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达生物去年研发投入翻倍 总裁:希望2021年底前有四款药物上市

信达生物去年研发投入翻倍 总裁:希望2021年底前有四款药物上市

每经编辑:胥帅

业绩发布会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刘晨光 摄

作为国内生物制药领域的一家明星企业,信达生物(01801,HK)公布了上市以来的第一份年度报告。

年报显示,2018年信达生物经调整亏损及全面开支总额为亏损14.82亿元,较上一年6.36亿元增加约8.46亿元。其中,全年研发投入为12.22亿元,较上一年度6.12亿元同比增长约100%。

信达生物主席、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俞德超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希望2021年底前有4款药物实现上市。

研发投入增长100%

信达生物成立于2011年,致力于开发、生产和销售用于治疗肿瘤等重大疾病的单克隆抗体新药,去年10月登陆港股。

3月15日,信达生物在中国香港召开上市以来的第一次年度业绩说明会。《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现场人气爆棚,其中不乏从内地赶来参会的投资者。

去年,信达生物实现收入约947.7万元,同比减少近5成;公司拥有人应占年內亏损及全面开支总额约57.73亿元,同比扩大约9倍,其中公司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亏损43.38亿元,经调整后的亏损及全面开支总额为14.82亿元。

针对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信达生物执行董事兼首席财务官奚浩在业绩说明会上表示,根据国际会计准则要求,公司在上市之前的优先股统统要跟上市时价格做对比,中间的差额计入账目。他强调,这种调节属于一次性调整。

不过,调整后的亏损和全面开支依然比2017年要高得多,其中研发投入更是多出近100%。但实际上,对于任何一家生物制药公司来说,高额投入是常态。去年,信达生物部分药物进入三期临床阶段,这是生物药最贵的研发阶段。

奚浩还对包括《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内的媒体表示,生物药公司要想做到一定规模,需要有一定产品量,在这个阶段,公司还是在投入期,所以会有一段时间的亏损。他认为,随着销售正逐步开展,亏损会逐渐平衡。

记者注意到,目前信达生物有20个在研药物,在四款核心产品中,除了已经上市的达伯舒(IBI-308)之外,IBI-305(贝伐珠单抗生物类似药)和IBI-303(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的NDA正处于NMPA审查阶段;IBI-301(利妥昔单抗生物类似药)已完成三期临床试验注册。俞德超表示,希望截止到2021年底的时候有4个品种上市。

PD-1领域多家入局

信达生物近期最受市场关注的,是去年上市的PD-1抑制达伯舒。相比于传统抗肿瘤方式,肿瘤免疫治疗领域研究热点主要集中在抗程序性死亡因子1(Programmed Death-1,PD-1)受体等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上,是一种全新的抗肿瘤治疗理念。

目前,我国PD-1市场已经有4家生物制药公司入局,除了国外的百时美施贵宝纳武利尤单抗注射液(商品名:欧狄沃)以及默沙东帕博利珠单抗注射液(商品名:可瑞达),还包括国内药企君实生物的特瑞普利单抗注射液(商品名:拓益)以及信达生物的信迪利单抗注射液(商品名:达伯舒)。此外,恒瑞医药、百济神州等企业研发的PD-1抑制剂也接近于上市。

根据信达生物官方公布的消息,3月9日下午,第一批达伯舒正式投入市场,3月10日起会陆续进入全国上百个城市。信达生物首席商务官刘敏则认为,达伯舒是同类产品里面非常有优势的一个产品,主要采取以学术推广、专业服务以及对学会支持的推广模式。不过,目前还在积累的过程中,暂时没有全年的业务规模预估。

对于国内PD-1领域的竞争格局,一位资深医药分析师对记者表示,“还是要等医保谈判的价格出来了之后才能有较为准确的判断,现在说不准,目前来看,在国内药企中,君实和信达有先手优势。”

有着多年海外工作经历的俞德超则多次强调信达生物要有全球眼光,表示其战略主要为全球布局,专注于大陆市场。但对于什么时候能够出口自己生产的药物,信达生物也没有一个明确的时间表。

俞德超坦言:“一直到产品在那个国家注册,临床研究完成才可以,所以影响出口时间的因素,不仅仅是厂房,还要有相应的品种在拟出口国家有完整的注册工作。”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