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相思最容易想到的诗句之一,作者李商隐,写给谁却是未知

提到相思最容易想到的诗句之一,作者李商隐,写给谁却是未知

古时候的日子过得慢,也正因此成就了相思。

那时候的相思,仰仗着车马邮件,会有“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的令人感动的急切。

也许相思就是因为时间才变得宝贵吧。在岁月中慢慢升华,时间越久,相思也就越是醇香浓厚,让人想要细细品尝。

装在车马上,摇摇晃晃地走过大山大川,走过高山平原,也就走出了相思的意义。

所以现在有了更方便的通信,有些相思也就相应地廉价了吧。

挺不喜欢这个时代的,不是说它不伟大,只是私心还是偏向过去的那些事物,不忍它们的离去。它们的离去让我,好像不怎么契合这一个时代,不适应。

但是也不想像别的人一样莫名感伤,只是觉得少了点什么,喜欢上个世纪的电视剧,喜欢古老的通信方式,喜欢古诗古文。

古代的游子漂泊在外,形只影单举目无亲,若是再碰到什么事情不顺利,或者有喜事却没人分享,游子自然会想到家乡,想到自己长大的地方,想到家乡的温暖,父母,亲人,朋友的欢声笑语和对自己的关心。

那个时候,思归和爱,和时间一样,是诗人永恒的主题,因为它是世间永恒的主题。

所以古代有着一批闪闪发光的有关思归的星辰,每当人们有所感慨,就会自然而然想到那些星辰。

比如下边这首。

夜雨寄北

唐代:李商隐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你写信问我啥时候回来,我又哪里知道呢。

巴山这里晚上爱下雨,池里的水如思念般涨了又涨。

什么时候能回去和你掌灯长谈啊,一定要和你说说巴山夜雨的景象,和那些时候我对你的想念啊。

一句”君问归期未有期“,就已经足够称其为千古名句了,语言很淡,直白,但是弦外之音却触动人心,你问我什么时候回来,这是你对我的思念;我说没有确定日期,一方面是无奈,一方面则透露着着急。

七个字里,感情却巡回往复,在一次又一次的碰撞中越来越深,让读者回味无穷。

后边的几句话里两次提到了巴山夜雨,一次是真实,一次是想象,这里又是一层虚拟与现实的交融,现在和未来的交汇。一下子,诗里展现的画面就大了起来,完整了起来。

第一次是告诉收信人自己的景况,巴山夜雨涨满了秋池,自己也被阻隔在这里难以回去。说明不是自己不想回去呀,实在是山水迢迢难以实现。

第二次则是畅想自己回去以后了,想到回去以后的秉烛夜谈,那时再想起现在,这时候浓浓的思念不正是那时候最想要倾诉的感情吗。

然而这时候李商隐还不知道,这封信想要寄给的人,已经不在人世间了。

关于这封信的收信人,一直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寄给友人,一种是寄给妻子。

其实看这种缠绵悱恻的风格大家都看得出来是写给妻子比较合适。但是史料考证这首诗是写于妻子死后的。争议也就由此而来,所以这种时候就出来了写给友人的论调,但是如果是写给友人的,文风未免纤弱缠绵。

所以我更倾向于是李商隐这时候留滞四川,不通书信,并不知道妻子的死讯吧。

带着浓浓思念发出去的信,却是再也没有了收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