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世界还在为石油喋喋不休之际,中国发现储量达千亿方米的油气田

当世界还在为石油喋喋不休之际,中国发现储量达千亿方米的油气田

4月16日,布伦特原油下滑至每桶71美元左右,美国石油库存增加的预期打压油价,并且市场担心俄罗斯石油可能会增产,而自1月以来,国际油价已上涨了约31%,不断创阶段新高,目前已涨至2018年11月以来的最高水平,由于OPEC持续减产、美国对伊朗等产油国的原油出口限制,以及对全球经济的乐观情绪,盖过美国页岩油产量和库存增加的影响,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在4月16日发布的报告预计美国5月页岩油将增产8万桶/日,至846万桶/日。

另一面,美国只有三周多点的时间来决定是否延长对伊朗石油买家的重新豁免,如果美国5月4日后收紧对伊朗原油的限制,那么该国的原油供应可能会进一步减少,最新消息是,美国助理国务卿Francis Fannon在4月12日表示,美国希望在保护石油市场和加强伊朗石油制裁之间实现“适当的平衡”,鉴于原油今年已经强劲复苏,这表明至少部分豁免可能延长期限。同时,美国也正在围绕OPEC在国际原油市场的垄断地位发起了一项名为“N-OPEC”的立法行动,一旦通过,那将破坏OPEC总的石油产量协调机制,正基于此,接下去,这些都意味着油价或将进入一个敏感时刻,而OPEC+也将于6月25日至26日会晤,决定是否延长该协议。

事实上,尽管OPCE及非OPEC石油国家,拥有着丰富的石油资源,他们增产与减产能够在特定的时间段影响到国际油价的浮动,但却无法真正拥有国际油价的终极决定权,秘密也在于其没有完整的世界级石油金融体系,我们在不同场合亦多次强调,世界上大多数的产油国和能源交易都受制于美元,一旦美元对其限制结算,再利用其它经济手段进行打压,那么,就算这个石油国家曾经富得流油,也可能将会沦为饥饿的代名词,因此,一个多元化的世界石油货币金融体系也成为许多原油交易国家的石油货币目标。

另一面,随着国际油价阶段性走高,中国买家进口原油的成本可能会加大,分析显示,未来几个月的原油进口有可能会更多,特别是中国决定加快补充战略原油储备之际,据海关总署4月12日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1至3月,进口原油1.21亿吨,增加8.2%,而根据最新公布的《中国油气产业发展分析与展望报告蓝皮书》预测,2019年中国原油进口对外依存度较去年(70%)将略提升至72%,另据《国家石油储备中长期规划》,到2020年前,中国要形成相当于100天石油净进口量的储备规模。

对此,据路透社近日称,中国买家正在迈出以人民币而不是美元支付进口原油的第一步,监管机构已经非正式地要求少数金融机构为中国原油进口定价做好准备,而更早些,中国炼油巨头也已经签署了首笔以人民币原油期货计价的中东原油进口协议,并且计划签署更多此类合约,事实上,中国作为最大的原油市场,推动使用人民币进行结算是很自然的,同时,这也将增加人民币在全球市场中的流动性,与此同时,人民币也正在扩大对亚洲市场原油的定价能力,料将能帮助中国加快战略石油储备速度,并将有助于从主要的国际原油基准手中占有部分定价权来对冲油价上涨的风险 。

不过,就当中国买家加快补充战略原油库存及世界还在为石油和油价喋喋不休之际,中国的油气项目又有了新的进展,据中海油近日对外宣布,位于渤海海域渤中凹陷的渤中19-6油气田,已经确定了储量超一千亿立方米的天然气资源,而再稍早前,新疆准格尔盆地也发现了一个储量达12亿吨的超级大型圆形油田,而且据专家估计这也是继大庆油田之后,发现的又一超大型油田,对此,分析称,这些超大油气田的发现无疑为打造中国油储的新增长奠定了基础,并对保障能源安全和经济发展都具有重大意义。(完)

BWC中文网原创作品,本文不得以任何形式摘编、转载或转化视频、音频等,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