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心三国」司马懿:你一定要努力,但千万别着急!

「读心三国」司马懿:你一定要努力,但千万别着急!

01.坚持跑好,并保持自己的节奏

不论任何时代,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一场无声的战争,谁打都不容易。

但我遇上的战争异常剧烈,很多人认为,我是一个时代的最后赢家。但我认为,我只是司马懿,我生在三国。

如果说生活是一场至死方休的马拉松,我只是从始至终坚持跑好,并保持自己的节奏。

三国是一个残酷的大战场,不精致的利己主义,都在战场上调零。我经历过很多朋友,也相逢过很多对手,他们有人在斗争中崛起,有人在时代里迷失。

人生的悲剧之一在于,虽然人最不能决定自己的起点,但人的起点却决定很多东西。

02.上层家族保持读书和干练

我的起点是河内司马氏,我祖上是征西将军,父亲是京兆尹。换句话说,我生来就有组织。因此,我不用像周仓或者张飞那样,去找社会牛人跟着瞎混,我们有自己的上层轨迹。

如果一个上层家族保持读书和干练,优势就会遗传和积累。

实力家族的好处之一,就是可以给子孙创造一个快车道。我的大哥司马朗,二十二岁找到了第一份工作,是成皋县令。而刘备带着桃园弟兄,在战场上死磕黄巾军,也只当上安喜县公安局长。

但身居高位者,其实更需要低调。汉朝末年比之前的时代,更加复杂诡异,以董卓、曹操为代表新力量正在野蛮崛起,旧家族面临洗牌。

但有不少人思想跟不上形势,袁绍何袁术依然任性,后来袁氏一败涂地。孔融、杨修一味我行我素,后来他们都让曹操清理。

社会惯坏了一个阶层,历史也会报复一个阶层。在洗牌的时局,每个人都如履薄冰,如临深渊。

03.诸葛亮起点比我高,但我的平台比诸葛亮好

面对乱局,底层人需要大胆冒险,而上层则需要谨慎。

官渡之战后,曹操第一次邀请我出仕,我拒绝了他。那一年,我23岁,留在家继续当地主,诸葛亮21岁,正在南阳当农民。

那一年,曹操和刘备一代,依然是社会的主流。

赤壁大战前,北方的形势进一步明朗,曹操的地位变得不可动摇。当上了丞相的曹操又一次聘请,我成为文学掾。

那一年我30岁,前一年,诸葛亮刚刚成为了刘备的军师。

从第一份工看,诸葛亮起点比我高,但我的平台比诸葛亮好。我的平台是曹操和整个北方,他的平台是寄人篱下的刘备。

04.我们一代开始成为社会中坚

赤壁之战是划时代的,之前的曹操,从没有遇上真正的对手。但赤壁之战中,战争的老艺术家曹操遇上了孙权、周瑜、刘备、鲁肃、诸葛亮等人组成的联盟。

联盟在赤壁之战中胜利,是新生代对曹操的一次逆袭。那一年周瑜34岁,诸葛亮28岁,孙权27岁。

我们一代开始成为社会中坚,我也在曹操阵营里潜伏着历练。

曹操是一个杂货铺老板,吸收了各方面的人进入阵营。所以曹操阵营也更加复杂,世家力量和曹氏集团分分合合。

在阵营内部,和曹操保持政治一致很重要。荀彧因为立场不明受到猜忌,杨修和孔融,则因为不安静被杀。

05.我的低调并不是不求上进

曹操和诸葛亮,都是我经历过的强手。

建安二十四年以前,我保持踏实安静,看上去很像老实人,让曹操忘记了狼顾之相和三马同槽。

但在这个阶段,我的低调并不是不求上进。我巧妙地搭上曹丕,我一直在默默跟跑,避过了很多风险。

学习和历练从未停止。事实上,在十余年中,我在能力和格局超越了大部分对手。

06.生要变换节奏,就要选择这种节点

我厚积实力蓄势待发,建安二十四年,我以太子中庶子的身份正式辅佐曹丕,那一年曹操65岁,我41岁。

在不平凡中,我度过了一年,父亲司马防变成了秋风。刘备取了汉中,黄忠斩了夏侯渊。襄樊之战,关羽和庞德牺牲,襄樊之战后,孙权损失了吕蒙。

而曹操,也在年末离开了世界。

一个英雄时代的结束,是另一个英雄时代的开始。人生要变换节奏,就要选择这种节点。

三个政权都在进行着新老更替,我也开始发力赶超。

第一次向曹操展示实力时,是因为关羽水淹七军,让暮年的曹操打算迁都。我劝阻了曹操,兵利用孙刘间的矛盾,设计促成了他们火拼。

人们知道,吕蒙白衣渡江让孙权得到荆州大部,但其实我利用敌人矛盾挑拨离间,让曹操得利更多。

07.我和诸葛亮代表了另一个时代

曹操、刘备变成秋风后,我和诸葛亮代表了另一个时代。

我开始亲自统兵出征,诸葛亮是我平生遇到的另一个劲敌。

在西北战场多次同诸葛亮交手,我往往以逸待劳,让他无功而返。

青龙二年,55岁的我,在战场上送走了53岁诸葛亮,他最后在焦虑中变成秋风。虽然诸葛亮多能,但其实平台更重要,刘禅的例子说明,一把手不行,任凭什么能干的员工都是扯淡。

我只需要统帅三军全力作战,但诸葛亮却要一方面统军,一方面治国理财,他最寻常的担忧是粮草不继……

08.我也是在利用曹魏

以蜀国的平台,诸葛亮能七擒孟获,六出祁山,诸葛亮确实是个难缠的对手。

在和诸葛亮的长年战争中,我被曹丕和曹叡逐渐倚重,树立起了崇高的威望。

看上去是曹魏在利用我,但实际上,我也是在利用曹魏。五丈原之战后,我升迁为太尉。在三国,打好仗是政权根本,有实力的人都能利用战争改变命运。

三足鼎立几十年后,魏蜀吴三个政权都开始变老,内部矛盾逐渐加剧。

09.被长期利用的人,往往都是有用的人

诸葛亮变成秋风后,我也腾出手来对付其他的人。

据说人越老越辣,也许我是坏人成精。在平定辽东的战役中,我表现出残忍的一面,下令把十五岁以上的男人全部斩杀,被屠的战俘有七千多人。

虽然看上去很恶,但恶的结果是,此后辽东的公孙势力再无力对抗中原。那一年是景初二年,我60岁。

从辽东凯旋赶回洛阳后,我和政治饭桶曹爽成为了曹叡的顾命大臣。

曹叡是我送走的第三位老板。从曹操托孤,到曹丕托孤,再到景初三年曹叡托孤,每一次权利转换,我都稳健向上。其他接受托孤的人像走马灯,我是不变的那个。

被长期利用的人,往往都是有用的人,我是曹魏一直离不开的人。

10.生活是一场至死方休的马拉松

虽然是战争的艺术家,但我依然提拔任用能人。

在和诸葛亮的对抗中,我使用郭淮。在对付诸葛恪时,我发现了邓艾。他们都成为司马氏的人。

每一棵参天大树的长成,都需要时间,天地之间自有定数……

寿命和家族兴旺是我后来的本钱,我辅佐曹操祖孙四代,在我71岁时,司马氏不经意间已经能挑战曹氏集团。

政治饭桶曹爽代表曹氏集团利益,然而是我最后的冲刺机会。

利用装叉我让曹爽失去警觉,然后嘉平元年,我和兄弟司马孚,儿子司马师、司马昭突然发动了针对曹氏的政变。

曹爽集团被瞬息间闪击粉碎,他们的死党被我们大部铲除。

70年的人生历练,40年的积累优势,最后我用残酷的方式走向人生巅峰。

生活是一场至死方休的马拉松,要努力跑,还要保持自己的节奏。

嘉平三年,73岁的我变成了秋风。

咸熙二年,司马炎受禅登基。太康元年,西晋灭吴,三家归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