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23球员涉嫌改年龄,去年出场25次,按规则9场比赛应改判0-3负

U23球员涉嫌改年龄,去年出场25次,按规则9场比赛应改判0-3负

中国足协公布的联赛报名表中,有不少球员的注册信息出现了前后变更的情况,有点球员是前后注册信息年龄不同,有的甚至是名字不同。其中有一名球员去年报名年龄为22岁,以U23球员身份比赛,今年的信息不仅更改了年龄还更改了名字,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名25岁球员,年龄一下子大了2岁。

2019中乙毅腾名单:11号阿不都撒拉木-外力

在浙江毅腾中乙的报名信息中,11号球员为阿不都撒拉木-外力,出生年月为1994年1月28日,经过与上赛季在球队名单中的11号球员艾尔帕提-迪力夏提的信息比对,发现除了名字和出生日期不同外,其余的身高、体重、籍贯、参赛证号完全一样。参赛证号都为MA60724,根据足协规定每名球员只能拥有一个参赛证号,即使退役后重新复出也只能用原参赛证号,这说明了参赛证号的唯一性。由此判断阿不都撒拉木-外力和艾尔帕提-迪力夏提其实为同一名球员。

2018赛季中甲毅腾名单:11号艾尔帕提

艾尔帕提-迪力夏提上赛季的注册出生日期为1996年3月13日。按此年龄算去年他只有22岁,一整年都可以作为U23球员使用。2018赛季中甲联赛艾尔帕提总共出场25次,其中首发出场15次,替补登场10次,累计为毅腾出场1297分钟,贡献了1次助攻。在他出场的这25场比赛中,毅腾取得了8胜5平12负的成绩,拿到了29分。然而实际上去年艾尔帕提(阿不都撒拉木)已经24岁了。

后排中间为艾尔帕提

以青训著称的毅腾去年阵中有多名U23球员,很多场次艾尔帕提和多名U23队友一同出场。按照中甲规则去年联赛必须有一名U23首发,另外总U23出场球员人数不得低于外援人数。中甲联赛一场比赛只准许2名外援出场,换言之去年中甲球队需要在一场比赛中派出2名U23球员,其中一名首发即可。毅腾上赛季有很多场次都派出了3名以上U23球员出场(包括艾尔帕提)。

2017年,艾尔帕提曾被爆在客场与云南比赛中场休息时遭保安殴打

不过,即便U23球员能上场的人数多,毅腾上赛季依然有9场比赛涉嫌违反U23政策。

第14轮 毅腾客场0-1不敌辽足,虽然全场有4名U23球员登场,但只有艾尔帕提一人首发;

第15轮 毅腾主场1-0战胜深足,首发中只有艾尔帕提一名U23;

第16轮 毅腾主场1-3不敌北控,首发中只有艾尔帕提一名U23;

第17轮 毅腾客场1-2不敌卓尔,全场只有2名U23球员登场,艾尔帕提替补出场;

第19轮 毅腾客场2-2逼平绿城,全场只有2名U23球员登场,艾尔帕提替补出场;

第20轮 毅腾主场3-0大胜永昌,首发中只有艾尔帕提一名U23;

第21轮 毅腾客场0-1不敌延边,全场只有2名U23球员登场,艾尔帕提替补出场;

第22轮 毅腾主场3-3战平梅县,首发中只有艾尔帕提一名U23;

第23轮 毅腾主场3-1战胜梅州,首发中只有艾尔帕提一名U23。

这9场比赛,毅腾战绩为3胜2平4负,积分为11分。按照足协规定这9场比赛全部应该判为毅腾0-3输。如果按此成绩核算上赛季积分榜,最终深圳佳兆业、石家庄永昌、梅州客家应该各加3分,浙江绿城和梅西安铁汉生态各加2分。

不过,这些球队的名次并不会因为积分的增加而有所改变,毅腾若减去这11分,上赛季的积分将只有26分,低于最终降级的倒数第二名大连超越2分。让人唏嘘不已的是,毅腾由于基地硬件条件不达标而被迫降入中乙,超越则是因为欠薪问题宣布解散。

由于并未对积分榜排名产生影响,以及超越的解散和毅腾的被迫降级,以中国足协的习惯,无人会追究此事,必然会不了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