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回家,老头子逼着我们姐弟生二胎

春节回家,老头子逼着我们姐弟生二胎

经历了这家庭的种种,到现在,一想起孩子我就感到内疚跟害怕,一个小小的生命怎么能这么早就来承受这未知的命运?

者 |我是坂本龙一1

“你说恁二姐他们两人条件多好,有她婆婆给照看孩子,才五十来岁不到六十,她就是不要(二胎)!”

“我看来,以后还是农村定乾坤。恁这些出去(城)的人,没一个中用。”老头子低着头生闷气,冷不丁冒出来这一句。

我实在忍不住回了句:“生个孩子这么好生啊?生个孩子不得花钱?奶粉不花钱还是医院不花钱?”

“花钱就不生啊?再说生个孩子能花多少钱?”

“生了孩子不得看啊,生了孩子又不能上班,不上班哪来钱?”

我跟老头子又因为二胎的事情吵了一架,这已经是放假后第三次了,他总是瞎操心,生不生又不是他说了算。

“看咱爹养的花多好,在我家怎么养了两年都不开花,弄回家咱老爸头一年就养开花了。”大姐惊讶地赞叹道。

“看老爸养的花!”二姐朝姐夫招手,“真好,等咱们也去市场买两盆,这叫什么?大头兰是吧?”左端详右端详,忍不住击节赞叹。

“他(二姐夫)就稀罕花,客厅里阳台上都养满了。”二姐说着翻开自己的手机相册给我们看,绿萝,吊兰,君子竹,海棠,阳台上葱葱郁郁一片,就是不见红色。

“这样喜欢花还没生个闺女?”大姊打趣道。

“哎呀,谁说不是囔,我们也想要个闺女,当时怀孕的时候肚子又大又圆,他妈(婆婆)说保准是个丫,结果倒好,生个八斤六两的小子。”二姐说着朝姐夫瞅了一眼,眼神里满是羡慕与遗憾。

“小厮(小子)没事囔,正好再生个闺女!”老头子这时候插进来一句,心想终于你们自己松口了。

“别别别,不生了不生了。”二姐边摇头边后退,像是见了一头蜘蛛。纵是对小棉袄有万般期待,一拉扯到二胎上,答案铁定是不。

“一个就要了命了,生个孩子真是难养活,真想不通那些生二胎的是怎么想的。”

“她不生,那你生吧,你这三十五六也正是好年纪,老大上了初中就不用恁操心了。”见二姐油盐不进,老爸开始向大姊施压。

“我更不要,要这么多干嘛,这又不是养个猫养只狗,生来你给我看?”

“你生我就给恁看,我老头子别的不中用了,看个孙子腿脚倒是还蛮好使。”

“你给我看我也不生。”大姐抢白他一句,老头子没说完就讪讪住了嘴,吹胡子瞪眼不言语。

“罢罢,我早就看透了,恁这些一个个都靠不住,还是等着俺飞飞待两年多生俩。”老头子一面从茶壶嘴里嘬着茶水一面拿眼神瞟我。

“诶,你可别看我,我更不要孩子,我一个也不要。”

“混账玩意儿。”老头子说完气得把茶壶重重按在桌子上,茶水从壶嘴溢出来。老头子瞪了我两眼,还是无可奈何地叹口气。

我跟大姊二姐六目相对,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上面这段对话就成了老杨家的经典对白,是逢年过节必唱的经典曲目,今年春节亦是如此。

老头子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兄妹六个,最大的跟最小的相差二十五岁。他们那一代信奉“家大业大都不如孩子大”。老头子三十岁才结婚,生了我们姐弟三个,中间还抱出去一个。辛苦操劳了大半辈子,直到我上完大学才终于能够歇歇了,玩花是近两年才起的兴致,大姊家养得半死不活的盆盆罐罐,经过老头子的“回春妙手”,倒是一片盎然生机。

自从2015年二胎政策下来以后,家里年轻一辈的哥哥姐姐们纷纷要上了二胎,素日里一向稍安勿躁的老头子心思也开始活动起来,撺掇撺掇这个,怂恿怂恿那个,非得让他们俩闺女给他生个外孙子不成。

终于有一天老头子发现老大好像好长时间没回来了,心里纳闷,但是却不肯主动打电话问下缘故;这天大姊回来,老头子装作漫不经心地边喝茶边问道:

“老红怎么今回儿(这一次)这么长时间没回来?”

“你要是再逼着我生二胎,我年初二也不回来。”大姊没好气地嘟囔了句。

这时候老头子才知道是得罪人了,这才不肯说什么了,于是矛头开始转向老二。

但是老头子比较怕二姐,二姐性子急,说起话来像顶机关枪,老头子这样笨嘴拙舌的说不过她,只得暗暗旁击侧敲:

“老二啊,小瑞瑞还是跟着他奶奶啊?”

“是,反正她闲着也没事做。”

“喔,真好,城里人工夫就是大。”

“你说有个给你专门看孩子的,你再要个多么方便,恁海亮哥哥想要还没那条件呢,你这身在福中不知福。”

“他想要那你叫他要就是了,反正我不要。”

“哎,我不是说非得叫你要二胎,这不是上面政策放开了,你这条件又好,你看你海亮哥哥,俩老人没一个得空……”

“你老念叨海亮有什么用,人家想要是人家的事,反正我不要;再说了,海亮有了二胎人家也不叫你一声姥爷,你在这瞎操心什么呢。”

老头子说了没两句话就撞了一鼻子灰,这才闭嘴了。

我放假回到家,老两口在家盯着电视看《平凡岁月》,沙溢主演,讲的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青年恋爱以及四合院的一地鸡毛。

俩人看得挺来劲,每天晚上吃罢晚饭就戴上老花镜凑在电视机前,比学生上学还认真。

电视剧演到中间,李大宝跟张朵朵合计假怀孕骗他妈跟姑奶奶的时候,老头子突然把电视机“啪”一下关掉了,理由竟是气不过大宝的不孝行为,“娶了媳妇忘了娘。”

俩老人对斯琴高娃扮演的姑奶奶一角色忍不住地赞美:“这老婆子明事理懂世道。”我在一旁心里嘀咕着:“这要是放在现在,这老太婆要是这么多管闲事,估计会被抬出去扔大街上。”

姑姑年前回老家一趟,见了面无非是年龄,学业,工作,接着姑姑转头跟老爸说:“二哥终于熬出头了,以后飞飞上班了恁老两口就轻快了。”

“轻快是甭想了,嗐,就等着快结婚抱孙子。”老爸低头嘿嘿了两声。正在往暖瓶里充水的我心里咯噔一下,碍着姑姑的面我没说话。

“以后再说吧,十年八年再说吧。”这是我一贯的搪塞借口,心里想的却是:“我才不结婚,孩子更是甭想。”

我是家里最叛逆的那个,从小到大自己拿主意,在婚姻这件事上也是绝不松口;而大姊,是受苦最多最顾家的那一个。

大姊高中没读完就辍学了,家里经济条件不允许,因为那年我出生了,罚款三万元。

大姐是2006年结的婚,今年孩子已经十一岁了,放假我回到家里,鹏鹏个头到我胸膛。

年后到大姊家住下,两人躺床上拉呱到深夜,大姊问:

“老爸在家对你说什么了?”

“还能说什么,左不过就是毕业,工作,结婚生孩子,他还能有点什么事。”

“还骂你跟我姐不要二胎。”我笑着说。

“他就光会说,这么能怎么自己不去生!”说完两人都笑了。

沉默下去就要昏昏睡去了,我突然翻身问道:

“你跟我说说那个拾出去的孩子吧。”

“说这个做什么?”

“说说吧。”

“你不是知道嘛。”

“就他们说话听见过一点,你仔细说说。你见过那个孩子吗?”

“嗯。”停顿了几秒钟大姊打开了话匣子。

“小的时候放假我去大姨家玩,那天我去大姨家旁边的村子转悠,看见一个小姑娘在地上挖沙子,两只大眼睛扑闪扑闪的,跟你姐姐长得一模一样。我心里还纳闷:哎小夏怎么不上学跑这儿来了?我就喊她,她也不答应,一抬头才发现不是你姐姐,吓得我麻利地跑回家;咱大姨跟我说,这就是你妹妹,你爹娘拾出来的。”

“然后我就特别高兴,蹬蹬蹬跑回去找那个孩子,一边找一边寻思着这个妹妹到底长什么样,是随咱娘还是随咱爹。等我跑到那里的时候人早就不见了,我就在附近找啊找,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又害怕别人问我找谁,最后找到黑天也没找到我就回家吃饭了。就见过这一次,别的都是听说的了。”

大姊轻声细语地跟我讲完了这个故事,那语气就像是菩萨一样,我连“嗯”都不敢应着,只得不时点一下头鼓励她说下去,眼泪从我眼角一大滴一大滴冒出来,不一会儿喉头便堵成一片。

“现在过得挺好了,早就结婚有孩子了。”

“什么时候?比我姐要早?”

“肯定比她早啊囔,恁姐姐上学上到二十八,不上学的哪有这么大还不结婚的。”

“咱爹咱娘还想着把她领回来呢,你上初中的时候,后来走到半路又回来了。”

我轻声“哦”了一声,心乱如麻,我在想要是真的认领了我应该怎么面对这个姐姐,我该怎么称呼她,她会怎么看我,毕竟当年这些事都是为了我。

“那怎么半路又回来了呢?”虽然是明知故问,但我还是更希望听到确切的答案。

“他俩人心里也是盘算不好啊,拿不定主意。”

“哎,那个年代就是这样啊,小飞,我跟你说,幸运的是我是老大,我要是老二,拾出去的就是我了。还不都是为了要个儿子。”

“儿子真的这么好吗?”

“那个年代没得挑。”

“那你觉得要是你第一胎不是鹏鹏,是个女孩,你还会再要个吗?”

“哎,你哥倒是喜欢女孩,他们家你没看见都是男孩没有女孩。你哥他就一个姑姑,家里从小拿着像个宝似的。但我要是第一胎是个女孩的话……现在回去(回老家)我说话没这么大分量。”

就在停顿的一刹那,我突然怀疑不光是姐夫喜欢女儿,大姊应该也是喜欢女儿的,要是头一胎是个女孩儿,大姊一定会拼命对她好,好弥补曾经受伤的自己和被抛弃的妹妹。

“俺婆婆没给我看孩子,现在鹏鹏长大了她觉得理亏。当时你哥加班回来十点钟,晚上洗褯子洗到两点,累得开车都能睡着。他为什么不开大车了,就是那段时间怕出事。”

“养个孩子成本才大呢,要是随便养养就长你这么高的话,怎么还有那么多长不大的(夭折)的?咱爹咱娘是光想着生生生,他不想想现在孩子还能跟养咱似的放养?几块饼干一碗水放地上就不管了,下地干活去了,咱们没让狗叼去算是命大。”

“恁姐姐更不要二胎,他们两人日子过得多么舒坦,什么也不用操心,将来养老也不靠着儿子反正。我是肯定不要了,生了鹏鹏我十年没上班,现在一眨眼都十一岁了。”

“十年,什么手艺荒废不了啊”,大姊叹了口气,接着说道,“现在我要是提起之前是剪头发的,一个个都惊掉下巴,谁也想不到,我自己也想不到,光身材就变形变得不像样。”

“你孙芳(海亮哥哥的妻子)嫂子要了二胎,老大才五岁,她说老二下生的那一刻她自己就觉得特别对不起老大。你别看鹏鹏挺稀罕小孩子的,当时我去医院陪床,抱着孙芳的儿子,你猜我回家后他跟我怎么说,他说‘你抱着小凯凯像抱着自己儿子一样’,吃醋了。”

我能想象到鹏鹏当时妒忌的表情,觉得又好笑又心酸。大姊执意不要二胎,也是因为不想鹏鹏重蹈自己的覆辙,不想委屈了他。

当年母亲整年在外面躲着,生了孩子就躲去外面不敢回家,怕被计生办查住。那时候有了二姐,一到寒暑假大姊就被老爸派去看孩子,直到开学了才等到老爸去接她。

“我那时候也不愿意去,咱老爸每次问我去不去大姨家我都说不去,但是自己在家没做饭的,于是我就想去了大姨家一定下午跟着老爸回来;但我哪能熬过他啊,等到下半晌我就睡着了,醒来后老爸早就回家了。”

她在一个本应该被捧在手心宠溺的年纪早早经历了姊妹的争夺,却因为是老大而不能出声,“老大”的头衔迫令她看孩子,辍学,年纪轻轻走上社会,三十多岁才安家立业。

大姊是个大咧咧的性子,听着她嘻嘻哈哈说出这些,牺牲了多少可想而知,我心里觉得特别不是滋味。

我常常在想,可能是上天眷顾我们,这一大家子,从小放羊一样地养,竟然还没有长歪,还能过上稍微有点档次的日子,实属不易。

“如今不指望孩子养老了,一个个都不在身边,等着待两年我跟你妈老了就去养老院,你们什么也不用操心。”老头子气急败坏就拿这样的话激我们。

我有时候也会想自己是父母自私自利的产物——快知天命的年纪生个儿子——但他们那一代的自私不是自己的私心,是大环境所逼迫的,“没有儿子老了就得饿死”,这该是计划生育前那一代人的圭臬;至于他们,甚至根本就没意识到这是对孩子的不负责。

上小学的时候家里穷,那一阵好多上门来讨债的,我不小心撞见俩人在家里吵架,母亲哭着说:“要不是我孩子还没长大,我早就跳井了呀,我不是怕我的孩子长大了没娘啊。”

那一刻我才发现,原来我是我妈妈的负担,也是她活下去的动力。所以后来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我都站在我母亲这一边,那时候我很小,我知道自己不会改变什么的,但是我知道应该让他们看见我的决定。

经历了这家庭的种种,到现在,一想起孩子我就感到内疚跟害怕,一个小小的生命怎么能这么早就来承受这未知的命运?

我怕养孩子,怕自己做不了一个好父亲,我始终觉得自己亏欠他,这是弥补不了的。我怕跟小孩子的眼睛对视,那双眼睛像是末日审判时天使的眼睛,就那样盯着你,盯得你心里发毛,最后奶声奶气地问一句:“爸爸妈妈,你们为什么生下我来?”

年假结束,我该回校了,大姊二姐也早回岗上班了,晚上给老头子打电话,那头永远是一个人吃好喝好注意保暖这样的话,我心里长长舒了口气,真想生活是像电话里一样,什么也不用操心。

- END -

后台回复“加群

进入故事君的读者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