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座医院的周边,都美食云集

每座医院的周边,都美食云集

医院是个治病救人、救死扶生的地方。但嘴馋如我这等货色者,大多知道,医院还能救一样东西,那便是空腹症。这个病一般人都有,轻重不同,离进食时间越久发作就越厉害。如我这等馋货,就算肚子涨得喘不过气来,看到食物也会流口水,像狂犬病到了终末期。

以前调侃商人贪财会钻营,就说他跟在医院旁边,把棺材铺、寿衣店、香烛铺一应开全,一条龙服务,一个小钱都不漏过。如今不用搞那么麻烦,只消在医院旁开家药店,就是世代吃喝不尽了——请看哪个大医院旁边不围着不圈药店?还有一桩生意,虽然不像卖药那么暴利,但细水长流做起来,也是一本万利。这便是在医院周围开饮食店,虽挣的是辛苦钱,但由于都有专治空腹症的祖传秘方,生意大多红火得照红别人的眼。不说别的,这些饮食店的房租就要比其他地方贵上一两倍以上。

网红店的招牌也真够红的

过年前,我托广西区医院一位哥们帮买点药,他有路子。但因为忙于闲事或相互时间不凑巧,一直到老历廿九,才赶得及去拿。那天早上,我出了门就找米粉店,先把饥火压下,再赶过去拿。结果,周围的米粉店全部都大门紧闭。这是应该知道的事,快过年了,谁还会为两个小钱,守着锅台恭候你?按往年经验,过了小年,小餐饮店就渐次开始关张,收拾回家过年了,尤其是供应早餐这种小吃店,生意不大,实在犯不着时刻准备着为人民币服务。但这天是属于真正饿昏了头,没想到此节,起床洗漱干净就匆匆出了门。

这倒难不住我,我心下知道,哪里的米粉店都关门,我要去的地方还是会有米粉吃。当然,也不是到医院食堂吃。医院周围,多的是专治空腹症的经营场所。果不其然,顺着医院门诊大楼人行道拐个弯,就看到植物路边小餐饮店几乎没有不开门的。我眼尖,一眼看到有个“新江榨粉店”的招牌,有人还在门口排着队,就溜了过去。在酒内成宵的前年,生榨米粉足以宽慰足足随我又奋战了一年的肚子。

广西有一种米粉,名气仅次于桂林米粉、南宁老友粉和柳州螺蛳粉三大粉头,是壮族地区一种传统食物,在南宁周边的上林、武鸣、邕宁、马山、都安、平果、扶绥、江州等县区,叫做生榨米粉,也有简称生榨粉甚至生榨的,壮话里称“粉拉馊”。做法各地略有不同,味道也因此而有差别。是现吃现榨,主要制作流程是,将粉团放进榨粉机(土话称“米粉榨”,传统上是一个底部穿有几十个小孔的圆铁罐,配一个削成圆形刚好能伸进铁罐的木棰,装在台子上,棰子连着一根长木,榨粉时握住长木用力挤压)中,使劲挤压塞进罐中的粉团。一条条圆形的米粉线,就从罐底小孔被挤出,流入下面一口烧着滚烫开水的大锅。同时,用长条筷子,将热汤内的米粉条不断拨动,不一会就熟了,捞上来盛入碗内,加上菜和佐料,就成为生榨米粉了。其实,这种米粉的制作流程,广西从南到北都有,叫法不同而已,一般可以统称“榨粉”。著名的桂林米粉、融安滤粉,用的都是榨粉。再放大视野看一看,西北地区到处可见的饸饹,连制作工具饸饹床子都和原先的榨粉机差不多。重庆有一种面条,忘了叫啥名字,但做法和生榨米粉几乎一样。

广西的米粉店一般提供很多配菜让人另加,但这店不多,只有叉烧、猪脚、牛腩和卤蛋,几乎每个米粉店都有

生榨米粉质地细腻,韧性足够,口感弹牙,以软、滑、香闻名,其鲜味是机制米粉无法比拟的。酒后来上一碗,多败坏的胃口都会给熨得服服帖帖。作为资深酒鬼,我定居南宁后,很快将此物列入日常食单。这种米粉在被称为生榨米粉时,标志性的特征是味道微酸,如同馊味。但这种微酸并非是加了醋调制,而是做米粉发酵时一种酵母菌产生的,据说这种酵母菌还有助于食物消化。这是米粉本身的味道,有人非酸不可,越酸越好。但吃不惯的人闻之难受至极,有人在南宁住了几十年,而未吃过一口,说明对其味道是有不同意见的。

上世纪末我刚到南宁时,生榨粉店还没有几家,尚属农家之乐,只在县区尤其乡镇流传。现在遍地都是,说明爱好这口的人增速不低。但蔓延至今,这股标志性的酸味却越来越淡,甚至很多已经一点儿也不酸了。可能是适应城区食客的口味,因为这股酸味极像饭菜馊了的味道,闻过泔水味的,都可以参照想象,乍一闻还真的有欲呕的感觉。但真正爱好生榨粉,尤其是那些从小就在乡村圩场吃这东西长大的人,喜欢生榨粉的最大理由就是这股类馊味儿。旁人闻着馊,他们可一点儿都不觉得,正像爱好臭豆腐的人永远不会认为臭豆腐臭不可闻。我因为入门就是吃的酸馊味儿,味觉也自动以此为正宗。吃着那些没这味儿的生榨粉,虽然口感、味道仍然诱人,但我就觉得受了委屈,感觉像洞房夜发现新娘不是处女。

不消说,在新江榨粉店,我便吃到了这口难得一闻、销魂无比的酸馊味儿。此店的生榨粉,进嘴后发现真当得上酸香滑嫩。加了点辣椒掺在一起,进嘴一股微微酸辣味儿,而且米香浓郁,直冲口鼻,擦完嘴后还余味不绝。粉的质地柔滑,轻轻一咬就断,但牙齿却有点轻轻的韧性弹跳感,有点咬紧却入口顺滑。现在的生榨粉,明显不那么讲究了,不是常常粘成一砣,就是粉条易断,这里的粉却是整条不断,干爽利落。

巧的是,我正吃得快活,一哥们端着碗在旁边坐下来打招呼。我对此次邂逅很是惊讶,他告诉我,已经在这个店吃了十几年,我才想起他家就在附近。后来和老板攀谈起来,他说已在这里开了几十年店,传承了三四代,电视台还推荐过。他刚来时店对面那株榕树还没他高,现在已然四五层楼高。回来网上一查,才知道这是家网红店,网上很多米粉攻略都提到过。店名是因为来自邕宁区新江镇,邕宁区生榨粉非常流行,被视为最正宗。新江生榨也算很有名气,周边新江、那楼、百济几镇的人提起来就馋。

这价钱,比其他任何品种的米粉都要便宜

没想到,我依照经验判断,来医院旁边找吃,居然在大过年前吃上了一口心满意足的网红生榨粉。这个经验百试百灵,上医院能否治好我的病我没把握,但我有把握在医院旁边吃个肚儿滚圆。我不修口德,经常拿医生来损,得了个现世报,这些年住院住了不少。南宁第一人民医院我住了大半年,三天两头叫护工帮我到外面打饭,可以说想吃什么几乎都能找到南宁最好的味道来打发我。医院对面,南宁人尽知的舒记老友粉、八仙粉店昼夜经营,食客络绎不绝。拐个湾也有家生榨米粉店,名气不小,很多不和医院打交道的人也专程赶来吃。其他粉饺什么的店,只有几个平方米大,在南宁却拥有无数粉丝。过个十字路口,就是全国知名的中山路美食街。总之,住了一回这个医院,我成了周围很多店的老顾客。

广西区医院地处桃源路和植物路交叉的大十字路口,两条路都开满饮食店,有多少南宁人的青少年时代在这些店徜徉不必说,对面植物路军区边,曾开过一家叫弘龙湘菜馆,我一到南宁便被引去吃。当时是几个低矮的小窄铺面连在一起,拢共也就几十平方米,但桌凳布置得密密麻麻,胖一点儿的食客都不好转身。当时城管不严,常常把饭桌摆到道路上去。

十几年前住过广西医科大学附院,足足一个月不能下床,一位在南宁创业的小老乡,几兄弟轮流昼夜照顾我。所有医院食堂的饭,再有营养,味道也是对付猪的。所以,我每顿饭都由小兄弟外出旁边购买。我凭着手术前摸索到的线索,想吃什么就一一指点他们去买什么。印象中米粉店都不错,最怀念的是一个炖品店,一盅炖汤,一碗米粉,加一份青菜,吃得人不愿意出院。我办了出院手续,出了大门,先寻这店吃了一顿。

除了这三大医院,所有大小医院也都被围绕在美食当中。江滨医院、工人医院走几步,葫芦鼎大桥引桥底下,一连串的美食店。就连小小的第一人民医院埌东分院,没几个人住院,但附近有个鸡皮果米粉店,南宁很少有人不知道。这个粉店旁边,集中了几十家小吃店,品种琳琅满目。其中一个专门卖白切菜的小快餐铺子,几乎南宁的出租车司机都停车下来吃过。

已经有营销意识了

这种旺盛的人气可以证明,南宁医院周边的饮食店味道是不错的,像舒记、复记这种全南宁人都知道的老友粉店,就在医院旁边。我相信,其他城市也一样。天下医院食堂都没有好吃的,除非营养限制很严,住院的人都喜欢到旁边吃,陪同的家属更加要到外面来解决。而住了医院,多数人都喜欢节约点钱,所以医院旁的饮食价格都不贵,很多还略低于其他地方。在一定程度上,众医院为推动饮食行业的跨越发展起到了重大作用,为市民创造了大批美食口碑。

当然,医院周边的美食再好,我也不建议谁为了吃几天好伙食,就去住一回医院。

店老板刚来时,这榕树还没他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