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二)

【游戏之外】聊聊与《只狼》有关的日本妖怪们(二)

在该系列的第一篇作品中,我们探索了《只狼》中苇名城本身的种种可能性,和活跃在外城的众多精怪以及和他们有关的,其他妖怪的种种传说,随着主角在的鬼佛处起身,我们今天旅程也即将开始。在这段旅途中,我们将穿过白色巨蛇的洞穴,聊聊火牛与战马的传奇故事,透过苇名一心的面具说说似乎已经消失了的天狗。若篇幅允许,我们还将聊聊无首这个恐怖担当戏谑而可爱的一面。

在本篇将会出现的妖魔鬼怪中,那条气吞山河的大白蛇无疑是当之无愧的主角,透过这个形象我们可以窥见日本古老而独特的蛇崇拜文化。不过在我们将大段文字献给白蛇前不妨先轻松一下,回到三年前的平田宅邸,会一会坛子贵人,借此机会聊聊付丧神(つくもかみ)个日本文化里最接地气有充满教育意义的小小神明。

盆坛瓮罐,万物有灵

所谓付丧神,指的是那些多年的器物,因吸收天地精华、积聚怨念或感受佛性而化成妖怪,是‘’万物有灵‘’在日本民间传说中的重要体现;坛子贵人则是游戏中支线任务的两个重要NPC,在三年前的平田宅邸,若玩家不急于一路向前推进,便可以在第一个鬼佛附近的大湖边找到第一个坛子贵人,它是名叫坛子贵人长春的特殊商人,玩家可以在它那儿用宝鲤鳞片交换到极为珍贵的药材,升级用的材料,以及一本能揭示一小部分游戏剧情的招式秘籍。尽管从后面的剧情上看,所谓坛子贵人不过是什么人钻进坛子生活罢了,但它能说话的坛子的形象却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瓮长(かめおさ)这个并不知名的付丧神。相信大家都能准确地推理出,所谓瓮长,不过是家中搁置太久而成精的罐子罢了,关于瓮长的故事乏善可陈,但无数个与它相似的付丧神像是《日本妖怪》这长篇大作中一个个抖着机灵的‘’包袱‘’,让所有读者印象深刻,忍俊不禁。

《百鬼夜行绘卷》中妖草履的形象

然而在早期的故事中,付丧神并不像瓮长那样随便,其最早的记载甚至可以说是神圣而严肃的。这个故事记载于《古事记》,应神天皇三十三年,一艘官船意外起火,火借风势,最终酿成人间惨剧。然而在火源处,那艘被完全烧毁的老船上,有一块木头竟毫发无损,众人认为这是树木的精魄,便取之以为琴,轻抚之,果然声如天籁。不过随着时代的变迁,成为付丧神的门槛越来越低,几乎所有与人朝夕相伴,却因为一点点瑕疵遭到弃用的物品都会因怨气成"神",比如前文的瓮长,被弃用的草鞋化成的妖草履(ばけぞうり),被遗忘的抹布化成的白溶裔(しろうねり),《本朝叙述异记》中记载的背箱怪物等等等等,这些并不害人的妖物总是有各种办法骚扰抛弃它们的主人,展开自己小小的报复。不过在冲绳岛却流传着的画风完全不同的故事,故事中被弃用的饭笥(みしげー)每天夜里化身俊男靓女载歌载舞,丝毫没有被弃用的怨念。

当然有时候抛弃旧物并不总是人的主观选择,尤其是对刀头舔血的武家来说,“活到老”很可能只是个美好的奢望,与他们的并肩战斗的器物,往往会在主人死后化身最忠诚的家臣,游荡于凡间,诉说主人的遗愿。传说中死去武士的马蹬会化作镫口(あぶみくち),诉说主人的怨恨;河津佑泰被杀害时的衣物化成了无垢行腾(むくむかばき),在主人被杀害的地方久久徘徊;最著名的故事发生在平安时代,源赖朝的家臣廉田正清被设计杀害后,其马鞍立刻化身成为鞍野郎(くらやろう),好似在手持竹枪,怒目向敌,誓与主人共存亡。

鸟山石燕在《百器徒然袋》系列中绘制的鞍野郎

读过那么多的故事后,我觉得这些如此接地气,又难得在全日本通用的传说可能正是日本物资匮乏的含蓄表达,日本各地的长辈们都会选择用这样的方式半教育半吓唬的方式教育晚辈要爱惜旧物,能省则省。不少同付丧神类似,充满告诫意义妖怪同样也活跃在日本列岛,尤其是北方地区。在岩手县的民间传说中,阿默(アンモ)会在每年正月十五晚上出现,剥去那些在冬天终日烤火不去劳作的懒汉的皮,而在秋田县,甘茧剥也扮演者类似的角色。不过似乎人们都能理解这些妖怪的"良苦用心",在大家看来这两位凶残的杀人魔更像是超自然的仲裁者,和当地的保护神,据说在岩手县,如果自己孩子生病,拜一拜阿默孩子的病情就会有所好转——当然这是很久以前的传说了,现在的父母多半会选择送孩子去医院。

八岐子嗣,世人难近

根据《古事记》的说法,日本的蛇崇拜可以追溯到太古时期,按《古事记》的说法,伊邪那岐命斩杀八岐大蛇被斩后,从其佩剑十拳剑柄落下的血生成暗淤加美神(蛇龙神),与暗御津羽神、弥都波能卖神一样成为了日本有代表性的水神,具有祈雨、止雨的神力。在《日本书记》中也有说法称淤加美是暗与高的二位一体,所谓淤加美确实也是日本龙的古字,深居山谷者为暗淤加美神(暗龙),傲立山巅的则是高淤加美神(高龙)。

《伊邪那岐命斩杀八歧大蛇》月冈芳年完成于1887年1月

尽管八岐大蛇本尊早已被斩杀,但在奥出云町,人们认为它的魂魄化作了“龙灯”,于每年旧历七月七日登上乌发山顶,故每年举行龙灯祭告慰之。其他地方虽然没有类似的祭拜活动,但八岐大蛇通过流行文化将自己邪恶恐怖的影响力播撒到了全世界文化的中。托这个强悍祖先的福,冰冷可怕的蛇在古代的日本成了冥界和死者的象征,在更强势的狸,狐的冲击下,蛇在日本妖怪中的人气和地位已大不如前,但民间从不缺少关于它的故事,那些故事往往也也蛇本身一样冰冷残酷,令人不寒而栗。在高知县的民间故事中,大旅渊栖息着贪婪无比的蛇妖,若不把宝贝丢进深渊向它进贡,它便会引得该地狂风大作,暴雨不停;琦玉县则流传着乃部乔(ネブッチョウ)这样邪门家神的传说,传说中这妖蛇会对任何觊觎这家人财富的外人进行疯狂的报复;甚至被打的半死的蛇本身也会化身负伤蛇(ておいへび)前来寻仇,似乎是在提醒人们即使可以取胜,也不要轻易招惹这冷酷的毒物。

竹原春泉在《绘本百物语》中绘制的负伤蛇

不仅如此,若一个人身上体现出太多蛇一样贪婪,恶毒妒气冲天这样的品质,这些“气”,甚至是人本身也往往也会化身毒蛇,给人带来灾祸。比如传说中若女子一边痛恨离家不归的丈夫一边织布,这恨意就会让布匹化作叫“机寻(はたひろ)”的妖蛇,去寻找丈夫;在川越地区的民间故事里,僧侣的贪欲会化身为实体的毒蛇,看守自己念念不忘的七两金子;最著名的应该是清姬(Kiyohime)的故事了,清姬本是真杀庄司家的女儿,遇到借宿的美男子修行僧安珍后,被挑逗得神魂颠倒。但在安珍离去,得知他不能娶自己为妻后便恼羞成怒,前去追责安珍,最后不惜化身巨蛇,口吐烈焰将藏身大钟里的安珍活活烧死。经过多年的演绎,清姬的故事已经颇具文学性,感兴趣的玩家可以《元亨释书》,《今昔物语》等书中读到这个故事的不同版本,亦可欣赏一部叫《京鹿子娘道成寺》的歌舞伎知名剧目。

2018年上映的最新版本

正如我之前无数次说过的那样,日本妖怪存在着两面性,这种特性也体现在蛇这样恶毒生物上。不过和狸知恩图报这样的可爱故事截然不同,在香川县的民间故事中,很久以前当地人会设法将剧毒的金环蛇放在土罐里养在厨房,好酒好菜供奉着,以求家族兴旺,这习俗怎么看都和东南亚养小鬼的恐怖传说有类似之处。而那些有能力为害一方的荒神,改邪归正后也往往会是成为最强大的地区保护神之一,比如在福岛县郡山市的民间传说中,逼得当地人用活人祭祀平息其怒火的荒神蛇骨婆(じゃこつばばあ),被佐世姬打动后,便化身法力强大的蛇骨地藏,保护一方平安。

白蛇非蛇,神佛下凡

这世界上有些道理是相通的,比如白色的竹鼠往往会比较长寿,当蛇这样冷酷的生物披上一层靓丽的白色时,也立刻就成了吉兆。说起白蛇崇拜,便不得不提岩国县,也许此处真是风水宝地,早在人工干预之前,这里便是青大将(日本锦蛇)这种雪白的天然祥端扎堆的栖息地,当地人认为,这漂亮无毒且温顺的白蛇就是的幸福象征,随着曝光度的不断增加,这白蛇似乎也成了岩国县旅游的形象大使,感兴趣的玩家不妨前往今津町的白蛇展览馆,了解这特殊生物的前生今世。

位于岩国县的白蛇神社,感兴趣的玩家可以去找找附近有没有鬼佛

在其他白蛇崇拜的故事里,最夸张也是最有代表性的的故事发生在滋贺县,说的是长谷太丸家穷困潦倒,但潜心修佛。一日暴风雨中,有仙女带着手下童子前来,想借宿一宿,并许诺让他们的几个孩子世代享受荣华富贵。见仍有长谷太丸狐疑,仙女进屋后便化身一条白蛇,夫妻二人纳头便拜,以为是真神显灵。第二天仙女早早离去,但在离开前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她用仙法在夫妻院子里种下七颗树,又让他们水井里能源源不断涌出美酒,若用美酒浇灌大树,则会结出价格不菲的金果子。于是长谷太丸陡然而富,他的子孙后代也尽享荣华富贵,夫妻二人死后仍被当地人尊为“宇贺大明神”,时常祭拜。说句题外话,日本影史上第一部彩色长篇动画电影正是《白蛇传》,没错这动画正是取材于我国那部经典的同名传奇,看来“千年等一回”的故事并不只是国人童年的独家记忆。

薮下泰司指导的《白蛇传》(1958年)

在只狼这款游戏中,白蛇的形象明显经过了杂糅处理,它有让人欢喜的白色外观,却像普通蛇一样暴力乖戾,而它们身材无比巨大,结合“淤加美”一族这样的明示以及他们同蛇眼的关系,说这巨蛇是暗淤加美神在凡间的化身也不是毫无道理。不过此蛇并不唯一,我也不愿意相信主角连不死斩都不用就能一刀完成弑神伟业,介于周身洁白的生物往往在日本神话里扮演神使的角色,我们姑且当这大蛇是神的使者吧。

被遗弃的神轿

这也就意味着,在白雪皑皑的苇名,是存在暗龙神(蛇龙神)的,说按日本神话的说法,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应该是日本神话中的高龙神,但在源之宫呼风唤雨的却是樱龙,不折不扣的外来者。从灵药噬神的描述上看,高龙神多半是已经被樱龙干掉了,想必玩家在白蛇洞穴看到的破败不堪的神轿便是樱龙之前,苇名人到达源之宫拜谒高龙神的交通工具吧,只可惜物是人非,只有这巨大的白蛇还在苦苦的履行保护圣地的使命。

火牛战马,与人为伴

所谓火牛,不过是发狂的牛罢了,这一句注释将苇名的绝望表达的淋漓尽致。细细想来已经将牛这耕田法宝作为最后的武器该是何等的“置之死地而后难生”,只是通过干瘪的文章,我们很难体验到这种悲壮,不光是这样,无论是我国田单火牛阵大破燕军,王玄策火牛大破印度象军,还是西班牙的部落民用火牛(车)击败哈米尔卡,北条军火牛攻下小田原城,这些故事着重表现的仍是所谓能安天下的军事妙计,没人关心这些耕牛最后的归宿,这忠厚良善的物种成了箭矢弹药一样的消耗品,着实让人心疼。

牛鬼的经典形象,源于佐胁嵩之的《百怪图卷》

可能正是因为牛这如此沉默的形象,才让他们倍受忽视,即使在“百鬼夜行”的日本,也没有太多它们作怪的故事,勉强能搭上边的似乎只有流传于鸟取县和岛根县的牛鬼(うしおに、ぎゅうき)的传说,不过这妖怪与牛唯一的共同点便是一副相同的,弯曲的牛角罢了,岛根县的牛鬼身体更像是巨大的蜘蛛或是螃蟹,而鸟取县的牛鬼往往裹着厚重的蓑衣,没人知道蓑衣下藏着多恐怖的秘密。不过在其他地方的传说中的,有时候牛会生下叫做件(くだん)的,半人半牛的生物,不过和其他妖怪不同,一直断断续续有报告证明这东西真实存在,直到1943年,件说出了自己最后的预言:“战争将于明年4、5月左右结束。”而在更古老的传说中,件往往会预言令人不安的大灾难,不过只要将它的画像挂在屋里,便可逢凶化吉,于是在不少地方这些画作都有着夸张的价格,让一小部分人赚得本满钵满。

“件”的画像

相比之下,马在日本传说中活跃的多,无论对冲锋陷阵的武士还是的商贾农民来说,马在他们的生活中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日本人往往认为马匹是忠诚的好伙伴,甚至是自己的家人。因此在给家人搭建新家——马厩后,他们往往会请来厩神,保佑马匹健康长寿。扮演厩神角色的通常是民间故事中马厩的保护神——猴子,的一部分(通常是头,没有的话手和脚),人们认为这是所谓神体,于是小心供奉。不过即使如此仍有不放心的人会带着自己的马匹拜访菩萨,若该马仍不明不白地死去,他们甚至会专程在塑上一尊马面观音。马匹在日本人生活生产中特殊地位决定了它身上也会体现些许付丧神的特点,当然马匹本身不大可能吸收天精地华之后成精(会先老死的),但在民间传说中,不能将马匹物尽其用人往往会遭到它们残忍的报复。比如在石川县流传着盐之长司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有名的富豪,家中养着三百多匹马。他在尝过了用盐和味噌腌制的马肉后念念不忘,最后忍不住杀了一匹老马吃掉了。然而随后老马的灵魂便时常折磨他,钻入其腹中使其痛苦难忍,百日之后盐之长司便在极度痛苦中死去了。

马面观音(梵名Hayagriva)

当然并不是所有马都能在平淡的生活中安度一生,那些驰骋沙场的战马即使得到最贴心的照顾,仍不免会同武士一样壮志难酬,含怨而终,这些马的灵魂往往也会以意想不到的形态出现,表达自己的怨念,例如日本人觉得走夜路若是被什么撞到了头,很可能是马足怪(うまのあし)在捣乱。不过毕竟这些马匹生前曾是人类最亲近的伙伴之一,路遇不平也会拔刀相助,在福岛县的中部的山区中,病死的马匹会化成马首垂(さがり)这样的妖怪,平时挂在树上,时不时垂下来吓人。在一个故事中,垂下来的马首垂不偏不倚砸中了一个山贼,救下了赶路商人的性命。不管马垂首是有意还是无心,这样人畜之间真挚感情仍让人动容,让我不禁想到《只狼》里为自己的战马小鹿毛横死而哭泣,顺便告诉玩家怎么对付鬼刑部的那个足轻,这算是《只狼》残酷世界里难得的温情场景,还是希望更多人能放他一马。

长鼻天狗,山神至尊

相信大家对天狗并不陌生,他们可能是日本本土的山神,大神猿田彦的化身,或是不入六道的傲慢僧侣,其共同点便是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在和乐山县流传的故事中,天狗仅仅伸展一下自己的翅膀,便会让天地山川开始震动;生活在三宅岛的人们相信,正是因为被天狗附身,他们的巫女才会有占卜,下咒和治病的能力;在流传于爱媛县的民间故事中,乌天狗(からすてんぐ)更是有须臾间穿梭空间的伟力。很可惜我们并不能在地苇名看到天狗的真身,但苇名一心的面具却在告诉我们天狗的信仰已经在此扎根,这个面具最晚也可以追溯到镰仓时代初期,其高耸的长鼻子说明这是款式最经典歌舞伎面具之一。我有些不大相信天狗也会是樱龙入侵的牺牲品,也不太愿意接受天狗在苇名也不愿现身的说法(以及我为啥没看到雪女)还请好心的狼学家们指点迷津。

典型的天狗面具

尽管天狗身披僧衣,红脸长鼻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但并不是每个地点,每个时代的人们都接受这形象,在静冈县流传着木叶天狗的传说,这些家伙又叫“境鸟”,有喙,面似人脸,双手双足,但肩生双翼,和《今昔物语集》中记载的“鹰”颇有几分相似之处,也和《只狼》里寄鹰众的形象不太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而在更古老的传说中,受《山海经》的影响,那些曾留学中国的学者僧侣会将流星称为天狗,因为这些划过天际凶星往往会空中发生爆炸,发出很大的声音,所以天狗也就有了“咆哮着从天上飞过的狗”的意思,恐怕这也是寄鹰众化身飞驰的炮弹,对玩家进行自杀性武装袭击的灵感来源。

在摆脱了这群木叶天狗的纠缠后,玩家应该就进入了苇名城的天守,经历几场恶战后,与剑圣本人谈笑风生一阵后,便做好准备,进入游戏的下一个阶段了。那么今天我们不妨告以段落,在接下来的一段旅程中,我们将穿过阴森恐怖的地牢,探索七面鬼的故事和可能的原型,乘上电梯前往臭名昭著的仙峰寺生化实验室,说说画屏的前生今世,聊聊蜈蚣,猴子这些让人爱恨交加的小小神祇。

没错,这次篇幅已经有点儿太长了,所以还是把无首的故事留到下期再讲比较好。为表达歉意,在下一期我将通过无首尽可能详细的向大家展现日本丰富多彩的河童文化,希望大家能感受到我深深的歉意。那么今天就先聊到这里,感兴趣的玩家敬请期待下期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