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法国大革命的开始与失败:巴黎圣母院的风风雨雨

见证法国大革命的开始与失败:巴黎圣母院的风风雨雨


这是黄昏的太阳,我们却把他当成了黎明的曙光。

——雨果《巴黎圣母院》



今天,巴黎圣母院被焚毁的新闻刷爆了朋友圈,大家皆惊呼如此的文化瑰宝居然毁于一个工人的疏忽大意。

巴黎圣母院上次被损毁,还是在法国大革命期间,那时,仇恨天主教的革命者赶往巴黎圣母院,极尽侮辱亵渎之事,直到拿破仑掌控局势。

拿破仑为了确立自己的统治,重新恢复天主教的尊贵地位,并将教皇请到巴黎,让其在巴黎圣母院为自己加冕为皇帝。巴黎圣母院从被损毁到成为皇帝的加冕之所,见证了法国大革命的彻底失败。见证了这一致力于摧毁一切旧制度,并致力于构建理性的、无神论的人间天堂的行为是如何走向末日,并迎来新的独裁者的。

一、法国大革命的极端反宗教:巴黎圣母院被损毁

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中提到,法国大革命一个鲜明的特点就是极度的反宗教,在欧洲其他国家,即使经历了宗教改革,但其大部分人民对于宗教依然是极为信仰的。


比如新教革命的发源地的德国,虽然普鲁士君主已经完全实行了政教分离,将教会驱逐出了行政领域,但大部分臣民依然对于宗教信奉不已,天主教和新教的教堂依然络绎不绝。托克维尔提到,在普鲁士,坚定的无神论者只存在于精英阶层。

欧洲大部分国家都和普鲁士的状态类似,至于美国,则是完全的虔信宗教地区,美国是由清教徒建立的国家,而清教徒恰是基督教中最为极端的派别,因此,所谓法国大革命榜样的美国独立战争反而在宗教上是最为保守的。


在如此多的国家中国,唯有法国最为特殊,托克维尔提到,巴黎上下无论贵贱皆以反对天主教为荣,所有人都在用最不堪的语言侮辱天主教,教士被吊死,教会的财产被没收。在其他地区的革命中,要么只是进行政治革命,比如美国独立战争,要么只是文化变革,比如宗教改革,但鲜有法国大革命这样政治、文化、社会、法律全方位翻天覆地变化的。

托克维尔说到,法国人怀着满腔的热血,打算摧毁过去的一切伦理、秩序,打算推倒一切重来,以构建空想中的理想社会,全然不顾法国过去的历史全都建立在天主教之上,一旦予以全面否定,法国将无历史可言。

天主教和教会是旧制度的文化代表而且是旧制度最为薄弱的部分,相对于攻击王权,攻击教会显然要容易的多,因此,在法国大革命中,教会和天主教受到的打击十分巨大,甚至超过了贵族。


作为法国最著名的教堂,巴黎圣母院自然难逃此劫,在这场大革命中,巴黎圣母院被损毁,圣像被亵渎,无数的瑰宝被抢掠破坏,圣母院内处处可见被移位的雕刻品和砍了头的塑像,只有大钟幸免于难,此时圣母院已是千疮百孔。

之后圣母院被改为理性圣殿,后来又变成藏酒仓库,巴黎的暴民们在圣母院中狂欢,曾经统治整个法国的天主教在巴黎圣母院的混乱中悄然坍塌,标志着法国人已经打算彻底和他们的过去所割裂。

二、拿破仑镇压法国大革命并加冕称帝:巴黎圣母院恢复荣光

法国大革命爆发后,并没有为法国人民带来自由与平等,反而导致了最大的无序与混乱,法国人民终于无法忍受这种混乱,开始期盼一位强人来恢复秩序,曾经,他们要的是自由与平等,如今,他们要的只是和平,拥有军功的拿破仑遂登上了历史舞台。


拿破仑在战场上连战连捷,拥有军队的支持,他的胜利更是让巴黎的市民为之癫狂,他们热烈的欢迎拿破仑的到来。

1799年,拿破仑以清除雅各宾激进派为由,发动雾月政变,接管了革命政府的一切,拿破仑政变成功后,一方面清剿屠杀雅各宾派,一方面向曾经的保王党和宗教信徒示好。拿破仑想要恢复秩序,显然卢梭那种天赋人权的思想并不利于统治,他要想恢复秩序,必须要找一种可以平复人们痛苦,麻痹人们意识的思想,而过去的天主教显然符合这一点。

因此,拿破仑宣布重新尊崇天主教,并亲自邀请教皇到巴黎圣母院为自己加冕,拿破仑将巴黎圣母院重新恢复成教堂,并将其重新装潢。拿破仑此举立即赢得了法国保守派的支持,他们疯狂的支持拿破仑,并承认他的合法性,之前因大革命而人人喊打的主教们再次恢复了地位,成为了人上人。


巴黎圣母院再次恢复了他之前的至高无上。

庄严美丽的圣母院内,教皇亲自为拿破仑加冕,拿破仑,这个曾宣誓效忠革命的共和派此刻终于成为了另一个皇帝,他的权势比曾经的路易十六还要大上数倍,革命的结果就是推翻了一个仁慈的君主却迎来了一个严苛百倍的皇帝。


在加冕典礼上,巴黎市民欢呼雀跃,丝毫忘记了这场革命的理想,崇高的理想破灭后,人们往往会退缩到比以前还要保守的多的道路。

在10多年前,巴黎的暴民们还曾肆无忌惮的亵渎巴黎圣母院,而如今,他们却在拿破仑的光环和枪炮下再次对他顶礼膜拜。

短短十多年,巴黎圣母院就发生了如此戏剧性的命运转折,这是多么的讽刺啊。


相对于法国大革命中巴黎圣母院的遭遇,这次他的损毁显然更是讽刺,挺过了法国大革命和二战的巴黎圣母院竟然死在了一个普通工人之手,一个工人的失误最终造成了比巴黎暴民和纳粹德军还要恐怖的损失,真是世事难料,天意难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