21.11亿元。2016年及2017年,营业收入同比减少6.85%、16.23%。

横向比较,2017年,六个核桃实现营业收入77亿元,椰树集团营收为39亿元,均领先成承德露露。

同时,承德露露也面临销售量不断下滑,库存量却攀升的难题。2017年财报显示,其销售量为24.1万吨,较2016年减少21.59%;库存量为3.62万吨,同比却上升了20.31%。

不太漂亮的业绩也反映在资本市场上,承德露露股价跌落“神坛”。从2010年间44元/股的高价跌至如今的不足10元。截至11月23日收盘,其报价为7.83元/股,下降3.34%。

事实上,68年前,露露集团是当之无愧的植物蛋白饮料开创者,其诞生来自王震将军的嘱托。

承德露露前身是成立于1950年的承德罐头食品厂。据《中国经济网》报道,1974年,当时任国家农垦部部长的王震将军到河北视察,看到河北把大批的杏仁向外调运,一问方知这些杏仁将出口日本。老将军眉头皱成一团:“我到日本访问时,喝到一种用杏仁做的饮料,味道很美,日本官员说这是用中国的杏仁制成的饮料,我们河北为什么不做开发工作,而光卖原料呢?”

在听取了王震将军的指示后,河北省委、省政府当即决定将这一重大任务交给了当时的承德罐头食品厂。1975年6月,中国第一瓶杏仁露诞生。1997年11月,承德露露在深交所上市。之后,露露成为植物蛋白饮料中北派代表,占领盛传“南椰树、北露露”。

在杏仁露领域,露露集团才是当之无愧的行业霸主。与2017年产量27.72万吨相比,11年前的2006年,承德露露生产能力已达30余万吨,市场占有率高达90%。

2008年,露露的隐形对手、同为植物蛋白饮料中的牛奶爆出三聚氰胺丑闻。牛奶的沦陷更是给了露露占领人们餐桌的好机会。与此同时,大寨核桃露发展进入瓶颈期。

然而,露露或许未曾想到,行业的东风亦为其送来了强劲的竞争对手——“六个核桃”。

南北露露之争

在过去20余年,承德露露和汕头露露,生产着同样配方、相似包装的露露牌杏仁露。

南北露露均脱胎于原国企露露集团。1996年,露露集团为开辟南方市场,便与香港飞达企业合资成立汕头露露。1997年,露露集团在国企改制过程中,又成立了上市公司承德露露。据了解,为使承德露露顺利上市,露露集团将汕头露露51%作为优质资产注入其中。如此一来,汕头露露便成为了承德露露的子公司。之后,露露集团改名霖霖集团。

今年春节销售期,西安各大卖场露露的位置与往年不同,往年露露均站着卖场主要位置,且在出口入口均有摊位,但是今年,多家商场的主要位置则是以安慕希特仑苏以及各种礼盒为主。

安慕希特仑苏等经过活动,均价在36元左右

而露露价格则高达40元,汕头露露有活动但是价位也相对较高。

在价格这一点上,露露就必败无疑了。

同时,竞争对手养元的六个核桃以及市场上的各种山寨露露,对露露也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露露从前几年的20涨到如今40-50,价位涨了一倍多,但是礼盒装原本12罐一箱,现在只有10罐一箱,且价位上涨一倍多,并且安慕希特仑苏等精品牛奶价位多年未上涨,并且依靠活动在春节期间完胜露露。

露露也是一个依靠春节销售期的产品,在春节销售期败下阵来,露露在2019年的路可能就更难走了。

未来露露何去何从,露露难道真的老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