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银保监局开年逾6成罚单砸向保险中介 罚金超600万

四川银保监局开年逾6成罚单砸向保险中介 罚金超600万

监管继续加码!四川银保监局的监管处罚力度尤其明显。

2月12日,四川银保监局宜宾银保监分局连续开出5张罚单,罚金超80万元,涉及2家财险公司和3家保险专业中介机构。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统计,2019年1月1日至2月13日,开年仅一个半月,四川银保监局(含宜宾银保监分局)就已经开出了30张罚单,处罚总金额为610.9万元。受罚机构包括2家寿险公司、6家财险公司和16家保险专业中介机构。

在严监管、治乱象下,无论从处罚数量还是处罚金额方面来看,四川银保监局的监管处罚力度都在明显加重。

(数据来源:四川银保监局;国际金融报整理制表)

节后首批罚单出炉

2月12日,节后首批保险罚单出炉,由设在地市级的监管分局——宜宾银保监分局开出,5家保险机构和11个相关负责人被处罚,共计处罚80.9万元。

其中,英大泰和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泸州中心支公司被罚共计4万元。

处罚原因:

该公司在2017年11月至2018年6月,存在知晓保险兼业代理机构存在保险违法行为,但未及时要求该机构纠正且未终止其代理权,在此期间从该渠道获取保费收入共161.36万元。

四川宝瑞保险销售有限公司宜宾分公司被罚共计23.3万元。

处罚原因:

一是对保险从业人员的部分合规培训内容缺失;二是编制和提供虚假资料;三是未按规定为保险销售从业人员办理执业登记;四是变更公司营业场所未报告。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叙永支公司被罚共计20万元。

处罚原因:

2016年9月,该公司在2016-2017年分水镇水稻、玉米、蔬菜种植险理赔中,存在虚增部分投保人的损失比例和损失面积的行为,涉及理赔金额37887.45元。

成都衡信业保险代理有限公司被罚共计33万元。

处罚原因:

该公司及相关责任人“编制或者提供虚假的报告、报表、文件或者资料”的行为违反了《保险专业代理机构监管规定》(2015年修订)第八十一条的规定。

四川加华保险代理有限公司泸州江阳支公司被罚共计0.6万元。

处罚原因:

该公司存在临时负责人实际任期超过规定期限的违法行为。李佳时任加华代理江阳支公司临时负责人,应负直接责任。

单张罚单最大金额91万元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统计,2019年1月1日至2月13日,开年仅一个半月,四川银保监局(含宜宾银保监分局)共计开出了30张罚单,罚单数量相当于去年全年开出的总和,处罚总金额为610.9万元。

其中,四川宝瑞保险销售有限公司(下称“宝瑞保险”)领到单张最大金额罚单,为91万元,加上宝瑞保险宜宾分公司受罚的23.3万元,共计处罚114.3万元,成2019年开年以来,四川银保监局处罚最重的保险机构。

紧跟其后的是中国人民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人民人寿”),共计受罚108万元。其中,中国人民人寿四川省分公司受罚76万元,中国人民人寿资阳中心支公司受罚32万元。

此外,四川普惠保险代理有限公司(下称“普惠保代”)受罚金额为80万元,外加普惠保代双流营业部受罚金额7万元,受罚金额共计87万元,排名第三。

中介机构罚单超六成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的统计数据,2019年开年至今的30张罚单中,涉及2家寿险公司、6家财险公司和16家保险专业中介机构。

也就是说,保险专业中介机构占比超过6成。这16家专业中介机构中又包括了3家保险销售公司、5家保险代理公司、7家公估公司和1家保险经纪公司。

值得一提是,虚列费用依旧是保险中介机构的“重灾区”。编制虚假材料、利用业务便利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以外的利益等行为,也成为保险中介机构受罚的主要原因。

事实上,为让保险中介渠道告别“小、散、乱、差”,尽快步入良性发展轨道,监管部门在年前就进行了一轮整顿肃清。

1月31日,银保监会下发《加强保险公司中介渠道业务管理的通知》(下称“通知”),详列了二十五条规定,针对保险公司及其中介渠道、合作中介机构业务管理进行相关规范。

该通知规范的重点依旧是防范打击销售误导、大小合同、虚列费用、虚假信息等多年顽疾与矛盾,这也是2018年6月份保险中介机构现场检查的重点。

本文源自国际金融报

更多精彩资讯,请来金融界网站(www.jrj.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