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天堂”新西兰破天荒遭遇恐怖袭击 谁之责?

“安全天堂”新西兰破天荒遭遇恐怖袭击 谁之责?

亚太日报评论员 宋涛

3月15日,新西兰第三大城市、也是南岛最大的城市克莱斯特彻奇(基督城)发生恐怖袭击事件,多名枪手对两个清真寺进行了长时间、大范围的射击,截至目前,已造成至少49人死亡、48人受伤。这是新西兰有史以来遭受的第一次大规模恐怖袭击,也是伤亡最惨重的恶性暴力事件。

一向被看作“世外桃源”、安全天堂的新西兰如今也成为恐怖袭击的目标,这究竟意味着什么?新西兰政府该承担怎样的责任?新西兰未来的安全形势又将如何发展?谁制造了恐怖袭击?

这一次新西兰恐怖袭击发生得几乎毫无征兆,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任何组织宣布对此事负责,新西兰警方目前已经逮捕了四名袭击者,但并不确定这是否就是全部。所以,在进一步的审讯结果出来之前,对于袭击者,我们只能从现有的线索中进行分析。

袭击者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清真寺。同时,袭击者之一发起袭击之前,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长篇大论的“宣言”,斥责穆斯林对西方世界的威胁,宣称要保卫“白人的世界”。因此,基本可以确定,袭击者属于“白人至上”主义的右翼极端分子。近年来,随着西方世界经济、社会问题频出,加上中东难民的大量涌入,右翼极端主义势力不断抬头,已经成为西方世界的重大社会问题之一。但克莱斯特彻奇的袭击者究竟是属于某个极端组织,还是独立袭击者,目前还不能确定。

值得注意的是,四名袭击者中最主要的那个来自澳大利亚,自称名为布伦顿·塔兰特(Brenton Tarrant)。此人就是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宣言”的人,他还在袭击过程中使用头戴的摄像头全程视频直播,传播恐怖主义信息的目的非常明显。

从视频中可以看出,此人在整个过程中非常冷静,行动有条不紊,射击时目标选择明确、准确度也很高,而且携带了超过三支步枪备用。由此可见,此人在袭击前做了充分的准备,甚至可能还进行过专门的针对性练习。从其射击的稳定性和准确度来看,他甚至可能有军队或者警察的经历。事实上,也正是塔兰特造成了最严重的伤亡,说他是袭击者中的“主力”毫不为过。

那么,问题就来了,一个澳大利亚人,为什么要跑到新西兰来大开杀戒?为什么是新西兰?

在历史上,新西兰从来没有发生过稍微像样子一点的恐怖袭击,此前发生过的几次爆炸事件最多也就造成一两个人死亡。近年来,由于西方世界恐怖袭击频发,新西兰也好几次拉响恐怖袭击的预警,但迄今为止,伊斯兰恐怖主义势力似乎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到新西兰身上。最接近的一次,也不过是2017年的时候,一名15岁的少年受伊斯兰极端恐怖组织影响,打算开车在克莱斯特彻奇(又是这里!)冲撞行人,造成伤亡。但也许是车技不过关,他的冲撞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但这次未遂袭击却让新西兰安全部门把注意力全部放到了防范伊斯兰恐怖主义分子身上,对于“白人至上”的右翼极端组织警惕性严重不足。不过,也不能完全说新西兰警方没有注意过白人极端组织。事实上,新西兰是有本土右翼极端组织的,其名称叫“国民阵线”,和法国极端右翼政党同名。巧合的是,该组织的大本营就位于克莱斯特彻奇。

不过新西兰的“国民阵线”可没有法国的同名政党那么风光,由于新西兰生活安定祥和,中东难民也很少,各种族之间相处较为和谐,“国民阵线”没有什么发展的土壤。因此,在2016年的时候,该组织的核心成员也只有40-50人而已。而且这个组织本身也没有多少行动力,最大的“手笔”也不过是散发传单而已,其针对的目标还主要是华人。

也许正因为如此,新西兰安全部门从来没有把白人极端组织当成威胁,疏于防范之下,才有了今天的“背后一枪”。而塔兰特之所以选择新西兰而不是澳大利亚作为袭击目标,一方面是因为新西兰安全部门防范不足,另一方面则可能是为了把白人极端主义组织“拓展”到新西兰来。

在塔兰特使用的武器上可以看到,有很多写上去的文字,其中既有宗教人物的姓名,也有“为了罗瑟勒姆、亚历山大·比索内特和卢卡特拉伊尼”这样的字样。其中罗瑟勒姆性侵案是1997-2013年间发生在英国罗瑟勒姆的多宗少女被性侵犯的案件,估计受害人多达1400人,犯案者大多是巴基斯坦裔男子。虽然受害人向警方求助,可是地方当局知悉疑犯是少数族裔后,担心被指责种族歧视而不愿跟进调查;亚历山大·比索内特系法国裔加拿大人,2017年曾持枪袭击加拿大魁北克市清真寺;卢卡特拉伊尼则是2018年在意大利马切拉塔市向非洲裔难民开枪的极端主义分子。

这些文字表明,塔兰特对于袭击行动本身赋予了强烈的仪式感和宗教意味。从某种意义上说,此人也许把自己当成了一名“传教士”,要把他认为“神圣”的理念和行动传播到新西兰。如果再大胆猜测一下,甚至也有可能是新西兰本土的极端分子邀请塔兰特来联合行动,为新西兰本土的极端组织提供“榜样”。打开了恐怖袭击的大门吗?

新西兰的这次恐怖袭击表明,在全球化的今天,任何国家想“独善其身”都是越来越困难的事情。比如,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新西兰同样受到影响。虽然凭借经济体量小、“船小好掉头”,很快走出了低谷;但经济体量小、结构单一同样意味着该国的经济会受到国际环境的很大影响。而在政治上,新西兰又与美国、澳大利亚紧密捆绑,还是“五眼联盟”的成员之一,在国际关系上很大程度上要唯美、澳马首是瞻。比如,跟新西兰八杆子打不着的中东反恐战争,他们也积极配合美国参与。

而不幸的是,西方世界近年来的经济、政治和社会问题日益严重,带来的结果就是社会撕裂与极端化愈演愈烈。其中,在欧洲的表现主要是极端化和“政治正确”的无原则泛滥;在美国,则表现为社会的严重撕裂和对立,以及民粹主义的抬头。在这种大环境下,与美欧关系紧密的新西兰自然也担心受到影响,因此,近年来新西兰政府一直很紧张,担心欧美发生的一切也出现在新西兰。

新西兰目前的优势在于人口组成还比较合理,其中除了欧洲人以外,毛利人占16%、亚裔12%、太平洋各群岛裔人口占8%,这些种族大都是比较和平和温和的,不会影响社会稳定。新西兰的穆斯林占据总人口不到1%,而且很少有中东难民,这也意味着不稳定因素相对较少。

但问题在于,“白人至上”主义者目前已经在新西兰的“近邻”澳大利亚形成了一定的气候。而极端组织想折腾,可不会考虑其他种族是不是安分守己。前些年,新西兰“国民阵线”组织针对华人的传单攻击就是一个不怎么正面的例子,新西兰梅西大学的著名人口专家保罗·斯普恩尼就认为,新西兰社会目前已经有一些基于“仇恨”的犯罪行为的萌芽,新移民人口在不断增加的过程中,若无法充分与本地社区融合,或将进一步煽动“仇恨犯罪”行为的出现,甚至成为恐怖主义的温床。

当然,总体来看,虽然极端主义势力会努力把影响力向新西兰这个“处女地”扩散,但只要新西兰政府自己不恶意煽动,就目前新西兰的经济和社会形式来看,极端组织是没有多少发展空间的。然而这一切的前提,是新西兰必须保持冷静和理智,不要去挑战自己力所不及的事情,更不要被所谓“政治正确”绑架。

作者简介:宋涛/资深媒体人

亚太日报观察专栏作者均为国际问题专家及资深新闻从业人员,长期从事国际研究和报道,他们秉承亚太日报原创、独家、深度、开放、联动的理念,以独特的视角评述当今国际大事。

(来源:亚太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