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独饮太白

散文 | 独饮太白

独饮太白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而今我有多寂寞?饮也不能留半名。

我不是圣贤,我没有圣贤那么高的境界,我也不会有他们的寂寞。我只是俗人一个,我有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生命,极其平凡的人生。我不能给我的生命添加色彩,也不会给他加上色彩。平平淡淡,清清爽爽的一生,本是我无法抛弃的理念。但愿这点跟古来圣贤是一致的,我不是无所追求,只是我所求的与现实格格不入。我不能完全的存在于现实的世界里,我渴望有那个理想的地方,可以供我像贤者一样,疾世俗之恨。我不是逃避,只是想有一点点的空间可以静静的,毫无世事的烦扰。世界并不给我这样的空间,也许是我到来的时间不对,不多不少,恰巧在这个时候,我在这个地方。注定我是要这样的过着。

开饮,并不是我的强项,也不是一开始就有这样的嗜好。初时多有不愤之事,或解心中怨愤,或为梦醉人生。却不知,渐渐的离不了她了,她也竟成了我命中的一部分。我爱上了她,不是为了“留其名”,仅仅是爱上了她。自惭形秽,我还是不能了解她,无法把拿她的心。口口声声的说喜欢,却不知道她要的是什么,还真不知道这是叫个什么喜欢。不知道“留其名”者是不是跟我一样没有了解她?不,他应该是知道了她,知道了她的好。可以平心中怨愤,可以不问世事,可以一醉千愁解。还好,我不需要她来为我解愁,我只要她来陪陪我,在我一个人的时候,只在我一个人的时候。不要怨我的自私,我不要人把她分享,只因她不是我的。宁愿对影举杯也不要你来,我不要她在我忧伤的时候来,她不是我的解伤药。她来,清香的夜晚,浓浓的情义,淡淡的香味,陪在我身边。爱你,我不为留下半点名,我也不可能留得半点名。我只想懂你,好好的爱你,你是否愿意陪伴我的一生?

你又来到我身边,只是你走得太早太急,我还来不及回味你的好。诗仙因你诗百篇,为你作了霓羽裳。我不是诗仙,作不了。我也不会作,你的美妙岂是那羽裳能比,诗文能及?也许你要笑我了,是你自己作不了吧,给自己个好听的借口,不愿去作。我是作不了,也是个借口,我不愿为你作,不是你不够美,不是你不够妙。只是我想不到有什么样的字可以形容你的好,不知有什么样的文可以描绘你的美?我作不了。我怕只会玷污了你的美貌,我不敢作。你是走了,我呢?还在回味,搜寻你的气息,还有点从你身上留下的那独特的香味。我还在找着。

我本以为有了她,可以与“饮者”比拟,与圣贤平肩。原来是我没有认清她的好,她的到来不是让我追了名留了利。若是如此,便是玷污了她的纯洁。正如我只愿独自享有她,只因为是她,不是为了别的其他的什么。我爱她,想她,只因为她是她,不是寂寞了才想她,只是她走了。

清清浊浊,两盏三杯。夜半孤人,独饮太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