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骏好女成癖伦及宗族,男无耻女无行埋下祸根

刘骏好女成癖伦及宗族,男无耻女无行埋下祸根

事情停当以后,新主刘骏自新亭入都,又从寻阳迎来生母路淑妃和妃王氏。尊母路淑妃为皇太后,册封妃王氏的皇后。第二年改年号为孝建元年。要说这刘义隆在位三十年堪称国家太平,却教子无方,新主刘骏居然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新主刘骏年方八,血气方刚,正应该是有所作为的时候,却偏偏有一种好色的奇癖;万恶淫为首,刘骏的这一恶习又惹出一场谋乱,但最终的结果却也啼笑皆非,千古奇葩。

这新主刘骏即位以后也是色胆包天,不论亲疏贵贱,但凡有几分姿色的女子,被他瞧见了便要立即召入宫中施以雨露。路太后居显阳殿,这殿名也是够应景了,内外命妇及宗室诸女,免不得进去朝谒,刘骏总是趁机闯入,选美评娇一经合意,便引她入宫迫令侍寝。有时候竟然在太后房内行不端之事,配演几出龙凤缘。太后也是对他溺爱的很,任他胡闹不加禁止,因此丑事也在都城传扬了出去。

偏偏刘骏的叔叔刘义宣家诸女出入宫中,有几个生得貌如鲜花,被刘骏瞧见了,也不管她们是堂姐堂妹,要行那床榻之事;刘义宣的女儿不好推脱,竟然就勉遵圣旨从了那荒唐之事。天下事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况且新主刘骏行事又这样的不检点,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刘义宣的耳中。虽然刘骏贵为皇帝,但侄淫叔女这种有违伦常的丑事躺枪到刘义宣身上,作为皇叔的刘义宣这老脸当然挂不住了,暗暗对刘骏怀恨在心。

再说从雍州调任江州刺史的臧质,就是之前给魏主拓跋焘以尿充酒送过去的那位,自己觉得功高赏薄阴蓄异图。臧质又是刘义宣的儿女亲家,听说义宣怀恨新主,就修书与义宣密谋,义宣本也咽不下这口气,反复览读,不谋而合,不免也心动了。两人又纠结了与之交好的豫州刺史鲁爽一起,以清君侧为名密谋秋季举兵,先后起兵向建康发难。可惜这三人虽有谋划,引为同党揭竿而起,但义宣昏沮不足成事,臧质轻率一时之勇,鲁爽狂躁好饮误事;响应者少,三人配合也不得当,连连失误,很快就被镇压了下去,鲁爽阵前醉酒战死,刘义宣、臧质就捕被诛。

新主刘骏因为好色的癖好引起了这一番谋乱,吃一堑长一智,本应收敛了,但适得其反却更加放肆了,除了循例视朝,每天在皇宫饮宴狎亵无度。之前刘义宣的几个女儿,虽得仰承雨露,尚不过暗地偷欢,没有死为嫔妃,刘义宣一死倒好,从此被宋主刘骏召入宫中,公然地排入妃嫱,追欢取乐。这姐妹花几人之中,性情模样略有不同,一有个生得姿容纤冶体态苗条,面似面似芙蕖腰似杨柳,水汪汪的一双媚眼勾魂动魄;脆生生的一副娇喉曼音悦耳;引得这位宋主刘骏当作活宝贝看待,日夜相依宠倾后宫。几度春风雨露,居然生下一个皇子,宋主更加喜欢,拜为淑仪。毕竟是刘骏堂从妹,说出去不好听,便托言是殷姓家人,封号殷淑仪。丑事终究难以掩盖,女无耻男无行,荒唐行事禽兽不如,又为后面埋下了一个大大的祸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