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亚仅剩最后一片刺猬紫檀"非洲花梨"林区

尼日利亚仅剩最后一片刺猬紫檀"非洲花梨"林区



人对于所拥有的东西,向来有着说不明白的自信。所以,总有一些东西,要用消失来证明它的珍贵。

今日尼日利亚》在 2018年8月2日发表了一篇关于尼日利亚国家公园非法砍伐评估的文章。

尼日利亚加萨卡-古姆蒂国家公园守护人瑜罕纳·赛义杜,在世界巡护员纪念日(7月31日)接受采访时表示:

"刺猬紫檀在本地的名称是Madrid,这是一种非常有价值的树木,可用于产出牲畜饲料、医药、布衣染料和高级家具。不过,不幸的是,塔拉巴州已经是尼日利亚目前最后一个拥有商业刺猬紫檀开发资源的地方了,并经历着严重的非法砍伐。"

简短的几句话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但对那些在西非从事刺猬紫檀开发的中国木材商来说,"塔拉巴州已经是尼日利亚目前最后一个拥有商业刺猬紫檀开发资源的地方了",代表的,是一场持续了近10年的刺猬紫檀开发热潮已近尾声。


尼日利亚【加萨卡-古姆蒂国家公园】的位置

刺猬紫檀,《红木》国标中的紫檀属花梨木类树种,主产于西非地区,俗称非洲花梨木,2016年被列入国际二级濒危保护物种。

2005年以前,刺猬紫檀进口到中国数量很少。

2005年,在多哥办制药厂的山西梁老板,为了把在西非挣到的西非法朗兑换成人民币,开始在当地收购刺猬紫檀木头装运到中国出售。

后来发现,把刺猬紫檀装运到中国,不仅能兑钱,还能再挣钱,于是从2006年开始规模化经营刺猬紫檀木材生意。随后,多哥、贝宁、加纳、尼日利亚等地华人纷纷效仿。


中国市场上的刺猬紫檀热潮从2008年正式开始。那一年,国内规模最大的红木家具厂开始大量生产、大力推广刺猬紫檀家具,并大量收购囤积原材,甚至用近千个集装箱的刺猬紫檀填平了一个山坳。

因为价格亲民、稳定性好、易于加工,再加上行业龙头的带动推广,刺猬迅速成了国内红木市场的主力用材。

随着国内需求量的不断放大,西非的刺猬紫檀开发热潮,也沿着几内亚湾一直蔓延到了冈比亚。


西非地图

在2008、2009、2010年时,中国市场上刺猬紫檀的主要来源地是多哥、贝宁、加纳。

经过短短两三年的开发,最早的多哥产地资源彻底枯竭,彻底退出市场。所以很多近年做红木的人都不知道多哥曾有刺猬紫檀,并且还曾是主要产地。

贝宁与多哥的情况基本一样,虽然现在隔三分岔五会运出来几柜,但基本都是从尼日利亚边境处偷运过去的。

加纳料曾一度是市场主力,但现在的量也已经很少,基本都是些长料在市场上搭配一下。

曾经的几大主要产地国,近几年还在挑大梁的也就剩幅员相对辽阔的尼日利亚了。


尼日利亚的大部分刺猬紫檀原木都是从拉各斯港运出的。

因为陆路运输的成本非常高,所以尼日利亚刺猬紫檀的主要开发地也是从离拉各斯港口较近的夸拉州、奥约州开始向外辐射。

经过几年的几轮开发,拉各斯港周边几个州的大料彻底枯竭,仅剩些零星的小料、弯料。

2014年砍到新产地科吉州。但科吉州的刺猬紫檀仅撑了几个月即已告罄,让很多费尽心力财力在打通科吉州政府关系的木材商们措手不及。


从2014年年底开始,陆路运输离拉斯港口至少要三天三夜的塔拉巴州(加萨卡-古姆蒂国家公园所在地)成了主战场。

同时,这也是尼日利亚刺猬紫檀开发的最后一块战场:

从最西南的拉各斯港开始,现在已经砍到了最东部的边境,整个尼日利亚有刺猬紫檀出产、能开发的地方都已被横扫一空。


因为亲民的价格和巨大的货量,很多人都以为刺猬紫檀在产地是漫山遍野、密密麻麻的存在着。

事实并非如此,此前源源不断的供应,在国内看来国外的货源非常稳定,实际上,木材开发商们早已砍光了几个国家、腾挪了几个战场。

现在,尼日利亚已经砍到了边境的最后一公里、最后一块林区了。

那存在的,都是幻影。

那永恒的,终将消失。

有了开始,就注定要有谢幕。

"塔拉巴州已经是尼日利亚目前最后一个拥有商业刺猬紫檀开发资源的地方",加萨卡-古姆蒂国家公园守护人的这句话,也许就是这场狂欢晚会即将结束的谢幕词。

内容来自:东阳红木产业