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真相官:「乾隆裹尸布」,价值五千万人民币的疑团

历史真相官:「乾隆裹尸布」,价值五千万人民币的疑团

一、「乾隆裹尸布」的疑团

网络自媒体上有很多谈【乾隆裹尸布】的文章,大意是:

民国军阀孙殿英盗掘清东陵,将乾隆墓中陪葬珍宝洗劫一空,而这件「裹尸布」就是当时的盗墓军人不识货,随手扔掉的,后来流散到民间。

后来,被一名不见经传的北京小市民秦先生「捡了巨漏」:以9万人民币的价格买下,最后他以7千多万价格卖出,第二次转手拍卖又拍出了1.3亿的天价。

「乾隆裹尸布」的网络文章

这件事确实很富有戏剧性,引起了我的好奇,就继续寻找比较靠谱一点的信息,进行深入的了解。

由于并没有任何学术论文讨论这个所谓的【乾隆裹尸布】问题,所以,我只能尽可能寻找一些权威媒体发布的信息。

我所能找到最早、有信息源、且有一定权威性的文章是《藏在袈裟里的经被》,该文发表在【中国拍卖行业协会】主办的月刊《中国拍卖》上,时间为2008年第02期:

《中国拍卖》杂志2008年第二期

这件「乾隆裹尸布」也就是所谓的【缂丝陀罗尼经被】,该文的描述与上述网络文章基本相同。

2008年1月6日,在北京文久拍卖公司的拍卖会上,【缂丝陀罗尼经被】拍出7千多万的价格,经被外形如下图:

图引自注1

该文说经过故宫博物院专家张淑芬和乾隆六世孙弘道法师两人鉴定可以肯定是「清宫旧物」,只有王公大臣才能使用,疑是「乾隆覆体宝物」,完全没有斩钉截铁的说是「乾隆裹尸布」。【注1】

《藏在袈裟里的经被》截图自【注1】

搜狐新闻转载的2008年1月7日《北京日报》发布文章《御用陀罗尼经被昨拍6550万元》。

文章也引用了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张淑芬的说法:

她只能断定这件【缂丝陀罗尼经被】是清中期皇室用品,没有更多证据,她不能肯定「这就是覆盖在乾隆帝身体上的那个经被」。【注2】

2008年1月7日《北京日报》的报道文章,截图自【注2】

该文同时也转述了乾隆六世孙弘道法师的论述,跟《中国拍卖》杂志的文章大意基本相同:

弘道法师可以肯定是清朝皇室用品,他认为:这是军阀孙殿英盗掘东陵墓时候扔下的。之后,清室遗老前去善后重新安葬慈禧、乾隆,遗老们「取了一些陪葬作为留念」,「这件覆盖在乾隆皇帝身上的缂丝陀罗尼经被大概就是其中之一」。

2008年1月7日《北京日报》的报道文章,截图自【注2】

如果说2008年媒体的报道还比较谨慎,虽然有「御用」的措辞,但并没有断言此经被就是「乾隆裹尸布」。

但是,两年之后的2010年9月,这件【缂丝陀罗尼经被】由【中美宏凯威国际拍卖公司】拍出1.3亿价格,很多媒体就直接开始称「乾隆御用经被」了。

比如2010年9月5日《西安晚报》的文章《乾隆御用“缂丝经被”再现拍场》,该文称:

文物鉴定专家张惠萍说:这个经被被经鉴定为「乾隆御被」。【注3】。

2010年9月5日《西安晚报》

2010年《中国名牌》杂志发表了《乾隆墓里被盗经被卖了1.3亿元》一文,这个标题就直接等于说【缂丝陀罗尼经被】就是「乾隆裹尸布」了【注4】。

《中国名牌》杂志2010年第8期:《乾隆墓里被盗经被卖了1.3亿元》

该文的措辞也是十分语焉不详,文中作者用了一个「据传」是「西藏活佛进贡」。

一位所谓「民间收藏民间委员会副主任」称:「据研究」是「乾隆皇帝量身定做」。

他还有一个理由就是:经被尺寸和乾隆帝1.8米的高大身躯相匹配。

该文同时也引用了上面说的弘道法师说辞:

缂丝陀罗尼经被「大概」就是孙殿英盗墓之后流入民间的。

从上述媒体信息综述可以看出,2008年第一次拍卖出7千万的天价,两位有资格判断真伪的专家的结论是:

第一,《清会典》之类的文献结合这件文物形制、历史背景来看,此种陀罗尼经被,制作精美,确实异常珍贵,只有清代皇族贵胄才可以使用,或者由皇室赏赐给一些重臣使用。第二,所以故宫博物院的专家张淑芬可以确定这件【缂丝陀罗尼经被】是清代中期的皇室用品。但张淑芬不能肯定一定是就是「乾隆裹尸布」。第三,弘道法师也能肯定这是皇室用品,但并不知道这件经被的具体的流传过程,他只是猜测:【缂丝陀罗尼经被】是东陵被军阀盗掘以后,清室遗老重敛乾隆尸骨时候,取的一个纪念品。

2010年以后,并没有看到有力的新证据出现,某些专家就断定为「乾隆御用」,所以媒体都众口一词称「乾隆御用」,而这个经被两年时间升值了6-7千万人民币,拍出1.3亿的天价。

我们知道,「苏州缂丝」本来就是收藏热点,有【一寸缂丝一寸金】之称【注5】。

清代缂丝制品成交价格,如2004年,乾隆时期的《钦定补刻端石兰亭图帖缂丝全卷》以3575万元成交。

所以,这个【缂丝陀罗尼经被】如果确实曾包裹过乾隆大帝的尸体,在2010年,拍出1.3亿确实不算贵。

可以这么说,「乾隆」光环最少让这个【缂丝陀罗尼经被】增值了5千万人民币。

但是,懂收藏和考古的人都知道:

第一,一件文物要么是「流传有序」:流传过程清晰无误,才敢断定某知名历史人物有关。

比如:乾隆帝比较钟爱的三希堂之《伯远帖》,上收藏钤印能显示历代的知名收藏者,还是乾隆皇帝的印章、题跋。

伯远帖上乾隆的题跋和多枚印章

第二,要么有学术考古报告中出土信息、或者其他文物能互相佐证,才能断定与某知名历史人物有关。

比如:江西海昏侯刘贺墓葬中出土了刘贺的印章之后,才敢断定这是刘贺墓。

汉代刘贺印章

从文物类型学角度,【缂丝陀罗尼经被】可以断定为清代中期的皇室用品,除此之外,经被的流传、考古信息如此薄弱、且语焉不详,哪能这样轻率就判定为「乾隆裹尸布」、「乾隆墓里的被盗经被」?

所以,「乾隆裹尸布」可以说是疑团重重。

如果以金钱估量,这个疑团大概价值五千万人民币。

从上可以看出,举张【缂丝陀罗尼经被】是「乾隆裹尸布」有两个说法:

弘道法师的猜测:东陵被盗掘以后流入民间。【缂丝陀罗尼经被】和乾隆爷的身材匹配。

历史学任何结论必须以史料为准,为了证实或者证伪这两点说法,我在网络和图书馆找了很久的文献,下文,我将对这两个语焉不详的说法进行考证分析,逐个击破。

当然,我并不是替土豪操心,纯粹是满足好奇心,追求真相。

二、对弘道法师说法的考证

最核心的论据是弘道法师的说法:

东陵被盗,清众遗老重敛乾隆尸骨,取此裹尸布作为纪念,后来流散到民间。

我将这个说法简称为【重敛尸骨取得说】。

1928年7月,孙殿英悍然盗掘东陵——乾隆帝和其重皇妃的裕陵、慈禧的定东陵被洗劫一空,可以说是挫骨扬灰。

在天津的溥仪痛心疾首,众遗老嚎啕大哭,还向蒋介石、阎锡山告状要求严惩盗贼,遗老们还组成了【善后委员会】。

这件事在溥仪的自传中《我的前半生·东陵盗案(页233)》有详细记录。【注6】

书影引自【注6】

东陵盗案当时轰动中外,舆论哗然,当时清室遗老、国民政府、河北省政府一共七十多人,去清东陵勘查盗掘毁坏情况,清室遗老开会决定,着手重敛复葬乾隆和慈禧的尸骨,为了辨认尸骨,还带上两位法医。【注7】

书影引自【注7】

书影引自【注7】

这就是弘道法师所说的遗老善后乾隆尸骨的事情。

这些遗老后来还编了一本小册子,叫做《东陵盗案汇编》【注8】,书中很详细描述东陵被盗的现场状况,这本书现在基本绝版,我在图书馆中找到了这本书:

我很详细的看了这本小册子两、三遍,可以这么说,根据载瀛、载泽、耆龄、宝熙、陈毅。。。等多位宗人遗老的描述,几乎不可能证明这件【陀罗尼经被】是「乾隆裹尸布」:

第一,遗老们达到现场的时候,乾隆裕陵地宫全部都是水,乾隆尸体被挫骨扬灰,尸骨四分五裂,遗老们十分气愤悲痛,在水中找了很久,才找到乾隆头骨和几块骨头。

所以,他们之中根本不可能有人看见这个价值1.3亿的【陀罗尼经被】曾是乾隆棺椁中的衾被,包裹过乾隆皇帝的尸骨。

第二,一位官员很明确的记载下慈禧墓中的【陀罗尼经被】,所以,这些遗老遗少应该都知道【陀罗尼经被】的价值,没有任何一个遗老提到乾隆墓葬中发现【陀罗尼经被】。

这些遗老们并没有如弘道法师所说的留下几件物品当做纪念。相反,遗老们还捐赠了一些宝物用以重敛。

第三,重敛乾隆皇帝及其皇妃的骨头的时候,由于缺乏高档织物,宗人载泽将光绪皇帝给他的一些高档衣物用于包裹尸骨。

所以,凭常理推测,如果有品相这么好的【陀罗尼经被】,遗老们是不会拿走的,而是会用这个经被包裹乾隆骨头重新入葬。

第四,「慈禧裹尸布」是现今唯一一件帝王级别的【陀罗尼经被】,现藏于东陵博物馆。

在这本书中可以得到验证,遗老勘查慈禧定东陵的时候,很明确的记录下慈禧身上的这件【陀罗尼经被】。

而且还有孙殿英随从兵盗犯张歧厚的供词等,很多信息可以佐证。

第五,重敛慈禧,留下了【陀罗尼经被】放入慈禧的棺椁中,重敛乾隆,为什么要将乾隆的【陀罗尼经被】带走当做纪念品?

这完全说不通的。

乾隆裕陵地宫

盗案发生以后,溥仪的父亲醇亲王载沣写了给阎锡山的告状信:

载沣在文章中的描述:

乾隆墓地宫被炸,连同后妃在内六个棺材全部挫骨扬灰,珍宝洗劫一空,尸骨遍地,乾隆头骨踩碎,在慈禧墓中找到了军队工兵所用的工具:

宗人载泽勘查乾隆墓的描述:找到帝、后发黑的零碎骨头,法医不能辨别男女,地宫中有三四尺深的水:

网传「慈禧被奸尸」,从《东陵盜案汇编》一书中《耆龄日记》、《宝熙日记》的记载来看,慈禧的尸体长出白毛,上体外露,下体的裤子被扒开,似乎有这个可能:

《宝熙日记》全程记载了对乾隆墓善后的过程,将墓中的水抽干,捡到乾隆、后妃头骨,将其重新安葬在一起,完全没有提到【陀罗尼经被】:

清室遗老官员郝省吾的日记很详细的描述乾隆和慈禧的墓葬毁坏情况。

在文中很明确的记载了慈禧墓中的【陀罗尼经被】,经被上的珍珠被盗墓者拆走,上面的「满文依稀可辩」,

所以,郝省吾是认得的【陀罗尼经被】,也知道是什么东西,。

郝省吾在记载重新安葬乾隆和后妃零碎尸骨的时候,用的「黄绫绣花被、六床黄绸」包裹,由于高档织物不够,载泽将光绪皇帝赐给他的两件龙袍拿出来用于重敛乾隆尸骨。

好,不一一举例。总之,综上之述:

《东陵盗案汇编》中的遗老日记记载得非常详细,只提到慈禧身上的【陀罗尼经被】,没有提到乾隆的【陀罗尼经被】。

从善后遗老日记中描述来看,根本没有记载他们带走经被当纪念的事情。

应该说,当时众遗老都非常悲痛气愤,有的捐款,有的捐宝贝,个个小心翼翼善后,妥善安排祖先尸骨,带几件东西当做纪念品的可能性很小。

其次,最说不通的是:为什么留下慈禧的经被,要拿走乾隆的经被当纪念品?

所以,【重敛尸骨取得说】除了弘道法师语焉不详的说法,没有任何文献史料、口述史料可以支撑,而且还有很多不合理之处。

三、「经被尺寸匹配乾隆身材」问题的考证

有些专家认为这个天价经被和乾隆身材匹配,所以,据此推测是「乾隆裹尸布」。

应该说,这只是一个假定推理的旁证,我将其简称为【身材匹配经被说】。

这个问题,我们先确定「慈禧裹尸布」的尺寸,再来和乾隆裹尸布的尺寸比较,可以发现,这个说法纯粹是无稽之谈。

首先,我们将「推理前提」论证得坚实无误,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如此确定有「慈禧裹尸布」呢?

因为有考古、文献等等诸多细节信息都是自洽的,可以互相印证的。

第一,上文说的《东陵盗案汇编》中郝省吾的日记中记载重敛慈禧,将陀罗尼经放在慈禧的棺椁中。

第二,后来,清东陵的考古工作者在慈禧墓棺椁中发现了这个陀罗尼经被,这个经被今天收藏在东陵博物馆【注9】。

如下图:可以看出这个经被非常脏,确实是在污水泥浆中浸泡过。

图引自【注9】

第三,清东陵博物馆副馆长李寅在《百家讲坛》有过讲座《清东陵的密码》曾经讲过慈禧的陀罗尼经被在东陵的库房里:【注10】

图片引自《百家讲坛·清东陵密码》

所以,我们才敢如此确定这个【陀罗尼经被】货真价实的「慈禧裹尸布」。

「慈禧裹尸布」的尺寸,是根据南开大学博士论文《清代皇族女性墓葬研究》(页202)提供的数据长、宽2.8米:

引自【注11】

【陀罗尼经被】的用法:

跟古代的随葬的衾被一样,是包裹全身,然后放入棺材中,不是跟盖被子一样盖到肩部【注11】。

引自【注11】

我们再看上文提到的那位以经被尺寸断定是「乾隆爷裹尸布」的专家李彦君是怎么说的:1.3亿天价的经被【高2米,宽1.38米】,而乾隆身高是1.8米:

引自【注4】

我们先假定乾隆身材是1.8米:

首先,请问:2米长的被子,能将1.8米的乾隆爷裹进去吗?

头、脚仅有10厘米的宽裕?仅仅用常识想,今天成人的被子一般都是2.3米。1.8米身高的皇帝,定制一个2米被裹尸布,不谈「裹」,哪怕是「盖」,都显得很局促。

其次,【慈禧裹尸布】长宽有2.8米拿又怎么解释?

如果我们不知道经被是慈禧的,那是不是可以推断用过这个经被的人身高2.6米?

所以,这位专家李彦君的说法,不是什么有力的证据,用常识审核都有问题。

因此,【身材匹配经被说】这个旁证是没有说服力的。

四、结论

经过一大圈的考证,回到了起点:

从类型学来说,这个【缂丝陀罗尼经被】是清代中晚期的皇家遗物,政治地位非常高的人物才可能使用。

这一点我也承认,没有异议。

但是,正所谓:非常之举张,需要非常之证据。

如果说这个【缂丝陀罗尼经被】是「乾隆裹尸布」,则是非常之举张,起码要跟「慈禧裹尸布」一样有力的证据,才可以下这个「非常之结论」。

弘道法师说【重敛尸骨取得说】,本来就语焉不详,而且完全得不到文献的支持。

【身材匹配经被说】不但是个旁证,而且也很不靠谱。

如果要证明这件经被是「乾隆裹尸布」,起码需要弘道法师进一步的举证:

这个经被是谁从乾隆墓中拿走的当纪念的?怎么流转的,他是如何知道的?

他要指出信息源头,让别人可以核实其可靠程度有多高。

所谓「孤证不立」,可靠的信息和结论,是不可能单独存在的,一个结论如果没有互相支撑的信息,是不值得采信的。

其实,如果媒体的转述没有偏差,弘道法师也并没有斩钉截铁的肯定,他的措辞只是「大概是这样」的。

然后,一些媒体和专家据此下了结论这是「乾隆御用」「乾隆墓中的被盗经被」,不然怎么可能炒到1.3亿的天价?

另一些网络自媒体如获至宝,为了吸引眼球就搞出了「乾隆裹尸布」这样一个大新闻。

如果能非常确定【缂丝陀罗尼经被】为「乾隆裹尸布」,我相信「研究专家」肯定会发表论文,但是并没有任何讨论「乾隆裹尸布」的学术论文发表。

我看到的几篇讨论清代随葬物品的博士论文,都说「慈禧裹尸布」是目前唯一一件王侯级别的陀罗尼经被。完全没有谈到「乾隆裹尸布」。

其实,根据《清会典》皇家的阿哥、福晋、贝勒、后妃也完全可以用这种经被。

在历史文献中也记载过,清代皇帝赏赐给臣子经被的记录。

比如:《清史稿》记载有乾隆将【缂丝陀罗尼经被】赏赐给亲信大臣于敏中记录:

所以,这个经被的主人可能性很多,在没有特别确凿的证据,千方百计的跟乾隆皇帝联系起来,完全就是见风就是雨的炒作。

五、后记

我用两天的时间写了这篇文章,但几乎花了十多天的时间,寻找文献、论文、考古报告看,我只想把问题解释清楚,已经尽量压缩信息,但仍然写成了一个六千多字的长文。

不是我啰嗦,我面对的千万的读者,有很多人可能很挑剔,稍有漏洞就会开喷,所以,我得方方面面考虑周全,交代清楚。

我发现「乾隆裹尸布」这个说法,全部是由「据说、据研究、大概」这类语焉不详措辞堆砌出来的。

前面说过,如果以金钱来衡量,买到「乾隆裹尸布」的人,可能是轻率扔出五千万人民币。然后坐等下一个接盘人,我也相信肯定会有接盘人的。

我不知道豪掷千金的土豪是怎么想,如果是我,即便我很富有,是绝不会为「据说、大概」的事情付出一毛钱。

我到现在还不明白,人们为什么愿意为「语焉不详的故事」买单?

这应该就是经济学中「博傻理论」,不管估值有多高,你能找到比你更傻的那一位接盘,你就是大赢家。

------------------------

参考文献:

常青. (2008). 藏在袈裟里的经被. 中国拍卖(2), 14-15.黄佳加(2008) 御用陀罗尼经被昨拍6550万元,北京日报,2008年1月7日亚利(2010)乾隆御用“缂丝经被”再现拍场,《西安晚报》,2010年9月5日第09版,聂欧. (2010). 乾隆墓里被盗经被卖了1.3亿元. 中国名牌.郜莉. (2014). 苏州缂丝的现代传承与发展研究. (Doctoral dissertation, 苏州大学).溥仪. (1999). 我的前半生. 东方出版社,页234岳南. (2004). 日暮东陵:清东陵地宫珍宝被盗之谜. 新世界出版社.页372-373王德毅. (1989). 丛书集成续编叙录. 第 280 册. 台北: 新文丰出版公司 .页139——170徐若冰. (2016). 清东陵随葬品研究 (Master's thesis, 河北大学).CCTV——《百家讲坛·清东陵的密码·慈禧陵大劫》,from: http://tv.cntv.cn/video/c11356/e39cd03f592f45ee80889b257eed2d43韩佺. (2014). 清代皇族女性墓葬研究. (Doctoral dissertation, 南开大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