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军官抗日历生死,战后开面馆倒闭,画笔记录凄美爱情

黄埔军官抗日历生死,战后开面馆倒闭,画笔记录凄美爱情

作者:夕惕若厉

声明:“兵说”原创稿件,抄袭必究

1945年4月,湘西会战,国军100军63师188团奉命狙击日军116师团。4月19日,该团一迫击炮排在一座名叫“鱼鳞洞”的山上休整,突然对面山上出现一股日军在向芷江方向行进。虽敌众我寡,但战机稍纵即逝,排长来不及请示,带领人员翻过山顶正面日军,架炮装弹,连续发射100余枚,瞬时对面山上硝烟滚滚,日军来不及防备,死伤70余人,湘西会战中路攻势至此展开。正是中国将士英勇奋战,湘西会战取得大捷。

这位迫击炮排长名叫饶平如,现在已是90多岁的老人,曾是黄埔18期学员。在抗日战争时期奋勇杀敌,抗战胜利后,老人反战脱下戎装,同妻子美棠相守一生。这位经历枪林弹雨、碧血黄沙的男人却有着一颗温暖、柔情的心,呵护了妻子一生。

为了记下这段风雨漂泊的历史,老人拿起画笔,仿照丰子恺先生的风格,将自己和妻子的点点滴滴烙印在一幅幅画作上。

饶平如出生在书香世家,其祖父是光绪年进士,官拜四川道监察御史,也就是三品大员,到平如这辈家底还颇丰。平如八岁开蒙读书时,湖南最高法院院长作为其开蒙先生,拜孔子像,描红“上大人孔夫子化三千七十士……”

1940年,抗日战争进入第三个年头,平如怀着“抗日救国、还我河山”的热血投笔从戎,报考黄埔军校,临行时其父赠诗“倭寇侵华日,书生投笔时。毁家纾国难,大义不容辞。封侯宁有种?捣穴好旋师。功成儿解甲,宜室拜重慈”,可见其父亦是一位开明爱国人士。

1943年,平如黄埔十八期毕业,奔赴战场与日军作战,先后参加常德会战、衡阳会战、湘西会战等战役。此时反法西斯战争已近尾声,日军为挽回战事,经常为一城一池反复争夺,国军死伤惨重,像常德会战中阵亡6万余人,衡阳会战中10军基本打光,湘西会战伤亡二万余人。平如所在的炮兵营也是日军重点攻击对象,有次被日军围困,炮弹雨点般在身边开花,看着身边战友倒下,平如已有赴死之心,抬头见蓝天白云,又望身边全是青山,心想为国捐躯,已死得其所,后趁敌炮火间隙侥幸脱困。

抗战结束后,平如被父亲召回相亲,直接被带到美棠家,进门见一窈窕少女依窗梳妆,瞬间点亮了平如的心,心里从此再无他人。

逛街,喝茶,公园漫步,几天里,爱情像墨汁缓缓渗入宣纸一样,慢慢沁入两人的心中。平如的一首《RoseMarry》,更是捕获了美棠的心。

两人成婚后,新的战争已经打响,平如像许多有志之士一样反对中国人打中国人,离开部队返回家乡,但时逢乱世,俩人四处漂泊,颠破流离。

在贵阳安顺居住时家徒四壁

衡阳赶火车

解放后,俩人回到南昌老家,先是开了一家面馆,生意惨淡又遭贼偷,倒闭。后来倒卖辣椒,因不识称赔了本,去粮食局应聘,由于是旧军官也没了下文,最后去上海做了会计,生活才稳定下来。

可好景不长,1957年,平如受到迫害,遣送到安徽劳教修大坝,这一别就是22年。单位找美棠谈话,要她划界限,被美棠一口回绝。

美棠一人承担起家里重担又要照顾老人和5个孩子,生活十分拮据,首饰嫁妆全部变卖。美棠原有五对手镯,本来是留给女儿做嫁妆,在当掉最后一只手镯的晚上,只能把手镯套在女儿的手腕上,让她戴着睡一晚,圆了做母亲的一点心愿,第二天一早就取下卖掉。

1879年,拨云见日,平如美棠终于结束了漫长的分离,而此时两人已是满头白发。在安宁中感受着幸福的生活。

美好的日子总是一种奢求,没几年,美棠得了尿毒症,人也糊涂起来。但平如对美棠还是不离不弃,悉心照顾起居,亲自给美棠做腹透。美棠的愿望也是尽量满足,想吃点心,就连夜骑车去买,想要黑底旗袍,就立马找裁缝去做。

美棠其实也在担心平如,她最后一段时间大部分处于昏迷状态,有几分钟清醒过来,便对女儿说,要照顾好你的爸爸,说完又昏昏睡去。

2008年,美棠病重,在围着的人群中找到平如,深深看过一眼后,流下了最后一滴眼泪后,安详离去了。

伊人虽去,爱却依旧。平如拿起爱的画笔记录了俩人一世的爱情故事,他们的故事也是战火纷纷的动荡年代百姓生活一个缩影,没有惊天的浪漫,没有跌宕的波折,但平淡才更珍贵才更永恒。

有人问平如老人,如何才能60多年始终如一深爱对方,他说:“要相信和你天长地久,才敢说一句来日方长。”

相恨不如潮有信,相思始觉海非深。

海并不深,怀念一个人却比海还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