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科学家遭遇爱思唯尔“收费墙”

欧洲科学家遭遇爱思唯尔“收费墙”

作者 | 唐一尘

这段时间,德国德累斯顿理工大学心理学家Philipp Kanske“很生气”,因为他不得不花相当多的时间跟不同图书馆接洽,甚至直接跟作者邮件联系,以获取需要的文章。但一些文章仍是不可能得到的。

“这确实让我很生气。”他说。

这一切源于德国科研机构与出版商爱思唯尔的订阅谈判僵局。

近日,爱思唯尔称,德国研究机构与爱思唯尔协商新协议的同时,该公司的订阅量减少。而一些参与谈判的德国图书馆表示,其在不订阅的情况下节省了大笔费用,同时仍然能够提供学者所需的文章。

达成协议的一个主要障碍是,各机构希望将付费期刊的订阅价格与图书馆和研究人员为开放获取文章支付的成本结合起来。

一些国家的国家图书馆联盟此前曾与其他主要出版商签订过类似协议,即阅读和出版合同。

1月中旬,德国DEAL 项目结束了与学术出版商威利长达两年的谈判僵局。DEAL项目正试图创建一个集体认购协议,以取代每家机构此前与出版商达成的交易协议。

但与爱思唯尔的谈判似乎更令人担忧。

之前该出版商与德国、匈牙利和瑞典的谈判破裂,与挪威和美国加州大学图书馆系统的谈判也被延期。与此同时,德国、匈牙利和瑞典的数千名科学家不得不应对由此产生的不便。

但总的来说,Kanske支持正在进行的谈判,因为他希望科学期刊能够朝着完全开放获取的方向发展。

因此,他准备在一段时间内承受没有订阅协议的后果。但他希望能“快一点”达成促进开放科学的协议,因为无法获得其他实验室的研究成果是“不必要的障碍”。

《中国科学报》 (2019-02-14 第3版 国际)

请按下方二维码3秒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