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巢箱帮忙 野鸳鸯定居北京动物园

人工巢箱帮忙 野鸳鸯定居北京动物园

工作人员为野生鸳鸯安装人工巢箱。

3月14日,北京动物园,野生鸳鸯在动物园内水系安家。

人工巢箱悬挂在水域中心及附近,方便鸳鸯繁殖;今年北京将对猫头鹰等北京明星物种开展种群调查

北京市民对鸳鸯并不陌生,不过以往在城区里,只有春秋迁徙季、繁殖季才能看到的野生鸳鸯,如今却越来越多地在城市公园“定居”。近日,北京市野生动物保护中心组织志愿者开展了2019年首轮北京五环以内鸳鸯的分布调查,结果显示,北京动物园野生鸳鸯数量达上百只,占9个调查点鸳鸯总数的近30%。

记者从北京动物园获悉,2009年起,北京动物园开始实施“野生鸳鸯保护项目”。2014年,北京动物园重点实验室动物遗传繁育研究室主管由玉岩牵头申报了“鸳鸯繁殖、巢位选择及栖息地忠诚性研究”。其中,团队研发的“一种用于招引鸳鸯的人工巢箱”获得实用新型专利。

此外,记者从市园林绿化局获悉,今年北京将启动覆盖城市建成区的野生动植物栖息地调查,初步计划在全市建设6处生物多样性示范区,并对猫头鹰、鸳鸯等北京“明星”物种开展种群调查。

释疑1

野生鸳鸯对栖息地有哪些要求?

要有一定的森林覆盖和良好的水域环境,进入城市会产生适应性

由玉岩介绍,鸳鸯属鸟纲,属雁形目的中型鸭类,雌雄的外观差异很大,雄鸟嘴呈红色、脚橙黄色,头上有艳丽的冠羽,眼后有宽阔的白色眉纹,翅上还有一对栗黄色扇状直立羽,像帆一样立于后背,在野外极易辨认;而雌鸟嘴黑色,脚橙黄色,头和整个上体是灰褐色,眼周白色并连有一道细的白色眉纹。

鸳鸯是中型树栖游禽,白天在溪流水面活动觅食,夜间飞到林间树枝上休息。因此,在繁殖季节,鸳鸯对树的高度、树洞的深度和内径、洞口的朝向等因素都有要求,这些都关系到鸳鸯的产卵繁殖安全。

“鸳鸯的栖息地要求有一定的森林覆盖和良好的水域环境,因此它们也成为了一个区域生态状态是否良好的重要指示物种。”北京动物园重点实验室动物生态研究室主管崔多英介绍,“为加强对城市园林景观中野生鸳鸯的保护和监测,2009年北京动物园专门成立课题组,以‘北京地区野生鸳鸯繁殖生态学及保护策略研究’为题,专门对城市园林中的野生鸳鸯进行研究并加以保护。”

由玉岩介绍,野生鸳鸯本身有一种野性,但进入城市后会产生一定的适应性。比如,由于北京动物园整体生态环境较好,一些放归的野生鸳鸯次年迁徙、繁殖季仍会飞回动物园生活,“定居”在此。

释疑2

人工巢箱为何受野生鸳鸯“青睐”?

根据鸳鸯喜爱的天然树洞尺寸定制,有效缓解鸳鸯“住房难”

3月14日上午,记者在北京动物园西北侧水域旁看到,公园饲养、兽医部门的工作人员正在为鸳鸯搭建人工巢箱,并在巢箱内铺上树叶等垫料。据介绍,人工巢箱分为两种,一种是长方形的木质巢箱,另一种是原木制作、外形与树干无异的仿生态巢箱,均通过高梯、高架车悬挂在水域中心及附近的柳树上。

北京动物园副园长张成林介绍,“每年3-4月份都是鸳鸯的繁殖季,鸳鸯产卵都是在水域旁的树洞上,符合条件的天然树洞很少,通过这种人工巢箱有效地缓解了鸳鸯的‘住房难’问题,保证它们平稳度过繁殖季。”

据介绍,人工巢箱是根据鸳鸯喜爱的天然树洞尺寸而量身定制的宽25厘米,长30厘米,高55厘米的木质巢穴,上有人工开凿的洞口,在箱底到洞口处安装了铁丝网,方便小鸳鸯出巢时用小爪子抓住铁丝网向上爬出。这些人工巢箱会悬挂在邻近水面的高大树木上,4-12米不等的位置。为更好研究鸳鸯繁殖的习性,科研人员还挑选了一些天然树洞和人工巢箱,在这些树洞内安装了红外线摄像头,以监测洞内的情况。

张成林介绍,从园内观测情况看,安装的人工巢箱受到了野生鸳鸯的“青睐”,吸引了很多鸳鸯到此产卵孵化,有时还会出现多只鸳鸯“抢用”同一个巢箱的现象。

鸳鸯的窝卵数一般在10-12枚,卵平铺于洞底单层排列,雌性鸳鸯在孵化过程中会经常翻卵,以保证每枚卵都能感受到“母亲”的体温,受热均匀等。每年繁殖季科研人员都会发现,某些鸳鸯树洞或人工巢箱里会有三四十只卵,这种现象多为找不到合适巢箱的鸳鸯将卵产在了“别人家里”。为了让鸳鸯幼崽更好成活,动物园会对其进行人工孵化。

■ 对话

北京动物园重点实验室动物遗传繁育研究室主管由玉岩:

人工繁殖鸳鸯最终都要放归

新京报:你们为何会开展“鸳鸯繁殖、巢位选择及栖息地忠诚性研究”这个课题?

由玉岩:2009年,北京动物园内发现野生鸳鸯,重点实验室动物生态研究室的崔多英博士就做了一个人工巢箱试着招引鸳鸯,结果真引来了。最初的研究只限于招引、行为观察,包括录像等。我来到北京动物园后,于2012年开始推进这项研究。首先我们设定了目标,就是这些鸳鸯最终要野化放归。然后我们就想到要繁殖,涉及行为观察、人工繁殖,包括孵化、育幼,以及育幼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疾病等。繁殖后,想知道野外放归的鸳鸯喜欢什么样的环境,我们就又研究它的栖息地包括巢址选择的偏好。紧接着,如果要在某个区域保持一定鸳鸯的数量,比如让一些留在北京动物园,增加园内的生物多样性,我们就要看它有没有栖息地忠诚性。

新京报:常年和动物园里的鸳鸯接触,和这些动物之间发生过什么令你印象深刻的事?

由玉岩:比较有意思的是我目睹了自然界中动物“夺妻”的行为。有一年我在园区里发现,有一对人工繁殖的鸳鸯“配对”成功,但没几天来了一只野外的雄性鸳鸯,开始“追”这只雌性,园内这只还抵抗了一段时间。再过了两天去就发现,这只园内的雄性鸳鸯打不过人家,这一对就被“拆散”了,这只雄性鸳鸯就一直在靠近岸边的地方看着被“抢”走的雌鸳鸯。

新京报:在你看来,现在鸳鸯等野生动物的保护工作中存在什么问题?下一步要开展哪些工作?

由玉岩:整个研究下来我们发现,人工繁殖的鸳鸯在自然中的繁殖竞争力还是稍弱一些,雌性非常受欢迎,但雄性就会弱一些,竞争不过野外来的鸳鸯。那么后期我们在野化放归的过程中怎么去恢复它们的野性,怎么让它们跟野生的雄性鸳鸯竞争,就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也是所有野生动物放归需要面临的一个问题。以后,我们可能在饲养过程中也要采取一些策略,比如尽量避免人为干扰等。

我们现在的研究也在配合北京市的整体工作,除了鸳鸯之外,还做了丹顶鹤,包括跟河北保定、山西太原等地的动物园合作做黑鹳种群的复壮。

新京报记者 周依

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