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传销更恐怖,正在摧毁这代年轻人!

比传销更恐怖,正在摧毁这代年轻人!

人均负债12万元!举债度日,几乎成了很多年轻人的生活常态

前不久,汇丰银行发布了一个数据:中国90后一代人的债务与收入比达到令人吃惊的1850%,他们欠各种贷款机构和信用卡发行机构的人均债务超过17433美元(约合平均12万元人民币)。

人均负债12万元!

这一定程度上说明:举债度日,几乎成了很多年轻人的生活常态

除此之外,还有下面这些触目惊心的数据:

央行数据显示,到2018年第三季度,我国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高达881亿元,环比增长16.43%。而这一数字在8年间已经增长了接近10倍!

去年,花呗发布的《2017年轻人消费生活报告》显示:在中国近 1.7 亿 90 后中,开通花呗的人数超过了 4500 万,也就是说平均每 4 个 90 后就有 1 个使用花呗。

据蚂蚁金服发布的《2018中国养老前景调查报告》,在现在35岁以下年轻人里,有56%的人暂未开始储蓄。就算在开始储蓄的44%的人中,平均每月储蓄也仅有1389元。

也就是说,大部分年轻人根本存不到钱。

一边是年轻人一贫如洗的口袋,一边却是疯狂的信贷逾期,赚钱不多却花钱如流水,这似乎成了这一代年轻人一个显著的标签。

通过调查,我们发现,很多年轻人挣得不算多,花起钱来却十分爽快,那钱从哪儿来?一个字,借。

据调查,90后已经成了消费贷款的主力军了。在使用消费贷款的人群中,将近一半都是90后。

在一份大学生消费信贷调查报告中,你能看到:近64%使用花呗的大学生,都是用来购买电子产品、奢侈品和化妆品。至于生活用品,几乎见不到。

在虚拟账单的数字背后,是无尽的物欲深渊,它正在让消费者的人生陷入还不尽的账单黑洞中。

更值得注意的是:现在全社会都在不遗余力地助推消费主义。而消费主义泛滥背后,是毒广告横行!为了利益,它们往往不择手段,甚至不惜搅乱整个社会的价值观,毁掉整整一代人,也在所不惜。

各种广告正疯狂的煽动人们无脑消费,甚至将消费与身份、阶级、品味、智商、爱情、亲情统统联系在一起。

《不给你买 YSL 的男孩,不配说爱你》

《心情三分靠打拼,七分靠shopping》

《娶老婆,一定娶会花钱的那种》

《聪明的女人,舍得为自己花钱》

《20岁喜欢的裙子,40岁穿上已没有了任何意义》

……

看看这些广告标题吧,他们无不在暗示你:不无脑买,就是低级、low!比如那句杀人诛心的广告词:“你舍不得买那些漂亮、好看、具有品质感的东西,是因为潜意识认为自己配不上它们。”

在这些弥漫着奢侈品和人民币气息的广告塑造下,很多人拥有了自己收入匹配不上的消费欲望,而且这种消费欲望又被美化成:活成我想要的样子。

仿佛不消费、不花钱,你就伤天害理、十恶不赦,消费、使劲花钱,哪怕是借贷、哪怕是裸贷,哪怕是赔上一生,你都是光明正大、前途无量的。

随着物欲一步步放出心中的猛虎,将把人拖入欠债-还款-欠债的泥潭。

“金钱的桎梏甚至能套住街道的足踝,遑论是人的,其套牢的程度会更加严重。被套住的人愿意就这样干枯至死呢,还是肯努力挥舞意志的刀刃,斩断足踝逃脱而去?”

一旦信用逾期,那些催债公司会把电话打到你的父母、同学、朋友,以及所有的亲戚那里,让你受尽恐慌和耻辱,从此再也抬不起头。

有些人可能甚至因此抵不住压力,走上了绝路

今年1月,武汉理工大学的一名研究生突然自杀身亡,轰动全国。

他因通过向17个APP借贷,欠款多达五万元,深陷借新还旧的深渊,无法自拔,最后走上不归路。

类似的事情,在全国可谓时有发生。

就像一位深陷消费贷的年轻人所说的:

“最初,我只是想买一部刚上市的iPhone月还600,完全可以负担得起。后来想买的越来越多,于是,只好开通了信用卡、花呗、借呗、各种网贷,拆了东墙补西墙,分期不行就套现。很快,我的工资就跟每月还款额持平了……”

不敢考研,不敢辞职,房租和吃饭以外的每一分钱,都要用来偿还透支的每一个明天。

一时的享受和侥幸,固然是销魂蚀骨般的舒爽,但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就如洪水出笼般狂飙,难以抑制,透支信用的代价就是让未来没有未来。

过度消费有多欢乐,被迫还债时就有多痛苦。这其实也是一种戒毒,不过,戒的是过度寅吃卯粮之毒,是消费主义泛滥之毒!

学会适度消费,才是一生幸福的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