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列舰三国志 -“厌战”号(1)

战列舰三国志 -“厌战”号(1)

提起二战英国最有名的战列舰,大家多半会提到“英王乔治五世”号、“威尔士亲王”号,或者Big 7里的“罗德尼”号、“纳尔逊”号,前三者都和“俾斯麦”号交过手,威名远扬。但是要论资历、战功和传奇性,它们都要排在后面。皇家海军历史上最富盛名、获得战斗荣誉最多的舰艇非“厌战”号莫属,甚至超过了风帆时代永垂不朽的“胜利”号。


30年代驶入马耳他港的“厌战”号

对于“厌战”号很多人似乎不太熟悉,这也难怪,二战时期英国所拥有的21艘战列舰/战列巡洋舰中,“厌战”号是倒数第二老旧的,它于一战前下水,一战中入役,参加过日德兰大海战,到二战爆发时已是24岁高龄。


超级无畏舰时代

现代战列舰的鼻祖是英国于1906年下水服役的HMS Dreadnought“无畏”号战列舰 ,它在海军列强中率先采用了单一口径“全重炮(All-Big-Gun)”配置,也就是取消高射速的小口径主炮(6-10英寸),仅装备12英寸主炮;用大功率蒸汽轮机取代古旧的三涨式蒸汽机,达到21节的高航速。这两项革命性的设计令当时英国在役和在建的62艘老式战列舰相形见绌。虽然“无畏”号仅建造了一艘,却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战列舰类别 - “无畏舰”,之前的众多战列舰则被归为“前无畏舰”。


朴次茅斯军港内刚完工状态的“无畏”号战列舰,左舷靠帮的是一艘明轮的拖船,舰艉露出的帆船桅杆可能就是纳尔逊的“胜利”号

这一时期正是英国国力鼎盛之时,皇家海军自1885年起一直奉行“两强标准”:英国海军实力不低于其它任意两个海军强国之和,也就是1要大于2+3。在“无畏”号之后,英国以每个财政年度开工一级新舰的速度相继建造了3艘1907型“柏勒罗丰”级(Bellerophon)、3艘1908型“圣文森特”级(St. Vincent)、1909年的HMS Neptune“涅普顿”号和2艘改进型“巨人”级(Colossus)。

为了应对德国海军咄咄逼人的造舰竞赛,1909年底开工的4艘“俄里翁”级(Orion)完全摆脱了造价和尺寸的约束,安装了新研制的MK V型13.5英寸(343毫米)主炮,5座主炮塔全部沿中轴线布置,可同时向一侧射击。1912年,同级的“雷神”号首次安装了中央火力控制系统,在主炮齐射时可以集中观测校正弹着点、统一解算射击诸元,远距离命中率成倍提高。于是“俄里翁”级之后的战列舰又被称为“超级无畏舰”


1915年停泊于锚地的“俄里翁”级“君主”号

需要特别提一下,这一时期英国人热衷于用古希腊、罗马神话人物来命名主力舰,比如Bellerophon就是捕获了天马Pegasus的科林斯王子。因此作为战列舰名,Orion是指海王波塞冬之子 - 猎户巨人,而不是猎户座,音译为“俄里翁”更合适;同理,Neptune是指罗马海神“涅普顿”而不是海王星。


在“俄里翁”级之后,英国又建造了4艘1911型“英王乔治五世”级(King George V)和4艘1912型“铁公爵”级(Iron Duke),均为上一型的小幅改进型,主炮相同,动力装置略有加强。


“铁公爵”号战列舰,日德兰海战中英国海军大舰队(The Grand Fleet )司令约翰·杰利科海军上将的旗舰



“伊丽莎白女王”级

当英国开始设计“铁公爵”级的后继型时,获悉满载排水量达35300吨的德国新一代“马肯森”级战列巡洋舰将装备13.8英寸(350毫米)主炮。为保持火力优势,海军部决定为新一代战列舰配备15英寸(381毫米)主炮。

按过去的经验,都是先研制火炮再建造与之匹配的主力舰。而时任第一海军大臣丘吉尔为了能赶上新战列舰的进度,极力推进火炮和战列舰的并行开发,将这个过程缩短了一到两年:火炮跳过了冗长的原型试制流程,下了绘图板就直接进入制造阶段;军舰的整体设计也为尚在研制中的新型大口径主炮进行了优化,并立即开工建造。

这级新型战列舰就是“伊丽莎白女王”级(下文简称QE级),它以“伊丽莎白一世”命名,现任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要在14年后才出生;如今的“伊丽莎白女王”级航母继承的也是“一世”之名。本级舰原计划建造四艘,因为马来亚自治领提供了造舰预算,于是增建一艘,分别是“伊丽莎白女王”号、“厌战”号、“巴勒姆”号、“勇士”号和“马来亚号”。



1916年5月31日爆发的日德兰大海战中,除了“伊丽莎白女王”号在本土维修外,QE级其余四舰均编入第5战列舰中队参战

【 武备 】

这门新式火炮就是著名的MK I型42倍径15英寸海军炮。虽然它的开发过程被极度压缩,但在海军军械局总监摩尔少将的卓越领导下,该炮达到了所有设计目标,并且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都发挥出色。美军二战后的一份分析报告显示,其后研发的众多火炮都有更高的单项指标,但MK I的可靠性和准确性是二战所有大口径主炮中最高的,两万码距离齐射的散布非常小。有意思的是,出于保密原因,在研制期间英国对外声称其口径为14英寸,和30年后日本人隐瞒“大和”号主炮口径如出一辙。


正在苏格兰约翰·布朗造船厂舾装中的“巴勒姆”号,起重能力达到160吨的吊车正在为B炮塔吊装单门重量100吨的MK I主炮

MK I装备了QE级和R级10艘战列舰,“声望”级、“勇敢”级和“胡德”号6艘战列巡洋舰,以及三型6艘潜水重炮舰,共生产了186门,一直用到1946年竣工的“前卫”号战列舰。

“前卫”号是战时应急计划的产物,其8门MK I主炮的来源是真正的“五花八门”:“光荣”号战列巡洋舰改造为航空母舰后留下1门,“伊丽莎白女王”号备用炮管2门,R级“拉米利斯”号2门、“君权"号和“决心”号各1门,最后1门来自于浅水重炮舰HMS Erebus“暗界”号。


皇家海军最后的战列舰“前卫”号,攒出来的8门舰炮是各国二战期间建造的战列舰中最弱的

这186门炮中还包括了7门海岸炮:40年代初在肯特郡的Wanstone农场安装有两门,代号“Clem”和“Jane”,提供覆盖英吉利海峡的封锁火力;30年代在新加坡配置了5门,柔佛炮台3门防御东南面,Buona Vista炮台2门防御西南面,均配备装甲旋转炮塔,但180度左右的射界打不到西北角的柔佛海峡,日军登陆时成为摆设。


1941年11月14日,进行试射的柔佛炮台

QE级的原始设计继承了“铁公爵”级的布局,配备5座双联装炮塔,相应的最高航速也同为21节。但根据“狮”级战列巡洋舰的设计经验,英国工程师认识到取消舰体舯部的Q炮塔可以腾出空间和排水量来容纳更大型的轮机系统,而更充沛的动力则可以承载更厚的装甲,增强防御力。同时海军部认为,8门15英寸主炮的舷侧齐射弹药投射量足以超过“铁公爵”级的10门13英寸主炮,因此最终的设计采用了4座双联装主炮,艏艉对称在舰体中心线上呈背负式各布置两座。


和同时代的超级无畏舰一样,QE级配备的副炮是6英寸(152毫米)45倍径的单管MK XII型炮廓炮。首舰“伊丽莎白女王”号安装了16门,其中四门位于艉部,比其余的副炮低一层甲板。


海试中发现这四门炮位置过低,毫无用处。除了射界差、弹药库防护薄弱以外,高海况时还非常容易进水,成为防御系统的一个死穴。于是“伊丽莎白女王”号将这四门炮移除,炮廓封闭焊死。其中两门炮被安装到了烟囱两侧的舟艇甲板上,用装甲炮盾防护。

其余4舰在建造过程中就废止了后部的这四门炮廓炮,同样改为两门甲板炮。这两门单炮也没什么作用,五舰于1916年撤装。QE级多出来的10门6英寸火炮在1915年被安装到5艘M29型浅水重炮舰上。


“厌战”号左舷舟艇甲板上的甲板炮,在日德兰海战中受损严重

QE级还装有2门单管76.2毫米高射炮、4门礼炮和4具固定式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两舷水线以下各安装2具,备雷20枚。

QE级在建成时就配备了完善的火控系统,是全世界第一型拥有机械式统一射控系统的战列舰,设有两部带15英尺(4.6米)光学测距仪的主炮指挥仪,一部安装在司令塔(conning tower)顶,另一部在三角主桅顶部的校射平台(spotting top)上。每座主炮炮塔也配有15英尺测距仪,紧急情况下所有主炮还可以由B炮塔统一控制。副炮则由主桅两侧罗经平台上的副炮指挥仪分别控制。


【 动力系统 】

最初的1912年造舰计划沿袭了传统的战列舰分队编组模式,采购3艘战列舰加1艘战列巡洋舰,利用战巡的高速度作为前卫,为本队展开火力侦察、肃清对方驱逐舰、巡洋舰的干扰,占据有利阵位。这艘战巡将会是“虎”号的改进型,并可能被命名为“豹”号。

在减少一座炮塔并加强动力系统后,新型战列舰的最高航速被设定为25节,接近同期“虎”号战巡的28节。鉴于战列巡洋舰的昂贵造价(“虎”号包含火炮的造价高达259万英镑,“厌战”号的价格为252万英镑)而防御薄弱,海军部取消了这一年度订单中的战列巡洋舰,直接采购第四艘战列舰。

海军设计局(Director of Naval Construction - DNC)的评估报告认为要想达到这样的高速,必须采用全重油锅炉。而之前所有皇家海军战列舰采用的都是煤/油混烧锅炉 - 以煤为主燃料,在煤炭上喷淋重油充当助燃剂。


旧式英国战列舰上正在往燃煤锅炉中铲煤的司炉工,可见工作环境相当恶劣。一艘主力舰往往安装有多达24台锅炉,需占用大量人力维持锅炉的运转。

已退休的前第一海务大臣,“无畏舰之父”费舍尔海军元帅(Admiral of the Fleet)也极力主张未来的战舰以燃油取代燃煤,因为石油具有比煤炭大得多的能量密度,热效率更高,彻底解放了又脏又累的司炉作业,液态石油的储存和补给也更简便,燃烧时还不会产生浓烟,暴露战舰的位置和航向。1912年,他出任“皇家燃油调查委员会”主席,三次向海军部提交秘密报告,推进全海军的燃油化。

当时英国已经具备成熟的重油专烧锅炉技术,唯一的顾虑来自后勤补给。因为20世纪初的英伦三岛不产石油,北海油田的大规模开采要到70年后;而英国又拥有非常丰富的煤炭资源。如何维持庞大舰队的燃料储备是个很关键的问题,丘吉尔亲自介入此事,通过英伊石油公司签署的《英国-波斯石油合约》确保了战时皇家海军的石油供应,由此为采用全重油锅炉的手续大开绿灯。


海军两巨头:文职的第一海军大臣丘吉尔和第一海务大臣海军元帅费舍尔男爵

QE级成为皇家海军首批配备全重油锅炉动力的战舰,共安装了24台亚罗锅炉,驱动2台布朗·寇蒂斯直驱式蒸汽轮机,每台蒸汽轮机带动2根驱动轴,输出功率7.5万轴马力。


亚罗公司为智利战列舰生产的三鼓式锅炉

QE级采用双舵四桨,高速回转性能非常好,以23节航速满舵转弯(舵角35度),回转180度仅需1分48秒,战术直径550米。作为对比,“俾斯麦”号以20.4节航速、舵角25度完成180度转弯耗时6分30.6秒,战术直径近900米。

很多文章都说QE级的最高航速是25节,这其实只是设计时的目标航速。“伊丽莎白女王”号在海试中曾以舰体轻载和动力过载的条件达到26节,但在实战中QE级都会严重超重,吃水加深,各舰只能开出23-24节的最高航速。

以“厌战”号为例,其设计航速是5.6万轴马力时23节,1915年海试轻载状态以5.6万轴马力跑出24.1节,依靠动力系统超压过载输出7.55万轴马力曾达到过24.65节的极速,过载2万马力仅仅提高了半节的速度。

无论如何,这已是当时世界上最快的战列舰了,比标准型战列舰高出2-3节,因而被看作世界上第一型快速战列舰。以12节的巡航速度,QE级的续航力为5千海里。

【 防护 】

一战前的无畏舰时代,13.5英寸以下主炮的最大射程都在21公里以内,实际交战距离在一万码左右,这种距离下炮弹弹道近似于水平,弹着点集中在水线附近。所以当时的战列舰装甲最厚的部位就是舷侧水线装甲带,覆盖从A炮塔到Y炮塔的长度,受排水量和动力的限制,主装甲带的高度都相当低矮。

因为远程弹大角度下落攻击水平装甲的威胁还非常小,连水平装甲“免疫区”的概念都还没提出,所以水平装甲相当薄弱,仅依靠小厚度的穹甲保护弹药库和轮机舱等重点部位。

QE级在前型“铁公爵”级的基础上加强了重点区域防护:舷侧水线装甲带采用330毫米克虏伯渗碳表面硬化装甲 - Krupp cemented armour (KC) ,炮塔KC装甲厚度为279-330毫米,司令塔厚度330毫米,都比“铁公爵”级增加了1-2英寸,水平装甲的厚度则从25-76毫米不等,装甲总重量超过8千吨。


但是其舷侧主装甲带总高度只有5米,从中间向上下递减:顶部2米的厚度为152毫米,底部1米的厚度为203毫米,最厚的330毫米部分仅仅高2米,和142米的全长相比真的就是一条皮带的宽度。按照设计时的标准排水量,整个主装甲带有2/3在水线以上,1/3在水线以下,但糟糕的是QE级自建成之日就超载严重,满载作战状态下吃水很深,330毫米主装甲带仅仅露出水面6英寸(15厘米)。


30年代第二次改装后的QE级舰队,从近到远分别是“勇士”号、“伊丽莎白女王”号和“巴勒姆”号,可以看到干舷被压得非常低,防雷突出部和主装甲带几乎完全没入水中

总的来说,QE级仍然是一型非常典型的“全面防护”战列舰,整个舰体都包覆有一层25毫米的薄装甲,处处设防,但装甲都不够厚实,重点区域的防御能力比起日后采用“重点防护 - All or nothing”概念建造的标准型战列舰还是要逊色很多。若以当时的标准看,这就是皇家海军防御能力最强的战舰了。

当1914年12月22日首舰“伊丽莎白女王”号在一战的战火中服役时,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是一艘满载排水量3.3万吨的现代化战列舰,拥有当时最大口径的15英寸主炮、最先进的全重油锅炉和蒸汽轮机动力系统、最快的24节航速、最厚的330毫米水线装甲、以及最先进的火控系统,在同时代的战列舰里可谓冠绝群伦。



“快速”战列舰的烦恼

在QE级服役之后,手握5艘英国最强大战列舰的海军高层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们发现在当时的舰队战术体系中,QE级的地位非常尴尬。

【 一战海战模式 】

一战前的欧洲,英德两强掀起造舰竞赛,双方的海军建设都是围绕舰队决战进行的。无畏舰出现后的短短8年间,战列舰的性能得到了飞速提高,但海战的作战模式几乎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和“对马海战”一样,大舰队决战最主要的战术就是抢占T字头横位,以便己方战列线上的战列舰能够发挥全部舷侧火力,而敌方只能用艏部主炮还击,火力输出的差异巨大。


和“对马海战”不同的是,一战前英国、德国的舰队规模要比日本、俄国大得多得多。每方都拥有几十艘主力舰,加上辅助舰只超过百艘,一条战列线长达十几海里。


航行在北海上的皇家海军大舰队,燃煤锅炉产生的浓烟遮天蔽日



德国公海舰队第一、第二战列舰分队

当时的通信手段相当落后,主要还是依靠灯光和旗语,在销烟缭绕、海况复杂的战场上指挥如此庞大而绵长的编队非常困难。为了便于通信和机动,主力舰只被分为多个小纵队平行前进,只有在发现对方主力舰队后才在统一指挥下朝一个方向转弯,迅速展开形成一字长蛇的战列线。这对整个编队中的每一人,上到舰队司令、舰长,下到瞭望哨、司炉工都提出了非常高的战斗素养要求。


舰队指挥官最重要的决断,就是在何时以何种方式展开舰队,抢占最有利的阵型。如果能成功抢到T字头横位,战斗已经赢了一半。而要做出准确的判断,除了考虑洋流、风向、太阳方位等诸多条件,最重要的就是了解散布在几百平方公里内敌方舰队的编成、方位、速度等情报。在没有舰载机也没有雷达的年代,最有效的侦察方式就是派出高速前卫分队进行目视侦察。过去这是轻巡洋舰的任务,进入无畏舰时代后则让位给了更强大的战列巡洋舰。



1916年5月31日下午4点,贝蒂中将的战列巡洋舰队发现德国公海舰队主力

当然敌人也不会傻傻地呆在T字头的竖列上等着挨打,双方纵队都在不断运动中抢占阵位,互轧苗头,最后往往会进入平行互殴状态。因为当时的舰载火控设备都相当原始,只有战舰进入稳定直线航行状态,才可能进行统一、有效的射击。


在舰队规模和舰艇性能接近的情况下,平行对轰很难形成压倒性优势,要么两败俱伤,要么四散逃窜,打不出决战决胜的歼灭战。这个时候如果一方在战列线前端部署有一支航速更高的分队,将有机会强行超车卡位,侧翼包抄,打破战列线的均势。


【 QE的使命 】

按照海军部的计划,设计航速25节的QE级担负的就是这样一个角色,它们被单独编成“战列舰快速分队 - fast division of battleships”,在决战中作为快速侧翼部队突出于航速21节的战列线前端,完成关键的侧翼包抄任务。

这本应由前卫战列巡洋舰队执行,但皇家海军内的保守派普遍认为战巡的装甲薄弱,面对敌方战列线上的战列舰生存力很低。而且德国海军已迅速建立起规模相近的战巡舰队,双方战巡在前卫战中的首要任务变成了迎击对方的战巡,此外还承担着强行侦查、击退实施鱼雷攻击的轻型舰艇等繁重任务,在舰队决战时战巡将很难及时返回己方战列线前端去包抄敌人。

火力猛、速度快、装甲厚的QE级并不参与前卫战,它的任务就是作为战列线的固定成员实施快速侧翼包抄。但实际运用中皇家海军发现,QE级快速战列舰因为超重实在是快不起来,2-3节的速度优势无法保证舰队展开时它们能够及时到达包抄位置,极易造成己方阵型大乱。


第5战列舰中队的四艘QE级在战列线上准备开火,拍摄自“巴勒姆”号

速度不够数量补,在意识到QE级的速度缺陷对舰队决战阵型带来的影响之后,皇家海军希望能在战列线两侧各部署一个快速战列舰分队,这样不论舰队向哪一侧展开机动,都能有一个分队位于战列线前端。

QE级最初只规划了4艘,刚好编成一个标准的战列舰分队。后来马来亚自治领捐赠了1艘,于是皇家海军看到了8艘的希望。海军部曾希望加拿大也捐资再建造3艘,但随着1913年5月加拿大海军援助法案被否决而落空。后来又计划建造六号舰,以最低限度凑成两支三舰分队。新舰被命名为“阿金库特”号,但该计划因为无法落实造舰预算而于1914年一战爆发后取消。“阿金科特”号则摇身变成了拥有14门主炮的多炮塔神教教主 - 原为巴西海军建造的“里约热内卢”号战列舰,后转卖给奥斯曼帝国,又在土耳其参战后被英国截留。



两艘被英国截留的原奥斯曼土耳其战列舰,前为“爱尔兰”号,后为“阿金科特”号,7座双联装12英寸主炮采用前2中2后3的布局。

速度、数量都不够,也就意味着在战列线展开的关键时刻,空有一身武艺的QE级很可能无法占据既定阵位去完成它被寄予厚望的侧翼包抄任务。这就很尴尬了。

大舰队司令杰里科海军元帅曾在备忘录中抱怨:QE级的航速跟不上28节的战巡舰队,无法完成前卫作战;但如果编入21节的战列舰队,她的航速又成了巨大的浪费。

丘吉尔也在给内阁的备忘录中指出:如果战列线的平均航速提高到快速分队的水平,快速分队自然就会回落成普通战列舰分队。创设快速分队并不是想提高战列线的平均航速,战列线内各舰最大航速仍会保持在20到21节。

正因为定位上的不确定性,实际舰队运作中,第五战列舰分队的QE们一会被编入战巡舰队,一会被编入战列舰队,成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丑小鸭。在1916年11月接替杰里科担任大舰队总司令后,贝蒂上将选择“伊丽莎白女王”号作为旗舰,这也宣告皇家海军彻底放弃了高速战列舰的概念,只是把QE级当作普通战列舰使用。

QE级开工一年之后,下一级5艘“复仇”级(R级)开始建造,它沿用了QE级的布局和武备,但降低了动力要求,航速指标降回低速战列舰的21节,缩短舰体长度,减少一座烟囱,节省出来的吨位加强防护,成为一级强化战列线的传统慢速战列舰。从这点上看QE级和R级的关系颇像日后的“北卡罗来纳”级和“南达科他”级。


“复仇”级中最有名的一艘莫过于“皇家橡树”号,1939年10月15日凌晨被冈瑟·普里恩上尉指挥的U-47艇击沉在斯卡帕湾,成为二战中沉没的第一艘战列舰

真正继承QE级衣钵的是其后的4艘“海军上将”级战列巡洋舰,最终只有“胡德”号建成,在建造过程中不断改进设计方案,加强装甲防护,实现了高速(31节)、厚甲(QE级相同水平)和火力(相同的8门MK I主炮)的完美统一,当然满载排水量也暴涨到4.7万吨,在条约时期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也是最强大的战舰。但是皇家海军对“胡德”号防护上的缺陷心知肚明,所以从来没把它当作快速战列舰,而只是作为战列巡洋舰。


1924年6月25日,在总航程6.1万公里的“帝国巡游”环球航行期间驶入温哥华港的“胡德”号




“厌战”之名

1915年3月8日,QE级2号舰“厌战”号在德文波特皇家造船厂加入皇家海军,开始了她长达30年的服役生涯。它首先在第2战列舰中队展开一系列海试,丘吉尔亲自观看了381毫米主炮的试射,对其精确度和威力留下了深刻印象。

“厌战”号可以说是所有战列舰中最有个性的一艘,纵观她的一生可以分为三个截然不同的阶段:一战前后的青年时代 - 桀骜不羁、事故不断;两战期间的中年时代 - 改装升级、低调修炼;二战时的垂暮之年 - 征战四方、功勋卓著。


“厌战”号官网上的时间线

战列舰三国志,我原本的设想是每一艘舰讲一个最著名的战例,比如战列舰三国志 -“华盛顿”号(中) 。但是讲到“厌战”号我发现这招不灵了,她的经历实在是太丰富,从一战打到二战,参加了众多著名海战,权衡了很久一个都不舍得放弃,所以我也不再分上中下了,按一二三排下去写到哪算哪吧。

这一篇已经写得很长了,精彩的战斗故事下篇再说,这篇的结尾只聊一聊“厌战”这个舰名。HMS Warspite,这是一个历史非常悠久的传统舰名,到目前为止历经七代,1913年下水的战列舰是第六代Warspite,第七代是1991年退役的“勇士”级攻击核潜艇2号艇,第八代将是计划在2028年后代替“前卫”级的下一代“无畏”级战略核潜艇3号艇(皇家海军把战列舰舰名都加到核潜艇头上去了)。



首先Warspite这个单词在英语里没有实际意义,也就是说它是个专有名词,只作为军舰名使用。

Spite作为名词在现代英语里是恶意、怨恨、厌恶的意思,动词则是刁难、故意伤害(剑桥字典)。于是war+spite被从字面上翻译为厌恶战争的“厌战”,并约定俗成地使用了很多年。

但是我们要考虑到Warspite是一个已经传承了423年之久的舰名,第一代Warspite是1596年下水的一艘29门炮大帆船,当时的舰名拼写作Warspight。那还是明朝万历年间,在英国则是都铎王朝的最后一位君主伊丽莎白一世在位期间,英语正处于从中古英语(Middle English)向近代英语(Early Modern English)演变的过程中,用现在的眼光看很多单词和语法是相当晦涩难懂的。



根据牛津字典的词源,中古英语中的spite来自古法语单词despit,就是“contempt - 蔑视”的意思,动词是despiter。



所以war+spite不是厌恶战争,而是蔑视战争。这也是皇家海军官方一直以来对这个舰名的解释。第六代Warspite的拉丁文舰铭:“Belli dura despicio”,即“I Despise the Hard Knocks of War - 我蔑视战争的艰辛”。原来人家不是讨厌打仗,而是不怕打仗。

“厌战”号的官方舰徽,中间是一门无敌舰队时期的旧式舰炮刚开新号,所以还不能标注原创字样,原创不易请多多指教,欢迎大家一起交流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