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恐袭不是孤立事件,极右翼思潮正从“思”转向“行”

新西兰恐袭不是孤立事件,极右翼思潮正从“思”转向“行”

3月16日,新西兰克赖斯特彻奇,警察在路口警戒。 新西兰南岛克赖斯特彻奇市15日发生枪击案,目前已造成至少49人死亡,48人受伤。 新华社 图

当地时间3月15日,4名白人在新西兰克莱斯特彻奇的两座清真寺,持枪扫射正在做礼拜的穆斯林,造成49人死亡、48人受伤。案发后,新西兰举国震惊,降半旗哀悼,世界震惊,痛责罪犯惨无人道。这次事件很快被界定为蓄谋已久的恐怖袭击。

在人们痛责持枪者人性泯灭之际,我们还要冷静下来反思:是什么造成了这次恐袭?从新西兰3·15恐袭案来看,“极端白人至上主义”、“种族主义”、“反移民思潮”是恐袭方的动机。已经被抓捕的澳籍男子布伦顿·塔兰特(Brenton Tarrant),使用的犯罪枪支上,写着反移民的口号以及一些在欧美恐袭中死亡的白人的姓名。以布伦顿·塔兰特为代表的极端分子——新西兰警方已经证实,这次案件背后得到了一些人(但尚难以确定是谁)的协助——认为白人目前已经成为弱势、受害的一方,他们选择采取非常极端的惨无人道的手段实现其目的。

这就引出了另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从什么时候开始,像布伦顿·塔兰特这类型的白人男子觉得自己成为了社会中的“少数”(从所占人口比例来看不是少数)?新西兰3·15案是不是一个孤立的恐袭事件?它是否具有某种程度的普遍性?

结合最近几年欧美国家出现的一系列“怪象”事件来看,它们的背后可能都是极右翼思潮在作祟。这体现在另一个引人关注的话题中——极右翼民粹。

在法国,成立于1972年的极右翼民粹政党“法国国民阵线”,强调法国人应该重视基督教文化,认为这是他们“民族灵魂”的一部分,并将反移民、反伊斯兰作为该党的两项长期政策。在美国,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有学者指出这是有着“受围心态”的底层白人男子的回击,他们想回到白人男子占主导的社会。2017年10月,在十名欧洲保守主义“学者”发布的《一个我们能够信靠的欧洲》的宣言中,也出现了保守派对“民族国家”、“基督教文化”、“欧洲团结一致”的强调,对“多元文化主义”、“移民”的谴责。当前的英国脱欧事件,最初促发脱欧的一个因素也被认为是英国国内对难民涌入的戒心。

事实上,新西兰也存在民粹政党(左右属性目前难以界定),这就是“新西兰优先党(New Zealand First)”(以下简称NF党)。NF党成立于1993年,该党的一个鲜明特征是,主张将“新西兰和新西兰人放在第一”,要“促进和保护所有新西兰人的习俗,传统和价值观”,严格限制移民并将移民纳入新西兰文化中。

因此,当我们将发生在西方国家的这些事件连起来看时,我们的确能感受到一股具有相同气息的思潮。这股思潮已经超出了“思”的层面,正在转化为一个又一个实实在在的行动,其可能是一个极右翼政党上台执政、一次恐怖袭击、一次小规模冲突,也可能是其他。尽管我们对这股思潮最基本的特征已有所初步了解,对于其产生的根源也略知一二,但对于这股思潮究竟会发展到什么程度尚难预判。

(胡莉,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博士生,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博雅博士后候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