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议会禁止土耳其加入欧盟,背后根源是宗教原因?

欧洲议会禁止土耳其加入欧盟,背后根源是宗教原因?

据欧洲新闻电视台14日报道,欧洲议会周三通过一份报告,建议欧盟委员会和欧盟成员国正式终止与安卡拉进行的土耳其加入欧盟谈判。土耳其政府14日强烈回应称,该报告无效、毫无价值。

欧洲议会

在13日的表决中,欧洲议会议员以370票支持、109票反对、143票弃权的结果,达成了这份冻结土耳其入盟进程的共同立场。报告草案由欧洲议会土耳其事务报告员、荷兰籍欧洲议会议员皮里提出,对安卡拉不尊重法治和基本民主权利的行为进行了猛批。她在欧洲议会全体会议上说:“坐牢17个月却浑然不知受什么指控,这就是今天土耳其的实际境况。”她指控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对持异见者进行政治迫害。

土耳其自1987年起就申请加入欧盟,相关谈判于2005年正式启动。但因为各种原因,其加入欧盟的路途一直颇为坎坷:先是在塞浦路斯及德国、法国的反对下,谈判于2007年停滞不前;然后2016年叙利亚难民危机高峰之际,让土耳其加再次看到希望,但2当年7月的土耳其未遂军事政变后,安卡拉展开的大规模肃清运动又引起欧盟不满。欧盟嫌弃土耳其违反人权,而土耳其则批评欧盟支持恐怖组织。2018年欧盟宣布,土耳其仍然是入盟的“一个候选国”,但谈判“几乎陷于停顿”。欧盟认为土耳其在许多领域不符合入盟条件。

土耳其非要加入欧盟,无疑是看上了欧盟作为西方发达国家间组织的各种便利条件,将有助于提升本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在政治上也有颗大树好乘凉。而对于欧盟而言,土耳其作为一个地跨欧亚大陆的地区大国,战略位置极为重要,加入欧盟将大大有助于欧盟在该地区的影响力,而同时近年来土耳其经济发展一直不错,其广阔的市场也是欧盟国家青睐的对象。那么为什么欧盟还要屡屡阻止土耳其加入自己呢?

首先,加入欧盟的 一个重要条件就是,成员国不得具有领土争端,而土耳其恰恰和塞浦路斯有领土问题。1974年,地中海岛国塞浦路斯的土耳其族与希腊族发生内战,土耳其为支持土耳其族,借机入侵塞浦路斯,占据了超过三分之一的塞浦路斯的领土。同时土耳其与邻国希腊在爱琴海双方领海线划界问题上也存在严重分歧,而希腊恰恰就是欧盟成员国。

其次,就是欧盟老生常谈的“人权”问题。除了一贯的批评土耳其死刑、威权、以及文化排外,在库尔德人问题上,欧盟国家也认为土耳其政府对库尔德人犯有人道主义罪行。

库尔德人武装女兵

再次,土耳其埃尔多安政府在外交政治立场上一贯的投机主义作风也引发了欧盟的担忧。土耳其虽然是美国的盟友,也是北约成员国,但由于地理位置重要,土耳其政府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利用自己的价值向西方国家开条件 ,尤其2016年未遂政变后,土耳其政府在指责美国是幕后指使的同时,还突然拉近与俄罗斯的关系,与美国和欧盟国家对着干,这对于把反俄视为政治正确的欧盟国家而言显然是不可容忍的。

2016年土耳其未遂政变是欧土关系的转折点

当然最根本的,其实还是土耳其作为一个伊斯兰国家与欧盟基督教国家的根本矛盾。奥斯曼帝国从历史上就站在欧洲的“对立面”,最根本的就是宗教原因。传统欧洲的自我认同中最重要的一个标准是宗教上信仰基督教,而且是罗马教会的基督教。尽管如今的欧洲在世俗化和政治正确的改造下,宗教色彩已经非常淡化,但骨子里白人+基督教的观念依然存在。单凭这一点,土耳其就很难成为欧洲的一员。

土耳其作为奥斯曼帝国的继承人,虽然近代在凯末尔的治理下走上了世俗化的道路,但伊斯兰教根基在土耳其社会一直相当稳固。尤其在埃尔多安上台后,在土耳其社会大力推行泛伊斯兰化,大有否定世俗化成果,重新变成一个极端伊斯兰国家之势。如果土耳其加入欧盟,就意味着欧盟一下子多出7000多万穆斯林公民,而根据欧盟 规定,这些土耳其穆斯林可以在整个欧盟内部畅通无阻,这显然是近些年已经吃够了伊斯兰非法移民苦头的欧洲国家所不能接受的。

积极推动泛伊斯兰化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

对于欧洲议会的这次报告,土耳其总统府发言人卡林表示,欧洲议会通过的土耳其报告无效,该报告企图破坏安卡拉和布鲁塞尔在推进双边关系上所花费的共同努力。土耳其外交部也发表声明说,土方认为欧洲议会采取的单方面和缺乏客观性的态度毫无价值,这一建议性决定对于安卡拉来说毫无意义。

确实,欧洲议会虽然是欧盟的三大机构之一,但作为欧洲各国公民直接选举成员的机构,其实际权力并不大,目前实际只负责人权监督之类不涉及欧盟核心权力的职能,其作出的这份报告,也仅仅只是“建议”,而不是立法机构的“法案”,对土耳其加入欧盟的行为并没有什么实际效力。但欧洲议会作出这种决定,也明确表达了现在欧洲各国对土耳其加盟这事的态度,那就是绝对“没门”,预示着土耳其加入欧盟的道路,只会更加坎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